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玄幻文学
    谢晚烟萧行止最新章节小说人生若只如初见谢晚烟完整版在线阅读

    谢晚烟萧行止最新章节小说人生若只如初见谢晚烟完整版在线阅读

    人生若只如初见谢晚烟
    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小说《人生若只如初见谢晚烟》,小说《人生若只如初见谢晚烟》讲述了主角谢晚烟萧行止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相思意文笔精深,值得阅读。“公公有何事?”“皇上刚刚传下口谕,宣大人御书房觐见。”小太监对着这个昔日皇帝最宠爱的臣子,端的是客气无比,说话语气含笑,带着十二分的小心翼翼。听到是皇帝宣召,谢晚烟不敢怠慢,忙道:“劳烦公公了,......
    作者:相思意 更新时间:2022-09-22 21:22:11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人生若只如初见谢晚烟》全文免费阅读

    大离王朝的圣元五年八月十五。

    这天,是个极好的天气,天空湛蓝,阳光和煦,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

    因为是中秋,宫里特地给各位大臣放了假,准许今日不用当值,可以回家团聚。

    刚退了朝,谢晚烟正准备随着众人一同出宫回府,还未抵达宫门口,就被小太监唤住了。

    “谢大人请留步。”

    谢晚烟抬眸瞧过去,认出是太监总管李茂全的徒弟,于是忙停下脚步,负手立在门口。

    等人走近了,她含笑问道:“公公有何事?”

    “皇上刚刚传下口谕,宣大人御书房觐见。”小太监对着这个昔日皇帝最宠爱的臣子,端的是客气无比,说话语气含笑,带着十二分的小心翼翼。

    听到是皇帝宣召,谢晚烟不敢怠慢,忙道:“劳烦公公了,我们这便去吧。”

    说着,便随着小太监的脚步,往内宫行去。

    一路上,走过熟悉的宫道,她的心中微紧,但是面上依旧泰然自若,让人瞧不出分毫。

    三年了……

    一转眼,她代替哥哥参与科举,高中状元,而后入朝为官,已经近三年了。

    从初时的忐忑,每一步的谨小慎微,但现在在宫中大方行走,天知道她经历了多少次的危险。

    好在,哥哥的病已经快好了,再过不久,他就可以替她回朝了。

    到那时,她就可以恢复本来的面目了。

    是嫁人也好,是外出散心也罢,终究是不用再混迹于朝堂,每日担惊受怕了。

    想到这里,她紧张的心情又放松了起来,步子也轻快了些。

    小太监将她带到御书房,便站在门口,请她独自进去。

    谢晚烟理了理朝服,确认衣着发髻皆整齐后,这才推开门躬身进入。

    殿内的光线明亮,点着熟悉的龙涎香,风吹来的时候,带动满室馨香。

    “臣谢欺程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她跪下,低着头行礼。

    “起来吧。”正前方的书岸后,传来皇帝萧行止淡漠的声音,倨傲、清冷又凌然,一如他平日的为人。

    以前在闺中时,谢晚烟见过的男子皆是家人、家丁。

    她的父亲谢章,是翰林院大学士,平日端肃严谨,而她的哥哥谢欺程,常年体弱多病,是温柔的男子。

    但当今皇帝则不同,他时而温和怀慈,时而杀伐果断,时而不发一语,让人看不透所思所想。

    尽管已经为官三年了,谢晚烟每次见他,都还是本能地畏惧。

    畏惧他至高无上的权利,畏惧他那双漠然的双眸,更畏惧他能透过层层官服,看透她女儿身的面目。

    一旦被发现,不仅是她,就连她的父亲、兄长,全家数十口,都将全无存活的可能。

    毕竟,欺君之罪,当诛九族。

    “谢皇上。”

    谢晚烟起身后,听到对面传来沙沙的声音,知道他是在批阅奏折。

    也不敢问他宣她来是所为何事,便只好一直站着,垂眸盯着自己的脚尖。

    她的脚很小,至少不似男子的脚,如今她身上这双官靴,是她的娘亲谢夫人亲自给她缝制的,外表看着大,但是里面塞了棉絮,穿起来十分舒适,完全不影响她走路。

    想到娘亲,谢晚烟忽而觉得有些腹饿了,早晨上朝早,又议了不少的时间,她清晨起来时吃不下东西,到现在一粒米也未进。

    本来是准备下朝便去京城的明芳斋喝一碗酒酿,再买一笼虾饺带回府的,没想到却又被招来了。

    她就这么神游着,却未发现书案后的皇帝已经不知何止停了笔,正在淡淡地盯着她。

    在萧行止眼中,眼前的臣子可以算是他最得意的门生了。

    满腹经纶、才气卓然,不论是史书,还是策论,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比之朝里的那些老臣,谢晚烟很多的观点都更对他的胃口。

    也因此在三年前谢晚烟高中状元之后,萧行止批阅奏折、起早各类诰敕时,便很喜欢招她随侍在侧。

    但是过了一阵之后,朝中逐渐流言四起,都说为何当今的圣上一直无子嗣,原来是喜好男色,不然为何每日都跟一个小小的七品编修整日同处一室。

    初时,萧行止听到传言后一阵大怒,立马便颁布旨意,谁再妄传不实流言,立降三级,同时罚俸一年。

    如此一来,果真十分管用,见天子动怒,流言一夜间戛然而止。

    但又一段时日之后,萧行止自己便先感觉不妥起来。

    因为每每谢晚烟在他面前说话、整理奏折之时,他总是忍不住盯着她看。

    有一次忙到深夜,谢晚烟支撑不住伏在案前睡着了,他还亲上了她的唇。

    双唇相触的那一瞬间,萧行止脑中轰然巨响。

    他想起了大离王朝辉煌的数百年历史,想起了他过世的父皇对自己的殷殷教导。

    他怎么可以……

    他怎么能够……

    对一个男子动心呢!

    他这样置大离江山于何地?置天下百姓于何地?

    自此之后,萧行止再也未曾招过谢晚烟单独议事,任由其在翰林院供职。

    如此一来,他虽怅然若失,但是谢晚烟却是松了一口气。

    每日对着翰林院上万册古髻,比对着君心莫测的帝王要轻松多了。

    两人各有心事,等到谢晚烟感觉到萧行止投递过来的视线时,已经是半刻钟之后了。

    “皇上,”她慌忙躬身道:“微臣死罪。”

    “哦?”萧行止不动声色地看着她,淡淡道:“谢卿何罪之有?”

    谢卿……

    谢晚烟每次听到他这样唤她,便是一阵心惊肉跳。

    如果是谢大人、谢欺程也就罢了,她会谨记自己现在扮演的是哥哥。

    可是谢卿的话,因与她名字前两个字同音,便让她总是会忘却了自己身处何地,自己现在代表的是谁。

    “微臣方才一时出神了,在皇上面前,此乃大不敬之罪。”她低着头道。

    从当初大半年的随侍君侧,到后来每日早朝站在队伍最末,谢晚烟也自认有几分了解他的性情了。

    当今天子是明君,错了便是错了,坦然承认即可。

    只要不是大事,通常都会被宽待。

    而若是想试图欺瞒,那换来的将是更大的后果。

    果然,她说完这句话,萧行止便笑了。

    “谢卿必是在忧心国事吧?朕又怎会怪卿?”

    谢晚烟听闻此言,背上冷汗涔涔,若当真是心忧国事也就罢了,但偏偏她不是。

    但是此时此景,她也只能顺着话应了,“微臣谢皇上体恤。”

    Not only the household, but the village has its animal gods or god incarnate in an animal As some Arab tribes piously bury dead gazelles, as Athenians piously buried wolves, and Egyptians cats, so in Samoa “if a man found a dead owl by the roadside, and if that happened to be the incarnation of his village god, he would sit down and weep over it, and beat his forehead with a stone till the blood came. This was supposed to be pleasing to the deity. Then the bird would be wrapped up and buried with care and ceremony, as if it were a human body. This, however, was not the death of the god.” Like the solemnly sacrificed buzzard in California, like the bull in the Attic Dupolia, “he was supposed to be yet alive and incarnate in all the owls in existence”.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