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总裁文学
    主角叫赵宝郑铁军的小说名字是《隐秘疑案》完整版阅读

    主角叫赵宝郑铁军的小说名字是《隐秘疑案》完整版阅读

    隐秘疑案
    《隐秘疑案》小说是作者水果糖 的完结段虐作品,小说中的主人公是赵宝郑铁军,全文都在铺垫一个悲伤的故事。内容介绍:东西是在张红梅的床底下搜出来的,难道说张红梅杀的人?这不可能,张红梅精神有问题,而且她只有这一次逃离了养老院,养老院我们也调查,她没有其他的途径在工作人员不知情的情况下离开的 。而且张红梅的力量, ......
    作者:水果糖 更新时间:2022-09-22 21:07:46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隐秘疑案》全文免费阅读

    回到局里的时候,盒子已经打开了。

    我们几个凑过去,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就传到了口鼻之中,里面是一张张的皮,仔细分辨是各种动物的皮。

    “这应该是凶手最开始时用来练手的,通过这些皮可以看出,凶手是临时决定练习这种杀人方式的。”鉴定科的法医说道。

    把骨肉分离之后,将皮剥下来,还那个盒子专门的收藏起来,这凶手简直就是可怕。

    但这东西是在张红梅的床底下搜出来的,难道说张红梅杀的人?

    这不可能,张红梅精神有问题,而且她只有这一次逃离了养老院,养老院我们也调查,她没有其他的途径在工作人员不知情的情况下离开的 。

    而且张红梅的力量,也不足以无声无息的杀死三个大男人。

    她杀人虽然不成立,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这个案子的关键,就在她的身上。

    “这个箱子检查过了没有?上面有没有凶手留下的东西?”我问。

    “我们也是刚回来,现在就查。”

    “我也帮忙。”

    说着我就拿出了检查的设备,和同事一起检查起来,我这边检查的很仔细,没有发现任何的可疑痕迹。

    我问同事那边怎么样,他让我等一下,我们一群人都盯着他,忽然他喊道:“这里,这里有指纹。”

    指纹,这很关键。

    我们都是心中狂喜,赶紧采集了指纹,然后老钱就跑去和张红梅的指纹去做对比,因为只要证明指纹不是张红梅的,那一定就是杀人者的。

    很快老钱就跑了回来,他告诉我们指纹不是张红梅的,让我长出了一口气,郑队长也是很激动,叫来人拿着指纹去和指纹库去做排查。

    张红梅不知去向,凶手的指纹出现,我们在绝望的时候,希望再次的出现,这种感觉很让人疲惫,我走到院子里,点了一根烟。

    深吸一口,觉得身心都放松了许多。

    郑队长早就在院子里,我冲他展示了一下手里的烟,他也抬了一下手里的烟,我走了过去。

    “我们下一步应该把养老院最近的录像全部排查一遍,也许会有发现。”我说道。

    根据法医的检测结果,盒子里面的皮都死亡的没超过十天,而监控的最大保存限度是七天,虽然有三天的空缺,但也许能够让我们发现点什么。

    我本来精神很疲惫,此时全身上下再一次的充满了干劲,我抢过郑队长手里的烟:“还抽这干什么,走吧。”

    “嘿,你小子再着急,也不差我这一根烟吧。”郑队长无奈的被我拽走了。

    看监控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我们从七天前开始用倍速仔细的查看着,忽然郑队长有电话打来。

    “郑队,这几天我们终于在张红梅最后消失的地方,找到了拍到了她的监控。”

    “是吗?她消失之后,又去了什么地方。”郑队长追问道。

    “是一家餐馆。”

    “名字。”

    “越来越好。”

    郑队长又问了一下具体的位置,那哥们说完之后说道:“张红梅进了那家餐馆之后,好像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好,我现在就去一趟你们在那餐馆等我。”郑队长说完对我说道:“小孙,我去餐馆调查一下,你在这里继续看监控,有什么发现随时联络。”

    我说了声好,继续把目光锁定在了视频上面。

    看监控是一个苦活也是一个累活,眼珠子都给我看疼了,监控里面,大晚上的张红梅的袖口里面像是藏了一个什么东西,显的并不自然,我暂停之后,发现她藏着的就是那个盒子。

    我看了一下时间,然后翻看了一下调查报告,那天之中记载,有人曾经打听过张红梅的消息,但是对方并没有进入养老院探视她,后面备注,那天下了大雨还刮了大风。

    难道说是那天凶手来找张红梅,用某种手段送给她的这个盒子?

    可是为什么要送那些东西给张红梅呢?而在拿到盒子的第三天,张红梅就消失不见了,难道说盒子里面,还有什么东西是我们不知道的,已经被张红梅取走了?

    我赶紧打电话给了养老院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告诉我,那天晚上大风大雨,走廊里面没人值守,但张红梅应该也没有办法打开房门才是。

    如此说来,发生监控里面的情况又如何解释呢?

    我问她能不能肯定,房门一定没法打开,她说没办法,门虽然锁着,但就是一把普通的门锁而已。

    她这边无法肯定,我只好自己查看监控,监控的角度实在是太差了,只能刚好照到张红梅的门外延,还有很大一块视野盲区。

    我正在郁闷,郑队长走了回来,看他神色萎靡的样子,我赶紧问他:“调查的怎么样?”

    “别提了,弄的人心里发毛。”

    他坐下之后,喝了一大口水:“张红梅倒是去了那家餐馆,监控也能证明,她是跟一男的吃饭去了,但看外表,跟来挑衅咱们的好像又不是一个人,而且非常奇怪的是,监控里面刚开始那男的还在,忽然在回击爱你就消失不见了,而张红梅在那人消失不见之后,也站起来,去了餐馆的厕所。”

    “她死在厕所里了?”我问道。

    “没有,她没在厕所,也没在餐馆的任何地方,老板找了好几圈,鬼影子都没有找到。”

    “那餐馆没有别的出路吗?”

    “没有,前后都是从正门进入,可张红梅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天窗之类的呢?有没有可能从那些地方离开?”我问道。

    郑队摇了摇头:“我都观察了,那餐馆和特殊,除了门口的俩大玻璃,其他地方都是小玻璃窗,钻个小孩还差不多,大人根本不可能。”

    听他这么说,我也觉得怪异起来,难道说张红梅也是凭空消失的不成,就和郑队长说的那个凭空消失的男人一样。

    难道说我们这案子,真的是和一些奇怪的东西有联系?

    不,绝对不可能。

    郑队长问我有什么收获灭有,我就把自己刚才做的事情都跟他说了一遍,他陷入了沉默。

    见我两眼发红,郑队就让我先休息休息。

    我说道:“郑队,你跟我去一个不可思议地方,如何?”

    Not only the household, but the village has its animal gods or god incarnate in an animal As some Arab tribes piously bury dead gazelles, as Athenians piously buried wolves, and Egyptians cats, so in Samoa “if a man found a dead owl by the roadside, and if that happened to be the incarnation of his village god, he would sit down and weep over it, and beat his forehead with a stone till the blood came. This was supposed to be pleasing to the deity. Then the bird would be wrapped up and buried with care and ceremony, as if it were a human body. This, however, was not the death of the god.” Like the solemnly sacrificed buzzard in California, like the bull in the Attic Dupolia, “he was supposed to be yet alive and incarnate in all the owls in existence”.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