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官场文学
    婚不宜迟:顾少宠妻有点忙全文免费

    婚不宜迟:顾少宠妻有点忙全文免费

    婚不宜迟:顾少宠妻有点忙
    夏雷炮 是作者的言情小说已完结,小说《婚不宜迟:顾少宠妻有点忙》是一部破镜重圆类型的情感著作,文中的关键人物是林簌顾南殊。具体讲述了阳光透过窗帘,给这个房间带来一丝光亮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女子,总算睁开了眼睛。身体的感受让林簌意识到昨晚的疯狂。房内除了她,再无旁人,对方已经离开,她甚至对对方的模样,都毫无印象。没想到刚回国,就将 ......
    作者:夏雷炮 更新时间:2022-09-22 20:43:25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婚不宜迟:顾少宠妻有点忙》全文免费阅读

    第1章

    酒店的房间里。

    凌乱的床上一对男女紧密的纠缠在一起。

    散落一地的衣物,让整个房间都充满了不一样的气息。

    疼——

    一阵疼痛,让床上的女人微微皱起了眉头,那张精致美艳的面庞上,淌满了汗水。

    男人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停顿,随后炙热的气息又将两人包围....

    当次日的阳光透过窗帘,给这个房间带来一丝光亮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女子,总算睁开了眼睛。

    身体的感受让林簌意识到昨晚的疯狂。

    房内除了她,再无旁人,对方已经离开,她甚至对对方的模样,都毫无印象。

    没想到刚回国,就将自己的清白稀里糊涂的给交代出去了。

    三天前,她接到婶婶傅兰的电话,说是有了弟弟的音讯。

    弟弟的失踪一直是她的心病,她急着赶回来,没想到却中了傅兰的圈套。

    也怪她过于相信自己的嗅觉,才会毫无防备的喝了那杯无色无味的水。

    身上的酸痛感,让林簌的眼眸里覆上了一层寒意。

    林家那群人想以此换得聂家资金上的资助,同时也给她堂妹林瑾换取一个好前程。

    真当她还是当初那个寄人篱下,忍气吞声的林簌吗?

    既然有胆子设计她,那就别怪她,以牙还牙了。

    林簌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将你上次所调查到的跟林瑾参赛有关的资料,全都发给我,立刻。

    结束了通话之后,她从床上起身,面无表情的去浴室冲了个澡,将自己收拾齐整,然后就离开了这个房间。

    在她走出套房的那一瞬间,在一个隐秘的角落,闪过了一道白光。

    总算拍到盛茂集团顾总的绯闻了!记者满意的看了一眼相机中的几张照片,这些照片一旦流传出去,肯定会炸的。

    要知道,这顾南殊作为盛茂的总裁,一直是H市名媛眼中的老公首选,但他却没有流传出任何的花边新闻。

    如今被他拍到了这样一组照片,他已经能想象一大笔钱入账的情形了。

    ————

    林簌离开酒店后,直接拦了一辆计程车,往林家别墅去了。

    眼前的这栋别墅,她曾住了快十年。

    父母亲双双离世之后,就一直住在这儿,直到十八岁,她被他们丢到国外自生自灭去了。

    她刚走到别墅的大门口,客厅内就传来了傅兰尖锐的叫声:什么?林簌她,她昨晚没在聂少的房里?这怎么可能?

    我们亲眼看到她喝下那杯水的,而且还亲自将她送到了酒店房间的床上!麻烦你跟聂少爷解释傅兰的话说到一半,对方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她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聂子淮肯定是生气了。

    他们这次非但没能完成计划,还得罪了聂子淮。

    傅兰生气的将手机丢到了沙发上,然后一脸不满地看向了林继铭:你到底怎么办事的,那药怎么会出问题?

    林继铭也很疑惑:咱们将她送到酒店的时候,她不是动都动不了了吗?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公司和小瑾都还要仰仗聂少的帮忙。林继铭,我发现你办的事情,就没有哪一件是靠谱的!傅兰只要事情不顺,就得数落林继铭一番。

    林继铭没反驳,但他的脸上分明流露出了不快之色。

    我说错了吗?当年她把她爸妈克死后,你硬要把她接回来,说什么你妈特别疼爱这个灾星,只要咱好好对她,你妈没准就把你爸留下来的那份神秘遗产交给你。

    结果呢?你妈死了,什么都没给你留,咱们家还白白倒贴了那么多钱养一只白眼狼!要我说,她那个弟弟也是活该走丢,也是被她克的!只要一想到这件事,她的心里头就气。

    傅兰的这番话,让站在门外的林簌,悄然攥紧了双拳,眼眸也更冷了几分。

    难怪奶奶一去世,林继铭就毫不犹豫的将她丢到人生地不熟的国外去,大概是觉得没有做脸的必要了,也不愿意继续在她身上浪费钱了,就选择让她自生自灭了。

    林继铭听到这些事情,越发觉得心烦:行了,都多少年前的破事,别再提了。现在应该想想,该怎么给聂少一个交代!

    交代?那你们谁来给我一个交代!林簌从外走了进来,冷笑着望着他们,笑容里带着很明显的讥讽。

    第2章

    她原本还觉得叔叔林继铭好歹对她有养育之恩,但现在看来,她对他们真的没必要抱有任何的感激之情。

    他收养她,完全就是为了爷爷留下的遗产罢了。

    没想过林簌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林继铭脸色一变,连话都快说不利索了:小,小簌,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没跟我们说一声?

    跟你说一声?顺便再好好感谢一下,你们将我送到了聂子淮床上?林簌毫不客气地讥讽道。

    林继铭被林簌反问得说不出话,傅兰则不以为然,她看着眼前出落得越发美艳精致的侄女,又想到昨晚的事,狠狠道:我们养你这么多年,现在让你陪聂少一晚怎么了。他能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这样好的亲事,打着灯笼也找不着。

    既然是这样好的亲事,怎么不让你女儿去?如果有办法搭上聂子淮那样的公子哥,林瑾一定会觉得荣幸之至吧?林簌的这句话讽刺意味十足。

    你的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傅兰听到林簌这样嘲讽自己的女儿,顿时怒上心头,抬起手就要给林簌一巴掌。

    还没落下,林簌就眼疾手快的扼住她的手腕,笑容中带着一丝狠戾:看在你是长辈的份上,今天我不会动手。不过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再来踩我的底线。

    说罢,林簌单手将手机里的那份资料打开了,并且将手机放在傅兰面前。

    她不疾不徐的说道:林瑾获奖的那款香水,根本就不是她自己的作品吧?你说,如果我把这证据公布出去,林瑾会怎样?一时之间,那些赞美,也许就会变成各种讽刺跟攻击了吧?

    林簌,你敢!傅兰显然有些意外,这件事情她们做的那般隐秘,林簌竟然会知晓,并且还有证据。

    效果达到了,林簌一把甩开傅兰的手。

    林继铭赶紧接话道:小簌,再怎么说,你跟小瑾也是姐妹!你怎么能污蔑她呢!

    是不是污蔑你们心里清楚。林簌有些失笑,还有,你们想用我的身体换取利益,现在却又反过来跟我谈亲情,姐妹情,这是不是过于可笑了?

    今天,我就把话撂这儿了,如果再来踩我的底线,就别怪我将手头的证据甩出去了。到时候咱们就可以看一看,到底先被毁掉的人是我,还是你们的宝贝女儿!

    说完,林簌就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了,丝毫不顾身后所传来的傅兰的咆哮声,辱骂声。

    从林家离开后,林簌回到了订好的酒店。因为突然回国,她还没找到住处,只能先在酒店落脚。

    她刚到酒店,手机便响了起来。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她有些冷的眉眼,多了一丝的柔和:师傅。

    我听说你今天回国了?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道女人的声音。

    是。

    既然回国了,那就找时间去分公司报道吧。上次提过的盛夏之夜系列香水的项目,我打算全权让你负责。

    嗯,既然师傅信任我,那我肯定会将这个项目做好,不让你失望的。她的师傅,是她生命中的贵人,也是她的恩师。

    五年前,她被林继铭跟傅兰直接送到国外,身上甚至连一千块现金都没有。

    为了活下去,她只能去找工作。

    因为从小就对各种香味特别敏感,所以她去了一家私人香料工坊打工。

    工坊的老板觉得她在这方面很有天赋,就建议她去参加了当时国外的一场调香大赛。

    而她也是在这场比赛中结识了她的师傅,晏姿女士。

    师傅当时是以评委的身份出席的,作为调香届知名的传奇人物,她当年所创造的幽香系列的香水,让她在整个行业名声大震,从此也奠定了她调香大师的地位。而她也靠着在这方面的天赋,让自己一手成立的百姿集团慢慢的走向了国际,成为了这一行业的翘楚。

    这么些年,师傅给了她很多帮助,甚至出资让她去当地最知名的一所调香大学斯特顿大学读书,还为她引荐了一些调香大师,让她有了更多的学习机会。

    这次回国,一方面是因为,她在国外的课程都已经结束了,另外一方面是为了尽快找到弟弟的下落。

    当然,也为了报答师傅的那些恩情。

    跟师傅聊完,林簌走进浴室准备洗漱,刚解开头发,却发现有些不对劲。

    她脸色一变,抬起手摸了摸,脖子上空荡荡的,那条她戴了十几年的项链不见了。

    第3章

    是落在那家酒店了吗?

    这条项链于她而言,真的有着很不一样的意义。

    当初父亲浑身是血的躺在医院,嘱咐过她:一定要,保管好,这条项链如果,如果你遇到,遇到

    他一直重复着‘遇到’这两个字,直到闭上双眼。

    条项链背后究竟隐藏了怎样的秘密林簌至今也不明白,但那是父亲临死之前留给她的,最宝贵的东西。

    不管怎样,她都要想办法找回来。

    想到这儿,林簌便转身出门去往那家酒店。

    跟酒店人员说明原因,拿上房卡进入房间。

    当她正在角角落落寻找项链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些细碎的声音。

    谁!

    林簌立马转身,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个男人倚靠在门口,穿着昂贵且熨烫平整的西装,头发修剪得干净利落。立体的五官,似乎是上帝精心雕琢而成的一般,下颚的弧度很性感,那张薄唇在微微张开的时候,更是带来了致命的诱,惑力。

    而当他走过来,并且看向了林簌的时候,林簌脑袋里蹦出了四个字:惊为天人。

    这大概是林簌这二十几年来,所见过的长相最为妖孽的一个男人了,帅得人神共愤,尤其是那眼眸,时刻都在透着一股嚣张的气焰。

    你是什么人?林簌神色警惕的发问。

    男人也不着急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慢条斯理的伸出了他的手。

    骨节分明的手指间,正挂着那条林簌再熟悉不过的项链:你的?

    项链的坠子,在房间明亮的灯光的映衬下,泛着耀眼的光泽。

    透过那道光,可以看到坠子里面雕刻着复杂的图案,就好像也在预示着隐藏在这条项链后的不为人知的复杂秘密一样。

    我的项链。林簌上前就想接过项链,结果男人却后退一步,让林簌扑了个空。

    林簌眉头紧皱,不明白对方什么意思。

    男人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份东西,然后一言不发的递给了林簌。

    林簌一脸疑惑,又带着一丝警惕的看着他,伸手从他的手里接过了那份文件。

    而当她看清印在这张纸上的几张照片的时候,眉头悄然皱了皱。

    所以,昨天晚上那个男人是他?

    而且,昨晚的事情还被狗仔拍到了!

    虽然还不知晓这个男人的具体身份,但林簌看得出来,对方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如果这些照片流传出去了,一定会引起轰动。

    心中对此事已经有了大概的权衡,不过,她并未将自己的情绪流露出来,而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你想要怎么解决?

    媒体把照片发来,自然是想要封口费。不过目前,我还在考虑,要不要给他们这笔封口费。男人的那双深邃的眼眸,定定的落在林簌的脸上。

    为什么要考虑?像你这样的大人物,应该都不愿意传出什么绯闻的吧?况且,还是跟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人。昨晚的事怎么都不算光彩,林簌自然是希望,这件事能直接翻篇的。

    男人盯着她看了几秒,普通吗,倒不一定。

    他的唇角滑过了一抹不太明显的讥诮的笑。

    昨晚上的事情,我愿意对你负责。他收回视线,简洁明了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愿。

    负责?给钱吗?

    她的唇角勾起了一抹不以为然的笑:不必了,这件事原本就是我的问题,不需要你负责。

    虽然昨晚她是第一次,但记忆里昨晚是她主动的。

    男人直接忽略了她的拒绝,再度强调:我说的负责,是要娶你。

    The theory of M. Cosquin is, then, that the popular stories of the world, or rather the vast majority of them, were invented in India, and that they were carried from India, during the historical period, by various routes, till they were scattered over all the races among whom they are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