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职场文学
    《今夜与你共眠》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云卿霍司明小说全文

    《今夜与你共眠》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云卿霍司明小说全文

    今夜与你共眠
    备受读者关注的一本小说《今夜与你共眠》,分享给大家,该文的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卿霍司明,是作者大神梫木力创的佳作,也是十分催泪的一本小说,将她的意识彻底浇醒,苏以眠心中暗骂自己,昨天怎么就中了她二叔的圈套。昨晚她被下了药,强撑着意识逃回了住处,一路怎么逃回去的她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昨晚她和霍司明滚了床单。霍司明是她的租客,半年前来的......
    作者:梫木 更新时间:2022-09-23 08:41:08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今夜与你共眠》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章 十万块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来,在床上投下一片光影,苏以眠抬了抬酸软无力的手,勉强睁开了眼。

    嘶刚要起身,双腿的不适让她倒吸一口冷气,她这才看清床单上那一片殷红和欢爱后的斑驳。

    浴室里水流声将她的意识彻底浇醒,苏以眠心中暗骂自己,昨天怎么就中了她二叔的圈套。

    昨晚她被下了药,强撑着意识逃回了住处,一路怎么逃回去的她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昨晚她和霍司明滚了床单。

    霍司明是她的租客,半年前来的云城,那时苏以眠被她二叔把控了资金,身上实在没什么钱了,便把小区的房子租了出去,机缘巧合下,霍司明住了进来。

    浴室里的水流声停了,男人擦着头发出来,他上身光裸,身上仅围着一块浴巾,八块腹肌显而易见,苏以眠脸色一红,这个男人昨晚有多猛,她已经体验过了。

    苏以眠干咳一声,为了避免尴尬首先开口,那个,你要多少钱?或者你的房租以后减半你看怎么样?

    毕竟,人家挺帅的一男人,好端端的租个房子,竟然惨遭了房东的毒手。

    这里边是十万块钱,如果你觉得不够的话苏以眠从包里掏出一张卡递给他,可对面的男人眸色暗沉,丝毫没看银行卡一眼。

    霍司明径直走向她,想到昨晚男人健硕的腰身几乎要把她撞碎一般,苏以眠下意识地往床头缩了缩,这一动弹又让她忍不住闷哼出声。

    霍司明俯身盯着她,冷笑道,你当我是出来卖的?

    男人眉眼俊朗,一双墨色眸子更是好看的让人几乎陷进去,只不过说话间带了冷意,苏以眠不禁打了个寒颤。

    她知道霍司明是附近汽修厂的工人,第一次见面时,这个男人穿着一身工作服,身上沾了不少机油,从汽修厂出来,很显然,人家是良民,不是鸭子。

    你,结婚没?苏以眠试探性的问道。

    没有。

    那,你有女朋友没?苏以眠松了口气继续问,虽然和霍司明认识半年了,但也仅限于合租关系,对这个男人她并不熟悉。

    没有。霍司明声线低沉,瞥见女人光裸的胸口,弯了弯唇角,还有什么想问的?

    苏以眠被他那张俊脸晃的出神,他笑起来冷意褪去几分,更加摄人心魄,她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既然你不要钱,干脆我们结婚吧,苏以眠提议说道,咱俩也认识半年多了,结婚后收入可以各管各的,但领证前我需要去做一个婚前财产公证,你觉得怎么样?

    如今她的处境十分艰难,自从爷爷病重,二叔为了争夺财产对她步步紧逼,而她在公司的权力也被逐渐架空,昨晚被下药就是个阴谋,单枪匹马与老狐狸斗,实在有些力不从心,好在爷爷早就立下遗嘱,她结婚的时候可以再分到百分之五的股份,算是给她傍身的依托。

    既然和谁结婚都是结,那眼前这个男人不正是最好的选择吗?一个单身的汽修工人,不是本地人,背景单纯,尤其长得还不错,她实在找不到一个比霍司明更适合结婚的人了。

    霍司明听到她的提议愣了一下,墨色的眸子一直盯着女人脖颈上那块玉佩,他不答反问道,你这块玉佩哪里来的?

    苏以眠愣了一下,指着那块玉佩说道,啊?小时候一个朋友送的,有什么问题吗?

    霍司明闻言眸色一紧,那块玉佩,十岁以前他从未离身。

    他捏着女人的下巴问道,你确定要和我领证?

    苏以眠有点跟不上对面男人的脑回路,反应过来点点头,找个男人结婚是她目前争夺股权最好的办法。

    霍司明轻笑一声,随即拿起一旁的衣服自顾自的穿上,苏以眠有些看不懂他的态度,想要起身问个明白。

    你到底同不同意领证?一时间蚕丝被滑落,昨晚她被霍司明剥了个精光,眼下更是不着寸缕。

    霍司明被她拉住胳膊,转身看见一片春光,暗沉的眸底笑意骤起。

    苏以眠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窘迫,忙缩回床角拉过被子盖住。

    瞥见床单上的殷红,霍司明笑道,做都做了,还怕看?

    苏以眠只觉得自己像只煮熟的虾米,但为了股权豁出去了。

    走吧。霍司明将地上散落的衣服捡起丢给她说道。

    去哪儿?苏以眠迷糊的问道。

    民政局。

    公证处的工作人员按照要求将公证书拟好递到了苏以眠的面前,她拿了一份递给身侧的男人。

    你看一下,如果没问题咱们就签字吧。苏以眠说道。

    协议除了财产公证,还加了几条,两人婚姻期限为三年,三年后和平离婚,离婚时女方一次性付给男方一百万作为补偿金。

    苏以眠觉得,三年的时间足够她用来和她二叔周旋,而且一百万作为补偿,对于霍司明这样的汽修工人来说,不是个小数目。

    霍司明并没有说话,拿起笔就签下了名字。

    苏以眠侧身看过去,他笔锋刚劲,行云流水,她有些意外一个汽修工人,竟然写的这样一手好字。

    从民政局出来,苏以眠看着手里的小红本有些恍惚。

    怎么?想反悔?霍司明依旧是那张冷意疏离的俊脸,他眯着眼问道。

    苏以眠看着他挺拔劲瘦的身材竟然把汽修厂的工作服穿出了模特的效果,笑道,你现在可是我夺权的砝码,在打赢这场仗之前,我不可能反悔。

    正说着,手机突然响了,是她二叔苏青山打来的。

    你昨晚跑哪儿去了,李总等着你签合同等了一晚上,你知道你耽误了公司多大的事吗?

    苏青山的怒吼顺着电流传过来,苏以眠心中冷笑,她还没找这帮人算账,恶人竟然先找上门了。

    遇到麻烦了?霍司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抽完了一根烟,他掐灭烟头问道。

    看着他连抽烟的动作都这么帅,苏以眠心中的怒火不禁消了几分,果然,好看的事物能让人心情愉悦。

    没,公司遇到点小问题,苏以眠含糊道,你还回汽修厂上班吗?我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就行,你先回公司处理事情吧。霍司明拒绝道。

    苏以眠看了看时间,上午的股东大会要开始了,确实时间有点紧。

    晚上我可能下班会晚一点,你饿了就先点个外卖,不用等我。

    好。

    霍司明说完朝汽修厂走去,苏以眠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也发动车子朝公司开去,毕竟还有一场奋战等着她。

    “before the white men came to Melbourne” (1835) and was called “Our Father” at the same date.21 Several old men insisted on this, as a matter of their own knowledge. They were initiated before the arrival of Europeans. Archdeacon Gunther received the same statements from old aborigines, and Mr. Palmer, speaking of other notions of tribes of the North, is perfectly satisfied that none of their ideas were derived from the whites.22 In any case, Black Andy’s intelligence and logic are far beyond what most persons attribute to his race. If we disbelieve him, it must be on the score, I think, that he consciously added European ideas to names of native origin. On the other hand, analogous ideas, not made so startling as in Mr. Manning’s Christian terminology, are found in many parts of Austral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