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修仙文学
    无上帝宠完整版小说在线阅读地址 主角乌雪昭桓崇郁

    无上帝宠完整版小说在线阅读地址 主角乌雪昭桓崇郁

    无上帝宠
    小说主人公是乌雪昭桓崇郁的小说叫《无上帝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乌雪昭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礼,她低头道:“皇上。” 声音温温柔柔的,但没有一点情绪。 车厢内静默,落针可闻。 乌雪昭拿不准天威,屈膝一动不动,直到腰都酸了,还没听到天子叫她起身的动静。&nbs......
    作者:乌雪昭 更新时间:2022-09-22 21:34:47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无上帝宠》全文免费阅读

    马车无比宽敞,不仅能容两人对坐,中间还置了一张雕花的楠木小桌。 

    桌面上茶具、烛火齐全。 

    乌雪昭上了马车,福身行礼,她低头道:“皇上。” 

    声音温温柔柔的,但没有一点情绪。 

    车厢内静默,落针可闻。 

    乌雪昭拿不准天威,屈膝一动不动,直到腰都酸了,还没听到天子叫她起身的动静。 

    白净明丽的脸颊上,眉头轻微地皱了皱。 

    这点难受也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又是一张平静的脸。 

    良久,桓崇郁才伸手,徐徐挑起她的下巴,命令道:“看着朕。” 

    他的指尖冰冷。 

    乌雪昭亦觉得自己下巴是冷的。 

    她心头一凛,抬起头,颤着眼睫看过去。 

    天子发如鸦色,随意散着,一绺垂在下颌畔,泛着贵气的光泽。 

    一双凤眸狭长,唇瓣薄淡微红,淡淡一抿,烛光摇曳,覆上撩人的光色。 

    怎么看都是招蜂引蝶的长相。 

    偏偏他眼神极冷,稍一敛眸,那张美如画中人的皮囊,顷刻间生出塑像高高在上,睥睨众生的威严与凛然。 

    看了就叫人觉得心底生寒。 

    只一眼,乌雪昭就赶紧低垂眼眸,不敢多看。 

    更冷的,是他的嗓音。 

    桓崇郁轻启薄唇,冷淡地问:“你今天不高兴?” 

    乌雪昭有些愣。 

    她……怎么就不高兴了? 

    “没有。” 

    乌雪昭嗓音温和地说。 

    桓崇郁似无意深究,淡淡往外吩咐一声:“回。” 

    马车启程,去往皇庄。 

    说来也是巧,乌家的庄子和一处皇庄离得不远。 

    这次相见,倒是方便。 

    行驶途中,乌雪昭安安静静坐在天子身侧,没有说话。 

    桓崇郁也是个寡言的人。 

    因为他以前是个哑巴。 

    并不是真的哑巴,是伪装出来的。 

    先帝七个儿子,各个都是人中龙凤,文武都很出挑,母族又树大根深。 

    只有桓崇郁母亲出身低微,后背无人支撑。 

    显得势单力薄。 

    从五岁起,他就开始装哑巴。 

    至今十多年,登基之前,不论旁人如何试探,人前不曾说过一句话。 

    所有人都以为他真的是哑了。 

    一个不会说话的皇子,没有任何威胁,那六个皇子斗得你死我活,桓崇郁就光明正大站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亲眼看着他们流血碎骨,坐收渔翁之利。 

    等到时机成熟,他再出手搅乱几方势力。 

    不费吹灰之力,谋夺了帝位。 

    有些皇子,至死也不知在后的黄雀——会是个哑巴黄雀。 

    登基半年,桓崇郁已经开始正常说话。 

    不过尚未彻底习惯,与常人相比,仍旧十分少言少语。 

    加之现在天威甚重,不怒自威,大多时候他也不用讲话,自然有人按照他的心意将事情都办妥,他便越发的话少。 

    是以,到了皇庄,两人一句话都没说。 

    大太监郑喜,耳聪目明地跟了一路。 

    心道,怎么遇上这姑娘竟也是个不爱说话的。 

    皇庄建了别院。 

    桓崇郁忙完公务,午时之后出宫过来,打了一会儿猎,夜里就歇在别院上房里。 

    虽是庄子上,处处比不得皇宫,却也布置得奢华辉煌。 

    乌雪昭随着桓崇郁进卧室,见四盏犀牛角的灯笼高高地立着,剔透轻薄如琉璃面,烛火将室内的角落都照得明亮,恍如白昼。 

    床榻之上,银红的轻纱帐幔,金线的光芒闪烁其间。 

    整间屋子里,还有淡淡的,不知名的香气。 

    很好闻。 

    桓崇郁早就洗漱过了,所以刚去接乌雪昭的时候,头发散着,没有束起来。 

    乌雪昭自然也已洗漱过。 

    天色不早,郑喜伺候两人安置。 

    他灭了三盏灯,到第四盏的时候,桓崇郁吩咐:“留着。” 

    郑喜留下最后一盏火光薄弱的犀牛角灯。 

    随即退出卧室,和自己的徒弟一起,在外面守夜伺候。 

    乌雪昭躺在床上,眼睑低垂,看似闭上了眼。 

    桓崇郁知道,她是睁着眼的,就是不敢看他。 

    他单手支颐斜躺,打量着乌雪昭,顺着她的视线尽头看去——她在安静地看明黄绣飞龙的被面。 

    总归没什么可看的,但她可以看上半天都不动。 

    桓崇郁伸出食指,刮了刮乌雪昭的眼睫。 

    乌雪昭睫毛轻轻一颤,终于肯抬起眸,疑惑地看着他。 

    桓崇郁看到了一双漂亮的眼眸。 

    她的睫毛浓黑微翘,眼尾轻勾,能划出妩媚的弧度,但眼白很干净,瞳孔又漆亮,便如一泓深静清澈的水。 

    至纯又至艳。 

    “还疼吗?” 

    桓崇郁问。 

    乌雪昭很快明白过来,他在说什么。 

    他们的初次,委实突然。 

    天子也是第一次行男女之事,又中了催|情的药,身体不大受控制。 

    他的身躯很是挺拔,腰腹紧实有力,力道都失控地倾泻在女子身上……可想而知,她的确是吃了苦头的。 

    但是后来他命人给的御用膏药,效果很好。那里早就不疼也不肿了。 

    乌雪昭如实道:“不疼了。” 

    桓崇郁淡淡“嗯”了一声。 

    他的手从乌雪昭的脸上放下来,举手投足间,天然带着冷锐之气。 

    所以乌雪昭就算看出天子有就寝的意思,却不怎么敢动。 

    最后她还是伸手,去解桓崇郁的腰带。 

    那次意外里,桓崇郁没有勉强乌雪昭。 

    事后,他甚至还承诺道:“等朕出了孝,便封你为妃。” 

    虽说言语冷淡,可这话分量不轻。 

    乌雪昭自知家世低微,哪怕按照选秀的规矩真的能被选入宫,自己也绝不会是妃位。 

    也不可能有机会熬上妃位。 

    封妃,是天子破格的“宠爱”。 

    她虽娴静内敛,却并不傻,自然知晓要做些什么。 

    乌雪昭脱去了桓崇郁的腰封。 

    衣裳失去束缚,自然而然地从桓崇郁肩头滑落,他皮肤冷白,肩宽锁骨深。身上隐隐透出和屋子里一样的香气,在床笫之间时,且要稍冷,稍浓烈一些。 

    她闻出来了,是龙涎香。从他这样的男子身体里散发出来,比方才进屋时闻到的香气要更叫人畏惧,也更诱惑。 

    事后,郑喜端了一碗汤药进来。 

    是避子汤。 

    天子本不用守制三年,毕竟皇嗣为重。 

    但中宫空悬,甚至连妃嫔也无,多少人盯着后位盯红了眼,拼了命地想往他床上塞人。 

    桓崇郁便在众臣面前说要守制一年,暂且免去诸多麻烦。 

    若天子这时候有了子嗣,孩子出生得不够名正言顺。 

    让侍寝的女子喝避子汤,是最省事儿的法子。 

    郑喜递了汤药过去,微微一笑:“姑娘放心,用的都是顶好的药材,不伤身。” 

    汤药一直在火炉上煨着,这会儿送过来,还有是温热的。 

    乌雪昭接了汤药捧着,没有立刻喝下去。 

    这汤药光是闻味道,就苦得厉害。 

    其实,她原本可以不喝的。 

    但她也没多说什么,等汤药不烫嘴了,悉数饮了下去。 

    桓崇郁的意思是,想等到天亮,再让人把乌雪昭送回去。 

    乌雪昭却想要先走,她说:“姨奶奶觉少,臣女怕她夜半起来发现我不在,会担心。” 

    桓崇郁是天子,地位尊贵,又心狠手辣,面冷心冷,普天之下,还有什么是他需要去忌惮的呢? 

    何况区区一个乌家。 

    可这事儿终究是他有所亏欠。 

    他就遂了乌雪昭的意。 

    桓崇郁缓缓抬手,准了。 

    示意郑喜安排人送她走。 

    郑喜吩咐人送走乌雪昭,折回来时看到桓崇郁捡了刻刀,在床上坐着雕刻玉石。 

    当了多年的哑巴,雕刻成了桓崇郁的习惯。 

    郑喜走过来,弯着腰,轻声道:“皇上,该睡了。” 

    桓崇郁握着刻刀,掀起眼皮,随意地掠了郑喜一眼,轻描淡写地道:“看出来没有?” 

    郑喜一愣,看向那初初有人形的玉石,道:“乌姑娘?” 

    他跟在桓崇郁身边多年,当然知晓,桓崇郁并不是让他看这个玉石像谁。 

    那要看出什么呢? 

    郑喜的目光还是落在那玉石上面,皇上这回刻的不是章子,漂亮的颅骨已经出来,依稀能辨认出皇上要刻个活物。 

    大约还是和乌姑娘有关。 

    硬要说的话,这姑娘似乎安静老实的过分,好看得跟个彩釉陶瓷娃娃似的,没半点儿气性。 

    这半年里,大臣们想方设法送给桓崇郁的女人里,既有容貌绝美、身怀绝技的瘦马歌姬,也有端庄金贵的世家千金。 

    她们或谄媚活泼,或矜持庄重。 

    偏没一个像乌雪昭这样的。 

    温顺又无欲无求。 

    说她冷淡吧,那也没有,她只是沉静。 

    沉静得又不阴郁,很舒服。 

    郑喜跟着桓崇郁多年,眼里见过无数脏东西,手里也是沾过血的。 

    寻常人轻易难讨他的喜欢。 

    平心而论,他觉得乌雪昭很讨喜,也的确很喜欢乌雪昭。 

    皇上应该也不讨厌乌姑娘。 

    但…… 

    乌姑娘却似乎没那么喜欢皇上??? 

    得出这个结论,郑喜哆嗦了一下。 

    再细看天子,眉目冷冷淡淡的,似乎也没什么所谓。 

    他才松了口气。 

    以他对天子的了解,桓崇郁天生的帝王心,帝王相,他并不真的在乎别人喜不喜欢他。 

    比起别人的喜欢,他更喜欢旁人的敬畏和恐惧,然后臣服。 

    乌雪昭在庄上小住了两三天,就回了乌家。 

    她先去给乌老夫人请安。 

    正好,乌家的女眷基本上都在老夫人的院子里。 

    乌老夫人打算半个月之后,请自己的姊妹过来相聚。 

    女眷们这会儿正聚在一起聊宴席的安排。 

    乌家一共三房,大房也是庶出,大老爷一样曾经养在老夫人膝下,而且大老爷的生母死得早,大老爷从记事儿起,就把老夫人当亲娘。 

    母子俩关系要更好一些。 

    大老爷很是出息,虽不及乌雪昭的父亲幼时表现出来的聪明,晚些才考取了功名,但他性子稳重,目光长远,在乌氏族人里,颇有威望。 

    虽然三老爷才是乌老夫人的亲儿子,如今掌家的却是大房的大夫人荆氏。 

    宴席的事,主要还是由荆氏来操持。 

    老夫人的意思是,这次的席面不要铺张浪费,但是得精致、别具一格。 

    荆氏心里有主意,她当场拿了个粗略的章程出来,大家都是同意的。 

    虽说乌家是荆氏掌家,但到了年纪的小娘子,也要跟着学习打理内宅庶务。 

    乌雪昭正是该学管家的年纪。 

    乌老夫人大体上还是公平的,因此交代了一件事给乌雪昭去做:“我想把林家那一扇小琉璃屏风借过来,到时候摆上。你去找林二夫人借来。” 

    林家是乌家的邻居。 

    亲邻一场,两家都是书香门第,家底差不多,平日来往甚是亲密,偶尔互通消息,借用东西,都是有的。 

    那扇琉璃屏风是淡粉色的,虽说琉璃品质比不得宫廷御用之物,但在他们这样的家族里,得一扇粉色琉璃屏风,已实属难得。 

    乌雪昭这一去,既替老夫人办了件体面的事儿,落个孝顺名声,也和林家有了人情往来。 

    于内宅小娘子而言,怎么都是好的。 

    她便温声应了。 

    乌雪昭当天下午,算着林二夫人已经过了午睡的时辰,就去借了。 

    林二夫人听说她要借琉璃屏风,一脸惊讶地道:“你不知道吗?你妹妹才不久就打发人来借去了。” 

    她知道乌家有宴席,可能要借屏风,早就备上了。 

    怎么一家子两姐妹没通气儿? 

    乌雪昭一愣,已经被乌婉莹借去了? 

    林二夫人也渐渐明白过来。 

    这姐妹俩在闺阁里就不对付,听说乌婉莹的婚事,原本属于乌雪昭,若非乌雪昭的继母蓝氏在中间作梗……总之里头还有不少曲折。 

    只怕是姐俩积怨已久。 

    乌婉莹这一高嫁,那还不得想方设法找点痛快。 

    林家虽和乌家交好,但是乌家的家事,林家可不掺和。 

    何况,乌婉莹还高嫁了。 

    她丈夫请封的圣旨一下来,就是世子,她就是世子夫人了。 

    从此以后在这条街上,谁还越得过乌婉莹的身份地位去啊。 

    没的平白得罪她。 

    林二夫人脸色为难地说:“雪昭姑娘,这既然已经借出去了……” 

    乌雪昭盈盈一笑:“既借给我妹妹了,那便无妨。” 

    林二夫人脸上是笑着的,心里却道,哪里就无妨了。 

    乌婉莹提前借了屏风,不就等着乌雪昭过去求她么。 

    乌雪昭起身,同林二夫人告了辞。 

    林二夫人心里有些庆幸,幸好乌婉莹提前借去了。 

    也不能怪她势利眼,实在是忠勤伯爵府的门第太高,他们这样的人家,在京中实在难得攀得上。 

    真要挑一个得罪,那必不能得罪伯爵府的世子夫人。 

    乌雪昭回了乌家,蘅芜苑里。 

    丫鬟灵溪见她两手空空,身后也没跟着人,问道:“姑娘,屏风呢?” 

    灵月气得都哭了,恨恨地说:“陈姑奶奶借走了!” 

    灵溪反应了一下,才想起来,外嫁的姑娘叫姑奶奶,忠勤伯爵府姓陈,陈姑奶奶不就是乌婉莹么。 

    不知道哪里来的耳报神,竟这么快就把消息传给了乌婉莹。 

    这下好了,这事儿要想办成,可有乌雪昭受的了。 

    乌雪昭还是那副样子,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温温一笑:“她借就借了,没什么要紧的。”

    Life has become too telegraphic for curiosity to linger on any given point in a sentimental relation; as old Sillerton Jackson, in response to my mother, grumbled through his perfect “china set”: “Fifth Avenue Hotel? They might meet in the middle of Fifth Avenue nowadays, for all that anybody c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