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科幻文学
    《坠落他掌心》叶思思冷绍寒大结局精彩试读

    《坠落他掌心》叶思思冷绍寒大结局精彩试读

    坠落他掌心
    坠落他掌心叶思思冷绍寒 火爆全网,热血现代言情小说《坠落他掌心叶思思冷绍寒》已完结,主角是叶思思冷绍寒,坠落他掌心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绍煊,否则就要让其偿命。要么自己做一个死人,要么嫁一个死人。叶思思无奈之下,选择嫁死人。好死不如赖活,活着才有可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宾客散尽,祠堂里一片死寂。叶思思穿着大红的婚礼服,跪在冷绍煊的......
    作者:晚天欲雪A 更新时间:2022-09-22 20:51:41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坠落他掌心》全文免费阅读

    今天是叶思思大婚的日子。

    别人的婚礼都是酒店或是教堂,只有她的婚礼是在供奉死人牌位的祠堂举行。

    因为她的新郎是冷绍煊是个死人。

    一年前的一天晚上,叶思思开车从效区的大学城回家,发现路上躺着一个人。

    下车后发现是个昏迷的男子,将其送到医院救治。

    后男子救治无效而亡。

    叶思思好心没好报,被诬成肇事者入狱。

    江城第一豪门的冷家逼其嫁给已经被宣告死亡的冷绍煊,否则就要让其偿命。

    要么自己做一个死人,要么嫁一个死人。

    叶思思无奈之下,选择嫁死人。

    好死不如赖活,活着才有可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

    宾客散尽,祠堂里一片死寂。

    叶思思穿着大红的婚礼服,跪在冷绍煊的遗像前。

    照片上的新郎五官立体,英俊绝伦,只是眼睛凌厉得吓人。

    叶思思看了一眼照片,感觉自己都被那照片上的眼神给震慑住,赶紧收回视线。

    一直在祠堂熬到晚上十点,叶思思这才蹑手蹑脚地出了祠堂。

    她要逃,她不能一直守着一个牌位活下去。

    在出事之前,叶思思是有男朋友的,而她的男友正是今天的新郎冷绍煊的侄儿冷茂泽。

    冷茂泽说过,让她先假装同意嫁给冷绍煊,让冷家放松警惕,就带她私奔。

    约定十点十分在厢房见,现在只差三分钟了。

    出了祠堂,来到厢房门口,正要推门进去,突然听到女人的声音。

    “茂泽你好坏……痒……”

    这是爸爸和小三生的女儿陆美琴的声音,她怎么会在这里?

    冷茂泽的声音传来:“小宝贝,别闪啊,这不是你要的吗?”

    叶思思一脚踢开门,看到陆美琴正和冷茂泽纠缠在一起。

    “你,你们……”

    叶思思后背发凉,双腿发软,好像一下子被抽去了所有的力气。

    陆美琴搂着冷茂泽的脖子,挑衅地看着叶思思:“姐姐,新婚快乐啊!我和茂泽都来了两次了,你怎么还不入洞房啊,哈哈哈……”

    叶思思气得紧握双拳,指甲嵌进掌心的肉里。

    “冷茂泽,你怎么会她在一起?”

    “姐姐,茂泽早就和我在一起了,他爱的人是我,而你,就去好好当你的寡妇吧。滚出去,别耽误我们继续快活了。”

    叶思思心中怒火升起,冲上去想要和冷茂泽和陆美琴拼命。

    冷茂泽让陆美琴先躲起来,然后扯开嗓子大喊:“快来人啊,叶思思想要逃跑,快抓住她!”

    冷家的佣人和保镖闻声赶来,将叶思思重新扔回了祠堂,并关上了冰冷的大铁门。

    ……

    叶思思心力交瘁,瘫倒在蒲团上。

    迷迷糊糊中,听到身后好像传来脚步声。

    叶思思吓得一激棱,困意全消,迅速爬了起来。

    这里是祠堂,怎么会有脚步声?

    难道……

    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赶紧手忙脚乱地拿起几柱香,凑到白烛前去点:“天灵灵地灵灵,不要找我,不是我撞的你,真的不是我撞的……”

    碎碎念还没完,一只手已经从后面扼住她的咽喉。

    叶思思猛地回头,想看清楚后面的人,但恍惚中只看到一张黑色的面具。

    微弱的烛光中,那面具背后的眼睛射出寒芒,慑人心魄。

    竟似有几分熟悉。

    “你放开我,你是……谁……”

    黑色面具也不言语,只是扼她的咽喉更紧。

    叶思思无法呼吸,感觉胸腔针刺一样的痛。

    那黑色面具的另一只手,突然伸进了她的婚礼服。

    叶思思想要反抗,却浑身无力,被他压倒在了蒲团上面……

    ……

    醒来时还在祠堂,烛火摇曳,阴风阵阵。

    婚礼服几处被撕破,身上的吻痕还在,疼痛真实,不是梦。

    蒲团上一抹红触目惊心。

    一抬头,又看到了冷绍煊的遗像。

    那眼神更觉熟悉。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冷绍煊已经被送往殡仪馆火化,他怎么可能会死而复生出现在这里,还要了自己……

    这世上不可能有鬼,不可能的!

    可是如果不是鬼,那黑色的面具到底是谁?

    祠堂大门紧锁,他是怎么进来的?

    ……

    次日一早,祠堂的门终于重新打开。

    按照冷家规距,叶思思这个新媳妇得去奉茶请安。

    为防止叶思思逃跑,佣人一直如影随形。

    说是伺候,其实就是监视。

    佣人发现了叶思思婚礼服被撕坏了几处,但没多想。

    因为昨晚少奶奶就曾‘试图逃跑’,幸亏茂泽少爷及时发现,才被抓回来,应该是那会儿被扯坏的衣服。

    洗漱过后,叶思思换了一身素净的衣服。

    她是江城大学法学院的高材生,也是江大的校花。

    身材高挑,标准的鹅蛋美人脸,一双桃花眼总是水汪汪的,看人一眼就能勾魂。

    只可惜红颜薄命,空有倾城之色,却成了江城最漂亮的寡妇。

    叶思思在佣人的押送下来到正厅。

    冷家老太太阴沉着脸端坐在中间,看到叶思思,冷喝一声:“跪下!”

    叶思思梗着头不跪。

    前男友冷茂泽冲过来,一脚踢在她的膝盖上,“**,还敢不跪!”

    脚上吃痛,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板上。

    叶思思狠狠地瞪着冷茂泽,他追了她两年,天天给她送花,现在却对她落井下石。

    今日之辱,我叶思思一定会讨回来!

    冷家老太太一拍桌子,“叶思思,你既已经入了冷家,就要守规距!如果再让我发现你想逃,直接打断你的双腿!再让你叶家的那个小公司彻底破产!”

    “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不要动我的家人!”叶思思怒道。

    冷家老太太冷笑,“那就要看你老实不老实了!叶思思,你既然已经嫁给了绍煊,那就要尽到一个做妻子的义务!”

    尽妻子的义务?

    我如何对一个死去的人尽义务?难道要陪葬不成?

    “绍煊虽然走了,但冷家子弟,都在健康时为遗传后代作有准备。现在你作为绍煊的妻子,要履行义务,去医院做试管,为绍煊育一个孩子!”

    Even then fashion moved quickly in New York, and my infantile memory barely reached back to the time when Grandmamma, in lace lappets and creaking ‘moire,’ used to receive on New Year’s day, supported by her handsome married daughters. As for old Sillerton Jackson, who, once a social custom had dropped into disuse, always affected never to have observed it, he stoutly maintained that the New Year’s day ceremonial had never been taken seriously except among families of Dutch descent, and that that was why Mrs. Henry van der Luyden had clung to it, in a reluctant half-apologetic way, long after her friends had closed their doors on the first of January, and the date had been chosen for those out-of-town parties which are so often used as a pretext for absence when the unfashionable are celebrating their 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