首页 > 小说阅读 > 现实文学
精品新书推荐:林惜玥严晋安

精品新书推荐:林惜玥严晋安

林惜玥严晋安
主角叫林惜玥严晋安的书名叫《林惜玥严晋安》,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林惜玥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有的时候还生怕自己给的还不够。~小的时候,她身体不太好,妈妈觉得保姆们照顾得不够细致,为了能亲自照顾她,辞掉了自己向往了几十年的工作,回家一心一意的照顾她,送她上学、接她放学,直到长大后她还能......
作者:林惜玥 更新时间:2022-09-22 20:32:35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林惜玥严晋安》全文免费阅读

林惜玥从噩梦中惊醒入目的就是冰冷的天花板,还有身侧在轻响的机器。

感受着微凉的点滴一点一点输入自己的体内,空洞的眼眸有些恍惚。

这几天夜里,她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梦见自己的父亲,还有母亲。

她们家就只有她一个孩子,所以父母从小就很疼爱她,几乎会把所有好的东西不留余力的都给她,有的时候还生怕自己给的还不够。~

小的时候,她身体不太好,妈妈觉得保姆们照顾得不够细致,为了能亲自照顾她,辞掉了自己向往了几十年的工作,回家一心一意的照顾她,送她上学、接她放学,直到长大后她还能时常看到妈妈对自己的梦想控制不住向往的样子。

长大后,她爱上了严家严晋安,爸爸拼了命的反对,认为严晋安看上去年少轻狂,不大会心疼人。

可她很倔,死活要嫁给严晋安,并表示无论最后结果如何,就算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无奈之下,父亲只好应了这门亲事,却一下子好像苍老了十多岁。

隔天,就给她备上了厚重的嫁妆。

妈妈说,那几乎是家里的全部了。

她那时候哭得不能自已,她知道他们只是放心不下她,想让严晋安一家能更重视她些。

可是结婚两年多,她甚至没办法让严晋安陪自己回去看一次爸妈。

医生语重心长的话语不断地在严晋安脑海里回荡,林惜玥面无血色、毫无生机躺在病床上的样子不断地在眼前浮现。

严晋安狠狠地一拳砸在车玻璃窗上,上好的钢化玻璃应声而碎,鲜红的血顺着拳头滑落而下。

严晋安收回手,皮开肉绽的伤口还沾上了细碎的玻璃渣,看上去触目惊心。

可他本人却恍若无所觉,任由血液流在车内的软垫上,从口袋里抽出了一包烟,点燃一根放在嘴角,用力地抽了起来,像是恨不能把火焰都燃进肺里灼烧。

严晋安这辈子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么无力过,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拿林惜玥怎样是好

之前他还想就算她生他的气,一时之间无法原谅他,但只要他一直守在她身边,捆绑着她,迟早有一天她能看到他的真心实意,然后冰释前嫌,重新开始。

可是现实给了他重重一击。

林惜玥的身体已经不容许他的出现了。

他再也不敢靠近她,强势的侵占她的生活,因为比起现在的暂时回避,他更害怕她的彻底离去。

叮铃铃铃。手机铃声突兀响起。

严晋安好半天才接了起来。

老板,夏小姐这几天一直都在闹,吵着说要见你。甚至开始绝食,今天还威胁着说你不见她的话,她就要上吊自杀。老板你看,这该怎么办?是助理打来的电话。

以前,严晋安对夏梦瑶的宠爱那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虽然现在两人闹了一些小矛盾,但是还是没人敢真的拿夏梦瑶怎么样的。

严晋安默了一会,沉声道:我马上回来。

“The belief is fundamentally the same as that found in all Australian tribes,” write the authors, in a note citing Tundun and Daramulun. But they do not tell us whether the Arunta belief includes the sanction, by Twangirika, of morality. If it does not, have the Central Australians never developed the idea, or have they lost it? They have had quite as much experience of white men (or rather much more) than the believers in Baiame or Bunjil, “before the white men came to Melbourne,” and, if one set of tribes borrowed ideas from whites, why did not th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