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总裁文学
    "夫君莫慌,妾有药方最新章节,夫君莫慌,妾有药方无广告全文阅读"

    "夫君莫慌,妾有药方最新章节,夫君莫慌,妾有药方无广告全文阅读"

    夫君莫慌,妾有药方
    小说《夫君莫慌,妾有药方无仙颜弈》是作者小黑天所做的一本爱情小说,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是无仙颜弈,讲述了姜沉璧骤然惊觉,隔着一层红纱盖头,她看不清来人,只是若是颜家二少爷,怎么会悄无声息地溜入寝房中?若不是她的夫君,来的又会是谁?那人脚步轻如鸿毛、落地无声,姜沉璧在他逼近床榻的一瞬间翻身而起,皓腕一抖,袖中银簪已如脱鞘匕首一般刺了过去!男人微微讶异地深吸一口气,侧身避过了她来势汹汹的匕首,姜沉璧虽然修......
    作者:小黑天 更新时间:2022-09-22 21:00:42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夫君莫慌,妾有药方》精彩节选

    姜沉璧敲了敲脑袋,真要命,这具身体的主人赴死的时候万念俱灰,她呢,又是一个灵体猝不及防地撞进来,以至于记忆七零八落。

    少废话!此时此刻,她自然不能让任何人看出来自己并不是姜沉璧,只得摆出理直气壮的样子,本小姐不记得看到什么东西了,你有话直说,别绕弯子!我的耐心不多,耗完了对你没有好处。

    是,是...霍子期咽了一口唾沫,他如今四指疼的钻心,却也不敢皱眉叫痛——颜弈这尊煞神还在背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呢,具体的属下也不清楚,但八九不离十是关于大小姐入宫封妃的事...

    大小姐?姜沉璧低声重复一句,立即改口道,长姊?

    是。

    自前年卢天师没有救活皇后娘娘之后,燕京政乱,圣上对术士、习武之家就颇多避讳,这两家的女儿是不能入宫选秀的...四小姐您约莫听到了,大夫人教人设计送长小姐入宫的事...

    姜沉璧上辈子两耳不闻窗外事,但是却也懂得文以儒乱法、侠以武犯禁的道理,姜家是制药世家,既然能将大女儿塞入皇城...

    看来,的确用了某种见不得光的手段。

    而很不幸地,她,正好目睹了全程。

    这还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啊!你们自己谈论这些阴谋阳谋的就不能避着点人吗!?就为这个,便将自家的小女儿往死里整,整的身败名裂?

    姜沉璧一时气恼,将两脚翘在了木桌上,低骂,他娘的一家子混账!

    颜弈以手握拳,放在唇边干咳两声,颇有些哭笑不得,那啥,娘子,你好像也是姜家的人吧...

    姜沉璧悻悻住了口。

    如今她的路还长远,犯不上直接和姜家撕破脸面。

    霍子期这边既然已拷问得差不多了,她也该另辟蹊径。

    拉来一个婆子问过,姜沉璧才知道在府上本来有两个贴身丫头,一个名唤怀香,一个名南袖。

    自她出嫁之后,怀香被拨给了大夫人侍奉,而南袖被指到了后院做杂役。

    这还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呢。

    姜沉璧问大夫人要人,大夫人倒也没多说什么,痛快地给了,怀香看上去约莫十五六岁,圆圆小脸儿,水汪汪的大眼睛,我见犹怜。

    而再见到南袖,却是另一番景象。

    姜沉璧和颜弈老远走在回折长廊上,便听见后院婆子厉声叱骂,小贱人!你打量着在这里偷闲我们不知道?和你的丧门星主子一样讨嫌!

    颜弈凤眼微微眯起,面上氤氲三分怒色,姜沉璧伸手一挡,打架是男人的事,女人,放着我来!

    也不知是木棍还是棒子,噼噼啪啪不由分说地落在跪在石板地的少女身上,那少女弓身蜷缩成一团,既不求饶,也不哭闹,只是以双手护头,好似早已习以为常。

    姜沉璧大步上前,朗声道,你们说谁是丧门星?

    她这一嗓子,两个婆子倒是停了下来,回首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哟了声,挤出阴阳怪气的笑来,四小姐原来还记挂着回来呢?怕不是又为了霍总管吧?

    姜沉璧身边的小丫头怀香气的柳眉倒竖,才要上前为主子分证明白,姜沉璧却冲她淡淡一笑,可不是?我对霍总管日思夜想,一刻没见就想得不得了,你快快去将他找来。

    小丫头惊呆了,姜沉璧笑啐一口,还不去?

    遣走了小丫头,她才跃前两步,扶起地上跪着的少女,这少女身形纤细高挑,约莫高她一头,原本应该生的清秀可人,只是脸上多了几道狰狞外翻的旧伤,看上去分外可怖。

    四小姐!少女怔怔然看着她,眼泪倏然滚落,...真的是四小姐么?

    姜沉璧心里猛地一颤。

    是.....怎么样的感觉呢?

    原宿主的记忆似乎在丝丝缕缕地重现,在姜沉璧在府上受千夫所指的时候,似乎只有这么个小丫头,不怕死地站在她前面,替她挡下棍棒辱骂。

    上一世,除了师父,再无人这般待她。

    她最信任倾慕的大师兄,在鼎炉功成的时候,亲手刺出一剑,击碎了她最后对于这个尘世的希望和眷恋。

    她的眼眸似乎被仇恨点燃,这一世只为复仇,再不沾惹一个情字。

    然而——

    南袖,快起来。

    姜沉璧执意将她扶正,心底百感交集,...你受苦了。

    奴婢不苦,奴婢能再见小姐,再见到四小姐安然无恙,就已是天大的福分了...

    给她服下。

    一侧的颜弈递上一只精巧的青花瓷小瓶。

    那两个婆子冷眼看着姜沉璧和南袖主仆情深,各自心中鄙夷嗤笑,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要让南袖留在府上,任她们搓扁揉圆地拿捏么?就在二人要出言讥讽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把男声,极其恭敬地叫了一声,四小姐!

    姜沉璧回首,微微一笑,霍总管,你来的可是太迟了,我等的已不耐烦了。

    霍子期眼神中透出的十成十的恐惧,尤其是颜弈还一边把玩着自己的手指,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抬手便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属下知罪!

    这一声足够清脆响亮,两个婆子彻底震愕了。

    连跟来的不明情况的下人也瞠目结舌、大眼瞪小眼。

    什么情况!?素日里高高在上自带威严的总管,竟然对四小姐惧怕到这种程度?

    姜沉璧一指两个婆子,她们造谣,说我勾引你,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