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武侠文学
    《天降绝色老婆陈北皇/陈北皇秦熙》小说全文全文txt在线阅读

    《天降绝色老婆陈北皇/陈北皇秦熙》小说全文全文txt在线阅读

    天降绝色老婆陈北皇
    主人公叫陈北皇秦熙的小说叫《天降绝色老婆陈北皇》,它的作者是龙天南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内容:脸焦急的她没说什么,一脚油门就往医院开去。重症监护室内,一个中年医生已经在等着秦熙。“宋主任,我妈她怎么样了?”“你母亲病情恶化,恐怕撑不了多少时间了。”“多久?我妈她还能撑多久?”秦熙说着,眼泪......
    作者:龙天南 更新时间:2022-09-22 21:13:57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天降绝色老婆陈北皇》全文免费阅读

    “宋主任,什么?好,我马上过去!”

    接通电话,秦熙快速和对方说了几句,就急匆匆挂断出门。

    陈北皇见状,也立刻跟着钻进车里。

    秦熙看了一眼,满脸焦急的她没说什么,一脚油门就往医院开去。

    重症监护室内,一个中年医生已经在等着秦熙。

    “宋主任,我妈她怎么样了?”

    “你母亲病情恶化,恐怕撑不了多少时间了。”

    “多久?我妈她还能撑多久?”

    秦熙说着,眼泪瞬间就夺眶而出。

    “三天!如果三天之内再找不到治疗办法,到时候神仙也救不了她。”

    秦熙听闻脑袋一阵眩晕,差点就晕倒。

    “宋主任,我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妈,我给你磕头了。”

    秦熙就要跪下,宋主任急忙将她扶住。

    “秦小姐,我十分理解你的心情,但她这种病实在太过罕见,恶化的程度太快,就算是省城的专家恐怕也无力回天。”

    宋主任歉意朝秦熙摇摇头。

    看着悲伤绝望的秦熙,宋主任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

    “不过,还有最后一个办法,也是唯一的办法!”

    “什么办法?”

    秦熙听闻急忙问道。

    只要能救母亲,让她做什么都行。

    “你听说过龙克行吧?如果能把龙老请来,你母亲的病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龙克行?”

    秦熙一听这个名字,娇躯忍不住一颤。

    国医泰斗的名号她当然听过,电视上经常出现龙克行的各种专访。

    在大夏民间甚至流传这样一个说法。

    大夏出了个龙克行,黑白无常都绕行!

    哪怕你一只脚都踏进了鬼门关,只要有龙克行在,也能硬生生从阎王手里把人抢回来。

    活死人,肉白骨!

    用在龙克行身上一点也不夸张。

    正因如此。

    这尊大神一点也不好请!

    而且老爷子脾气也很古怪,多少亿万富豪想要见他一面都是难上加难。

    秦熙听到宋主任这么说,绝美容颜更显绝望。

    连亿万富豪都请不到龙克行,她一个普通百姓就更没希望了。

    回头看着昏迷不醒面色惨白的母亲,秦熙止不住再度落泪。

    看着秦熙绝望无助的反应,宋主任知道时机已经成熟,接着开口:

    “你请不到龙老,但是有人可以请到他。”

    “谁?快告诉我是谁?”

    “你可以去求杨少,如果连杨家都请不到龙老,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宋主任的话,既给了秦熙希望,又带着敲打。

    至于秦熙怎么做,就看她自己了。

    就在秦熙心里艰难挣扎时,一个淡淡的声音在病房中响起。

    “是不是让龙克行过来,就有希望?”

    陈北皇跟秦熙进来后,就一直静静的听着。

    此时开口,宋主任才注意到他。

    “听你这口气,说的好像你到龙都一下就能把龙来请来似的。”

    宋主任听陈北皇说的轻松随意,语气中夹杂着不屑和嘲笑。

    陈北皇听闻,想了一下很认真说道:

    “不用去龙都那么麻烦,打个电话就行!”

    宋主任一惊,正准备再次开口,却忽然想到什么,急忙先看向秦熙。

    “秦小姐,这位先生和你一起来的,不知道怎么称呼?”

    宋主任听陈北皇说的如此自信随意,心中不由咯噔。

    在知道龙克行是什么身份之后还能说出这种话的,无非两种人。

    一种是傻#!

    一种是真牛逼!

    为了保险起见,宋主任要先确认一下陈北皇的身份。

    “他,他是我老公!”

    秦熙有些责怪的看了陈北皇一眼。

    “什么?你老公?他不是瘫了三年了吗?”

    宋主任不可思议看着陈北皇。

    他曾应秦老将之邀给陈北皇检查过身体,完全没查出任何问题。

    此刻对方站着出现在眼前,宋主任一时竟没认出来。

    秦熙小声解释道:“他好了,就在刚才......”

    “什么?瘫了三年就这么突然好了?我看他是好吃懒做装瘫的吧!”

    宋主任得知陈北皇就是秦家那个废物女婿,语气顿时变了,充满嘲讽和鄙夷。

    “就凭你?你要是一个电话就能把龙老喊来,我宋康明跪下给你磕头。”

    “医生的职责是救死扶伤,你能治好你便治,治不好我找人来治,赌这口气有意思吗?”

    陈北皇盯着宋主任,冷冷说道。

    “记住你说的话,你跪定了!”

    “你,你......”

    宋主任气得直哆嗦,他感觉自己的权威受到了侮辱。

    而且还是被陈北皇这样的废物侮辱。

    “秦小姐,你有这么厉害的老公怎么不早说呢,你母亲的病我不管了。”

    “宋主任您别生气,您先别走......”

    砰!

    宋主任说完便甩门而去,全然不理会秦熙的挽留。

    见秦熙站在原地发呆,陈北皇急忙劝她:“我没有骗你,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认识龙克行。”

    “够了!”

    秦熙转过头,眼眶不知何时已经泛红。

    “叶城,刚才在别墅你把秦国栋赶跑那一刻,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我本以为以后我终于可以有所依靠了。”

    “可我没想到,你竟然如此的不切实际,面子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吗?”

    陈北皇愣住,满脸疑惑:“面子?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秦熙满眼泪水盯着陈北皇:“宋主任不就是说了一句你好吃懒做装瘫,你就跟他置气说你要找人治,现在好了,把宋主任得罪了,我妈怎么办?”

    “秦熙,我真的没骗你!”

    “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了,你还在死要面子说大话,陈北皇,你太让我失望了!”

    说完,秦熙哭着离开病房。

    陈北皇一脸错愕,他正要追出去,忽然却又停下。

    回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张美娟,陈北皇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身体不能动弹的三年里,秦老将让秦熙把他照料的无微不至。

    甚至就连手机都每隔一段时间为他充好电。

    秦老将根本没把陈北皇当成植物人,仿佛他早就相信陈北皇有天会醒来。

    过了好一会,那边才接通,一个苍老却无比激动的声音传来。

    “恩人?真的是您吗?恩人!”

    电话那头,一个身着唐装的白发老者握着电话小心翼翼问道。

    龙克行的私人号码,整个大夏知道的人不超过三十个。

    刚才看到来电显示,龙克行足足愣了好几秒。

    “是我!”

    听到陈北皇声音,平时威严无比的国医泰斗竟喜极而泣。

    “恩人!真的是您,我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您了!”

    陈北皇没有心情在乎龙克行的反应,接着淡淡说道:“我需要你来东江市一趟,帮我治个人!”

    电话那头的龙克行听闻,立马应道:“没问题,我这条老命都是您救的,您让我治病救人那是看得起我龙克行。”

    挂断电话,龙克行立刻安排助手开车载他前往机场。

    这边,陈北皇打完电话后却不见秦熙身影,想起刚才宋主任提到的杨少,他立刻赶往秦家祖宅......

    It is with the native a fixed habit to give away part of what he has.”2 The authors of this statement do not say that the duty is inculcated, in Central Australia, under religious sanction, in the tribal mysteries. This, however, is the case among the Kurnai, and some tribes of Victoria and New South Wales.3 Since Dampier found the duty practised as early as 1688, it will scarcely be argued that the natives adopted this course of what should be Christian conduct from their observations of Christian colon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