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修仙文学
    陈河图秦岚(完整精品小说)

    陈河图秦岚(完整精品小说)

    无敌统帅
    陈河图秦岚是作家非我所愿写的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生活文学作品,陈河图秦岚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和陈河图秦岚全文阅读。是焦点!光芒万丈!姜妤也很意外的看着陈河图。没想到陈河图穿上自己亲手挑选的西装,竟然这么帅气。俊朗的面孔,健硕的身躯,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且深邃,全身上下隐隐散发着王者之气。姜妤是第一次见到打扮......
    作者:非我所愿 更新时间:2022-09-22 20:54:55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无敌统帅》全文免费阅读

    第20章

    晚上,七点。

    神帅大典,开始前一个小时。

    云河市所有得到入场券的人,都在陆续入场。

    陈河图也在姜妤的催促下,提前进入了会场。

    一进会场,便看见了迎面走来的姜妤。

    她穿着一款深V的白色礼服,衬托出她独有的气质,尤其是半裸的后背,更是增添些许魅力。

    陈河图见过很多美女,但他不得不承认,姜妤是他见过最有漂亮的女人。

    不管她走到哪里,都是焦点!

    光芒万丈!

    姜妤也很意外的看着陈河图。

    没想到陈河图穿上自己亲手挑选的西装,竟然这么帅气。

    俊朗的面孔,健硕的身躯,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且深邃,全身上下隐隐散发着王者之气。

    姜妤是第一次见到打扮过的陈河图。

    竟,一时看呆了。

    陈河图不明所以,看着发呆的姜妤忍不住的问道:“你在看什么?”

    姜妤这才醒过来,心底如小鹿乱撞,慌乱的说道:“没什么。”

    说完,便拽着陈河图走进了会场之中。

    两个人手挽手的来到座位旁,着实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他们刚坐下来,便看见唐莹和张俊杰来到了他们的旁边。

    冤家路窄。

    唐莹看见陈河图就气不打一处来。

    尤其是看到他身边竟然还有姜妤,这个比自己还要漂亮的女人,她的妒忌心更是涌上了心头,忍不住出言嘲讽道:“哟,你们还没有分手呢!”

    陈河图直接无视了唐莹。

    姜妤却皱着眉头反驳道:“关你屁事!”

    唐莹不以为意,假情假意的说道:“妹妹,姐姐劝你一句,陈河图可是个穷鬼,你跟着他,能得到什么好处?与其跟着他浪费时间,不如在会场上挑一个。我看会场上,比他强的人太多了,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

    姜妤冷着脸说道:“不要叫我妹妹,谁是你妹妹?还有,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谈恋爱就是为了得到什么?”

    说到这里,姜妤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难道你跟张俊杰谈对象,也是为了得到点什么?请问,你能从张俊杰身上得到什么?”

    这句话一出口,唐莹脸色顿时变了。

    张俊杰更是看向了唐莹,那意思分明是在问,你从我身上能得到什么。

    唐莹急忙解释道:“张哥,这个小骚蹄子估计挑破离间呢,你别上她的当!”

    接着,她转身鄙夷的看着姜妤说道:“你除了长的漂亮点,还有什么?”

    “你比的过我么?我是云河市唐家的长女!而你只是一个浪蹄子!”

    “你身边的男人比的过我身边的男人么?他可是云梦集团旗下子公司的主管,年薪百万,而你身边的这个男人,只是一个消失五年的穷鬼罢了!对了,他们一家,五年来,连三十万的彩礼都拿不出来!”

    姜妤怜悯的看着唐莹问道:“这就是你炫耀的资本么?你所谓的优越感就来自这里?”

    唐莹得意的说道:“不然呢?你比的过我么?”

    姜妤冷笑一声说道:“瞪大你的眼睛看好。”

    “本小姐是姜家的大小姐,是云梦集团的总裁,是云河市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你跟我比?你拿什么跟我比???”

    姜妤从来不屑以自己的家世和身份来炫耀,或者是来证明什么。

    但今天,这个唐莹实在是太让她生气了,她忍不住的主动表明自己的身份。

    唐莹听见之后,反而笑了。

    “哈哈......就你,还是姜家大小姐?云梦集团的总裁??你也配???”

    唐莹根本不相信姜妤所说,姜家的大小姐,云梦集团的总裁,怎么可能看的上陈河图这个穷鬼!

    而在唐莹身边的张俊杰,却在这一刻,直冒冷汗。

    “她......她好像真的是姜家大小姐,云梦集团的总裁,姜妤!”

    唐莹却一脸不屑的说道:“她怎么可能是!她只不过是一个会勾引人的浪蹄子罢了!”

    她刚说完这句话,张俊杰就在旁边吼道:“唐莹,你给我闭嘴!!”

    唐莹不可置信的看着张俊杰说道:“你竟然喊我?你竟然敢大声喊我?你竟然为了这个浪蹄子呵斥我??”

    说着便要上去挠张俊杰。

    “啪!”

    张俊杰直接一巴掌甩在了唐莹的脸上。

    “够了,你特么的别再闹了!不想活了么??”

    接着,他擦了擦脑门上的汗,鞠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躬说道:“姜总,我错了,请你原谅我!”

    “我刚开始真的没有认出来你。”

    “我......”

    张俊杰还想再说什么。

    姜总却拜了拜手说道:“不必解释了!明天去财务那里领了工资,走人!”

    张俊杰急的脑门上的汗一直流,如果不是人太多,他直接就跪下来了。

    他还想求姜妤原谅,会场的灯却突然暗了下来。

    神帅大典。

    正式开始!!

    伴随着音乐声,一束光跟随者姜妤,来到了舞台中央。

    这一刻,姜妤就是万众瞩目的女神。

    光芒万丈!

    “女神!女神!女神!”

    一些认出来姜妤的男人,疯狂的叫喊着。

    姜妤就站在舞台中央,什么都没有说,什么动作也没有,就引的台下,疯狂的呐喊。

    唐莹看在眼里,心中无比的怨恨!

    本来今日她想艳压群芳的,没想到风头都被姜妤这个浪蹄子给抢了!!!

    姜妤一直在舞台中央站了五分钟,等台下山呼海啸的叫声停止之后,她才开口讲了第一句话。

    “南荒统帅,被授予国士无双的神帅,抵达云河市,这是我们云河市莫大的荣耀!!”

    “他为国为民,在南荒征战五年,以一己之力扭转战局,斩首三十六位统帅。更是亲自率兵,收回失地三万里。”

    “他是我们的英雄!是我们的榜样!”

    “让我们齐声高呼他的尊称!”

    “呐喊吧!”

    “让他听到我们的呼喊声!!”

    姜妤的声音极具感染力,会场内的人都被感染。

    他们齐声高呼道。

    “神帅!”

    “神帅!”

    “神帅!!”

    声音穿透了整个会场。

    直到九霄云外。

    陈河图就坐在会场内,听着这山呼海啸的声音,内心无比震动。

    原来自己做的事情,被这么多人都记的!

    原来自己在他们心里是......英雄!

    如果这个时候父母在身边,那该多好!

    如果自己的身份可以泄露,告诉父母,自己就是那个人人敬仰的南荒统帅,那该多好!

    他们老两口一定会欣慰。

    一定会为自己骄傲吧?

    呼唤了足足就十分钟,姜妤这才伸出双手往下压了一下。

    会场内,恢复了平静。

    姜妤激动的继续说道:“今日姜家有幸承办这场神帅盛典,实属荣耀!”

    “神帅特许恩准,我们姜家为他引荐一人!”

    “我想,你们都对我们姜家要引荐的人感兴趣吧?”

    “我现在还不能透露,我只能告诉你们,他年少有为,乃是人中龙凤!”

    “有朝一日,他必将在云河市名声大噪!”

    “有朝一日,他必要散发出闪耀的光芒!!”

    舞台下的人都被姜妤的声音所感染,一些喜欢调动情绪的人忍不住问道:“姜小姐,您引荐的人到底是谁啊??”

    姜妤笑而不语。

    这一笑,国色天香,倾国倾城。

    突然,会场内多出了一道光。

    在场中不停的旋转。

    “嗒!”

    这束光落在了陈河图的身上。

    姜妤含情脉脉的看向了陈河图。

    “我们姜家要引荐的人是......”

    It will hardly be argued that the savages have recently borrowed from missionaries this conception of Daramulun, as the originator and guardian of tribal taboos. Opponents must admit him as of native evolution in that character at least. The creed of Daramulun is not communicated to women and children. “It is said that the women among the Ngarego and Wolgal knew only that a great being lived beyond the sky, and that he was spoken of by them as Papang (Father). This seemed to me when I first heard it to bear so suspicious a resemblance to a belief derived from the white men, that I thought it necessary to make careful and repeated inquiries. My Ngarego and Wolgal informants, two of them old men, strenuously maintained that it was so before the white men came.” They themselves only learned the doctrine when initiated, as boys, by the old men of that distant day. The name Daramulun, was almost whispered to Mr. Howitt, and phrases were used such as “He,” “the man,” “the name I told you of”. The same secrecy was preserved by a Woi-worung man about Bunjil, or Pund-jel, “though he did not show so much reluctance when repeating to me the ‘folk-lore’ in which the ‘Great Spirit’ of the Kulin plays a part”. “He” was used, or gesture signs were employed by this witness, who told how his grandfather had warned him that Bunjil watched his conduct from a star, “he can see you and all you do down here,”—“before the white men came to Melbourne.” (183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