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总裁文学
    大相公小m愚萧夜凌免费阅读 大相公小m愚

    大相公小m愚萧夜凌免费阅读 大相公小m愚

    大相公
    主角叫苏蓉怡陆阡的经商种田书名叫《大相公》,是作者小m愚倾心创作的一本小说,文笔极佳,实力推荐。苏清欢刚把纸接过来,还没来得及看,就听宋大山道:妹子,事情办妥了,你答应给二十两银子的事情这是孙哥,这事情他和我一起做的,我们一人十两。 说完,他拼命给苏清欢使眼色。苏清欢何等机灵,立刻道:好。我也就剩下二十两银子了,两位哥哥给帮了大忙,我也不能吝啬。 明显宋大山只跟同伴说了二十两银子,但是这事情风......
    作者:小m愚 更新时间:2022-09-22 20:46:15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大相公》精彩节选

    苏清欢正蹲在茅草屋外面地上煎药,听到小毛驴踏地的哒哒声,抬头一看,宋大山来了。

    她立刻站起来,义愤填膺地道:宋大哥,我要的是快死的,这个死不了好不好!

    宋大山挠头:那怎么可能?我托靠谱的兄弟才弄出他来,都快咽气了!这什么味道,真难闻。

    苏清欢像霜打的茄子一样:给你救回来那大爷熬的药。

    妹子,你是不是傻啊!宋大山用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看着她,他那样子,不吃药熬不过几天!你要花钱治他,那当然能治好了。

    我哪里还有钱?苏清欢没好气地指着柳条浅口筐道,都是我自己采的药。

    你到底想当寡妇还是想招赘婿?宋大山问,想当寡妇就别管他,你要是看上他,就给他治一治。

    不过我看他那情形,治好了也得留下残疾吧。

    不说我说你,你长得好看,又有见识,何必这般糟践自己?寡妇多苦,带个累赘更苦。

    苏清欢不想再去讨论自己这个脑残的决定,又问:有件事情,你得老实告诉我。

    这个人,犯的什么罪?我可不想救一匹狼。

    那你倒不用担心。

    宋大山拍着胸脯道,我都给你打听过了,这是京城被流放来的,被牵连的,上面的事情,咱也说不好。

    原来是政治犯。

    可是,这特么地更要人命啊!苏清欢悲催地想捶地。

    万一牵扯到什么大人物的争斗,这后果

    宋大山还在为自己邀功:我收了你银子,自然不能给你挑个穷凶极恶的。

    谢谢你哈。

    苏清欢无精打采地道。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已经沾上手,就甩不掉了。

    现在只能庆幸他不是恶人,希望他只是个小喽啰吧。

    宋大山收了那么多银子,心里不太踏实,道:妹子,以后你有事情尽管找我。

    苏清欢胡乱嗯了声,听他又嘱咐自己保密,苦笑道:咱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谁都不会说的。

    宋大山这才放心地走了。

    苏清欢茫然地蹲在地上,用烧火棍扒拉着烧尽的柴火,心乱如麻。

    但是很快,她又做好了心里建设,雄赳赳气昂昂端着药进去了。

    男人靠着她床板下的石头坐了起来,浑身上下只裹着那块不大的白布,健硕有力又伤痕满满的臂膀都露在外面,此刻正眯着眼睛看苏清欢。

    看什么看!苏清欢很佩服他的恢复能力,却没好气地吼道,把药碗放在他面前。

    男人端起药来一饮而尽。

    这种信任,让苏清欢心情好了些。

    她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苏清欢。

    陆弃。

    哪两个字?

    男人没有作声,似乎在想什么。

    苏清欢冷笑一声道:在怀疑我是什么人?我告诉你,我是你救命恩人。

    我祖母想把我随便嫁人,我用了所有积蓄想买个濒死之人,做个婚书,然后等着做寡妇。

    你说,我现在是不是该趁你病,要你命?

    陆弃:

    他好像遇到了个奇葩村姑。

    忤逆祖母,还敢想出这种馊主意,关键还敢真的拉人去做,然后也真有人配合她!

    刚才苏清欢和宋大山的对话,他听了全部。

    起初他以为有阴谋,到现在也没完全放下戒心,但是却打心底觉得,他的对头,也找不出来这样的奇葩,那些谋士,决计想不出这样的主意。

    太不正经了。

    苏清欢又道:我是个大夫,祖师爷不许我见死不救。

    所以我得救你,但是救命之恩嘛——她故意拉长声音,以身相许就算了,我看不上你。

    看到陆弃受了侮辱一般面色铁青,她心情大好,继续道:你帮我遮掩一二,做假夫妻一两年。

    到时候我还找宋大山帮你做个假身份,还你自由,如何?

    说话间,她从床板上拿起几份文书,道:你看,这里是你我的婚书,你的身份,还有路引,本来只要一份,宋大山给了我这么多,都是空白的,随便填。

    你觉得怎么样?

    别以为她不知道他肯定用假名,但是她根本不在乎,哼!

    陆弃没说话,苏清欢以为他有疑虑,想了想后继续道:莫非你顾及妻子儿女?你放心,我绝不可能非礼你,绝对保全你名节。

    陆弃瞪着她,眸子里是说不出来的复杂情绪。

    被我说中了?你放心,我真不是饥不择食。

    苏清欢道,我救你一命,你帮我遮掩一年。

    然后我可能还能治好你的左腿,作为报酬,你妻子也该感谢我吧。

    陆弃想,如果有机会,他一定要报今日之仇——用铁戒尺逼她背成语,背不出来就狠狠地抽!

    饥不择食,他有那么不堪吗?

    但是眼下,他被她后面的话吸引,嘴边露出轻哂之色:我的左腿,骨头断了,长歪了,你还有办法?

    有。

    苏清欢认真地道,你要相信我。

    不知为何,陆弃心中竟然真的升腾起一丝希望,不过转瞬即逝。

    他面色沉沉,没有作声。

    苏清欢犹自道:我在狗和鹿身上都试过,真的可以的。

    试的是她来这大靖朝以后让工匠打的手术器具。

    陆弃的脸色更差了。

    这次苏清欢看懂了,一本正经地道:别以为你和它们有什么不同,其实很多方面都一样的。

    把自己比作畜生,简直岂有此理!陆弃别过头,不想再理她。

    苏清欢把他气个倒仰,自己心情大好,笑眯眯地站起身来道:那这事情就这么定了,相公——请多多指教。

    她哼着小曲,端着药出去做饭了。

    别看她和陆弃说笑,故意拉扯些有的没的,实际上她一直在默默观察着他。

    这个男人,眼神很正,看她并没有丝毫邪恶之意,这样她才能放心和他待在一个屋檐下。

    他是京城人士,可能大有来头,这也好,可能对她的惊世骇俗之举,有更强的接受能力。

    苏清欢是个乐天派,还是个变通派,事情既然已经如此,除了坦然接受,和平共处,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为了让花出去的七十两银子物有所值,她决定硬着头皮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