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言情文学
    苏凉意陌千宸小说 财阀老公深藏不露章节在线阅读

    苏凉意陌千宸小说 财阀老公深藏不露章节在线阅读

    财阀老公深藏不露
    精品总裁豪门小说《财阀老公深藏不露》的关键人物是秦诗白沐辞,书荒的朋友们快上车,精彩剧情等你读:她是这里的女佣!管着给少爷做饭和日常家务的。王妈回答。她为什么要关着你?秦诗问。她说少奶奶今晚有好事,不让我捣乱。秦诗皱眉,听这话,赵艳好像知道自己要发生什么她跟老黄应该是一伙的!走,我们去找她。她对王妈说。王妈带着两人去了赵艳的房间,推开房间的一刹那,就是扑面而来的浓浓酒味。闻到这跟老黄身上一样的......
    作者:梦初心 更新时间:2022-09-22 20:51:44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财阀老公深藏不露》精彩节选

    从后门出去,送啤酒的司机早就走了。

    秦诗走到路边,正要打车,忽然看见豪门会所大门那边出来几个男人,说说笑笑地分别进了两辆车。

    她的目光定格在其中一人的背影上,心中一跳。

    是白沐辞?

    随即她又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怎么可能是白沐辞呢?他这个时候应该穿着他的小恐龙睡衣在家睡觉呢。

    叭叭叭,一阵喇叭声,拉回她的思绪。

    她转头,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马路中央。

    马路上车辆川流,好多汽车对小孩鸣笛,但他恍若未闻,就这么定定地站着。

    秦诗连忙奔过去,抱起孩子跑到路边。

    等着将他放下,她才发现,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小男孩。

    大约三岁左右,眼睛大大的,睫毛长长的,比小女孩还要漂亮!

    这样在马路上走很危险的,知道吗?秦诗对他说。

    小男孩抬起眼睛看着她,表情无辜,不说话。

    秦诗又问:你爸爸妈妈呢?

    她想,这么大的孩子应该会说不少话了。

    谁知道,小男孩还是不说话,依然这么直愣愣地看着她。

    秦诗有点无奈,转头四处看,看见大约二百米开外的街角有个警亭,就打算把孩子抱过去交给警察找家人。

    抱起孩子才走了没几步,忽然有个人冲过来拉住了她的胳膊:你这个人贩子,给我站住!

    秦诗回头,看见拉住自己的是刚才出包间时撞到自己的中年女人。

    你误会了,我只是想把孩子送到警察那——

    对对对,去找警察,让警察把你这个人贩子给抓起来!女人打断她的话,完全没听到她刚才说什么的样子。

    我不是人贩子!秦诗提高声音。

    你不是人贩子,为什么抱着我家小少爷!

    女人说着伸手过来抱孩子,谁知道那孩子却紧紧搂住秦诗的脖子,死活不松手。

    他的力气那样大,秦诗都几乎被他箍得要呼吸不畅了!

    小少爷?女人惊讶地看着孩子。

    怎么回事?低冷的声音响起。

    女人立刻回头,毕恭毕敬地汇报:邵总,这个女人拐了小少爷。

    我没有,我只是出来看见他在马路中间——秦诗连忙辩解。

    但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她没有。

    秦诗回头,看到是刚才在包间里杀伐果断的那个男人。

    原来,这个孩子是他的儿子?

    保姆急于在邵易龙面前表现,又扒拉着秦诗的手去抱孩子。

    孩子整个人都缩在秦诗的怀里,死活不肯出来。

    邵易龙皱眉,冷声对保姆说:带孩子带不好,眼神也不好,你现在就滚吧!

    保姆吓得浑身哆嗦:邵总

    废什么话,邵哥让你滚你就滚!刚才那个胖男吼了一声。

    保姆再不敢说话,急匆匆跑走了。

    邵易龙缓缓走到秦诗的面前,对孩子伸出手:邵思辛,过来。

    孩子不动。

    秦诗试图将孩子送到邵易龙的怀里去,但孩子揪紧她的衣领一直往她怀里缩,很抗拒的样子。

    邵易龙看向秦诗:看来,你跟我儿子投缘?

    秦诗心里一颤,她可不想跟这种大人物的儿子投缘,那不是什么好事!

    她立刻拿出丰富的带孩子的经验来,轻抚着孩子的后背,在他耳边说:别怕,爸爸来接你了,你跟他回家去吧?

    她的话好像有神奇的力量,孩子竟然真的松开了揪着她领子的小手。

    秦诗趁势将孩子送到邵易龙的怀里去,这次孩子放了手,抱住了邵易龙的脖子。

    邵易龙像冰雕一样的脸,有瞬间的破防,眼睛里充满了柔情。

    秦诗露出微笑,转身离开。

    走了几步却听见邵易龙喊她:等一下。

    她回头,听见他说:找工作吗,我儿子需要个家庭教师。

    秦诗看着他。

    一个月五万。他报出价格。

    秦诗心中微动,她正好要找工作。

    可是,说是家庭教师大概是保姆的别称,势必会很忙,如果要住在主人家,白家那边不会同意,而且爸爸那边也需要人照顾。

    我大概没办法住——

    不需要住,每天八小时上班就可。

    秦诗彻底心动了,但她觉得自己还是要回去跟白沐辞他们商量下。

    那个,我跟家人商量下。

    邵易龙回头看眼胖男,胖男走过来递给秦诗一张名片:尽早给我们邵哥打电话,我们可不能等你太久。

    秦诗将名片收好,告辞离开。

    回去的路上,她思来想去,渐渐定了主意。

    给那个可爱的小男孩当保姆也不是什么坏事,一则契合自己的专业,二则薪水确实诱人,三则这个男人看上去势力不小,也许能借他的力量调查过去的事情?

    回到白家,家里已经静悄悄了,大家似乎都睡了。

    秦诗悄悄进了他跟白沐辞的房间。

    刚要摸黑去拿被子,房间的灯却忽然亮了。

    白沐辞穿着小恐龙睡衣,满脸幽怨地看着她:老婆,你去哪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秦诗笑起来:我爸爸生病了,我一直在医院照顾他,不好意思啊,把你吵醒了?

    白沐辞的眼睛眯了眯,她说谎。

    脸上却是可怜兮兮的表情:我没睡。

    怎么没睡?

    不洗澡睡不着。

    为什么没洗澡呢?秦诗讶异。

    那两个姐姐说要帮我洗澡,我不喜欢,就没洗。

    他口中的姐姐应该就是那两个新来的女佣了。

    秦诗失笑:你自己不是会洗吗?

    我怕她们进来,她们有钥匙,好讨厌!

    秦诗笑容渐渐收起,看来,白沐辞的日子也不好过。

    顶着白家二少爷的头衔,长得又好看,脑子还不太好使,肯定被女佣们惦记。

    让王妈帮你看着。

    王妈去办事了。

    难怪。

    秦诗抚住他的双肩:那你去洗吧,我帮你看着。

    白沐辞立刻点头好,乖乖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的门关上之后,人畜无害的天真表情就收了起来。

    白沐辞脱掉衣服,打开花洒。

    洗了会,有什么东西一晃,从窗户外面飞了进来,停在墙上。

    白沐辞定睛看了眼,竟然是个金龟子!

    他伸手正要去将那金龟子拍掉,忽然又顿住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