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仙侠文学
    {叶倾心明从阳}在线txt阅读 《离婚后,我成了自己的替身》无错版

    {叶倾心明从阳}在线txt阅读 《离婚后,我成了自己的替身》无错版

    离婚后,我成了自己的替身
    主角叫叶倾心明从阳的小说叫《叶倾心明从阳离婚后,我成了自己的替身》,是作者东北虎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摇头。为什么非要离婚?她通红的眼睛透出一丝执着和不甘心。她知道,明从阳娶她是因为明老夫人病危,而且一心想撮合他们。为了不让老人家留下来遗憾,他才跟她结婚。你知道,我不爱你。男人平静的腔调尽是冷漠,......
    作者:东北虎 更新时间:2022-09-23 08:43:24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离婚后,我成了自己的替身》全文免费阅读

    第1章 可以不离吗?

    周三早上九点。

    在民政局的门口。

    叶倾心手指揪着跟前男人的袖子,哀求道:可以不离吗?

    明从阳回头,眉目冷淡,声音不带一丝温度。

    叶倾心,我昨晚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还是说你觉得一千万的赔偿不够?

    叶倾心摇头。

    为什么非要离婚?

    她通红的眼睛透出一丝执着和不甘心。

    她知道,明从阳娶她是因为明老夫人病危,而且一心想撮合他们。

    为了不让老人家留下来遗憾,他才跟她结婚。

    你知道,我不爱你。

    男人平静的腔调尽是冷漠,她回来了,我答应要给她一场婚礼。

    叶倾心低头不语,泪水在眼眶打转,被她硬生生逼回去。

    她以为,嫁给他之后,她可以用时间来捂着他的心。

    最后现实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

    半响,她松开手,低低沉沉吐出一个字,好!

    他们是第一个办理离婚手续,所以速度很快,十分钟后两人便走出民政局。

    旋即,一抹浅蓝色的倩影飞奔而来。

    你怎么来了?

    我想你了。

    男人温柔的低哄声,女人甜美的撒娇声如同一把刀扎进她的胸口。

    果然不爱就是不爱,即使结婚两年她卑微去讨好他,也得不到他一丝的温柔。

    望着那个冷漠的背影,她合上眼睛,扯出一个苦笑。

    八年了。

    从她掉进水里,被他救起来那一刻起,她爱了他八年。

    可八年的爱抵不过白月光一句‘我回来了’。

    叶倾心抬手抹掉脸上的泪水,眼睛里迸射出坚毅的光芒。

    一切都结束了,我该回去了。

    叶倾心拖着行李走出别墅,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她的跟前。

    驾驶位上的人下来,面色恭敬为她开车门。

    老大,上车吧。

    叶倾心微微颔首一下,上了车。

    此时的她全无之前的乖巧柔和,而是气场全开,脸上尽是冷清高傲之色。

    随后,她打开电脑,素白的手指飞快在键盘上游走,抹掉关于她的痕迹。

    既然她要离开,那就干干净净退出他的世界。

    那个深爱明从阳的叶倾心已经死了。

    从今往后,她要做回她自己!

    先生,这是夫人临走前让我交给你的!

    明从阳刚从病房走出来,助理把一张一千万的支票和一个精美的盒子交给他。

    看着支票,他微微蹙眉。

    她不要一千万,选择净身出户?

    她一个无父无母来自农村的孤儿哪里来的底气

    随后他的视线落在手中精美的盒子,盒子上还附上了一张卡片。

    卡片上娟秀的之体写着:老公,生日快乐!

    昨天便是他生日,叶倾心打电话给他,说做了一桌他喜欢吃的菜,等他回来。

    最后他没有回去,留在公司过夜。

    不管什么节日,她都会送给他一份礼物,说是以后要陪他度过每年的每个节日。

    每份礼物都用精美的盒子包装,但是他从没有打开过。

    那一刻,他鬼使神差打开盒子。

    当看到盒子里的胸巾,他不由一怔。

    若是没看错的话,这是出自设计大师Summer之手的胸巾。

    全世界只有两条,一条被Y国的王子拍下,至于另一条,花落谁家,无人知道。

    此时另一条胸巾,就在他眼前。

    那一刻,他脑袋里闪过一个念头:她从哪里来的钱?

    他给了她一张副卡,可她从来没用过。

    那她怎么可能买到这条胸巾?

    明从阳眼神讳莫如深,冷冷吐字:查一查她的去向。

    叶倾心,只怕你不是一个村姑那么简单吧!

    第2章 我是蔷薇庄园的主人

    车子停在蔷薇庄园门口,驾驶位的人回头看向叶倾心。

    老大,你这两年去哪里了?我们怎么也找不到你。

    不该问的,不要问。叶倾心冷冷吐出一句,侧头看向蔷薇庄园。

    一大片的蔷薇花映入眼帘,让她思绪飘远。

    在21岁生日那天,她的车子被人动了手脚,刹车失灵冲向海里。

    她的父亲丝毫没有调查她的死因,直接对外宣布她死了,甚至将她失控的车子和所有相关的视频销毁,不留下任何痕迹。

    心灰意冷之下,她撞见了被逼婚的明从阳,做出了二十年以来最大胆的事情,跟他闪婚。

    本以为他们可以好好培养感情,谁知道

    对了老大,今晚有个拍卖会你要参加吗?

    说着,驾驶位上的人把一张请柬递给叶倾心。

    叶倾心瞥见请柬上的字眼,瞳孔微缩,接下请柬。

    参加,给我准备一下。

    行。

    车子离开,叶倾心拖着行李箱一步步走进蔷薇庄园,却被人拦住了。

    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快点滚出去!

    叶倾心眼眸微眯,林叔呢?

    妇女鄙夷一笑,得意洋洋道:你说那个老骨头啊,早就被夫人和小姐赶回去了,现在我是这个庄园管家。

    说着,妇女将其他佣人喊过来,要把叶倾心赶出去。

    赶我出去?叶倾心扯了扯嘴角,笑道:这是我的家,你们有什么权利赶我出去。

    她一把抓住妇女的手腕,‘咔嚓’一声,对方的手脱臼了。

    其他佣人见状,吓了一跳,不敢上前。

    叶倾心冷冷扫一眼他们,拖着行李箱进去。

    当看到自己的房间样子大变,叶倾心阴冷一笑,掏出手机拨通自己手下的号码。

    半个小时内到蔷薇庄园,帮我搬家。

    半个小时后,叶倾心将房间里不属于她的东西全部扔到楼下的大厅,把她母亲的东西从杂物房拿出来,重新摆放好。

    并且让装修工把她的房间变回以前的样子。

    叶倾心走出房间便听到楼下趾高气扬的骂声。

    谁给你们的胆子,把我东西扔出去?

    是我给他们的胆子!

    叶倾心站在楼梯口,居高临下盯着落下同父异母的妹妹叶卿悠。

    叶卿悠怒火中烧抬头,一见到叶倾心,忍不住尖叫一声。

    鬼啊!

    叶卿悠脸色发白,手指颤抖指着她。

    叶倾心挑眉一下,甩了一下肩上的长发,叶卿悠,你可看清楚了,我到底是不是鬼!

    叶卿悠看到叶倾心脚下的身影,瞪大眼睛,难以置信道:叶倾心,你没有死!

    是啊,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啊?

    叶倾心勾唇一笑,冲着手下使了使眼色。

    快点把这些垃圾扔出去,不要脏了我的眼!

    叶倾心,你敢!你凭什么把我的东西扔掉。

    凭什么?

    叶倾心轻笑一声,顺着楼梯一步步走下来。

    凭我是这个蔷薇庄园的主人!

    她走到叶卿悠跟前,弯腰低声道:叶卿悠,你以为住进来,就是蔷薇庄园的主人吗?只是一个鸠占鹊巢,上不了台面的货色。

    叶卿悠气得不轻,叶倾心,你就不怕我把这件事闹大了,让北城的所有人都看到,你叶倾心是如何狠毒把自己的妹妹赶出去的,到时候你的名声毁了。

    叶倾心支起身子,双手环臂,眼眸含笑,道:我还真不怕呢,有本事你就现在就发,甚至拍照,我也没有意见。

    第3章 人凭空消失了?

    叶卿悠被气疯了,真的拍下照片,发了一篇小作文发到网上,

    搞定之后,她趾高气扬看着叶倾心。

    叶倾心,你等着吧,你的名声很快就毁了,被打上恶毒姐姐的标签。

    叶倾心神色淡淡,身子慵懒靠在沙发上,右手撑着下巴。

    是吗?我很期待呢。

    越看她这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叶卿悠越生气,恨不得将其毁掉,恨不得把叶倾心踩在脚下。

    时间一点点过去,可叶卿悠心里期待的事情没有发生。

    怎么会这样?

    叶卿悠一脸的不解。

    叶倾心轻笑一声,幽幽开口:你想知道原因吗?

    为什么?

    叶卿悠本能问道。

    因为你蠢!叶倾心低低一笑,支起身子,背靠沙发,清丽的凤眸冷冽至极,叶卿悠,即使你冠上了叶家的姓,别忘了,你只是一个外人,跟叶家没有任何关系,而我才是叶家人。

    叶卿悠不甘心,狠狠瞪着叶倾心。

    才不是,我也是叶家人!

    是吗?那你大可出去问问,有谁认为你是叶家人。他们只知道你和你哥是跟着你妈改嫁过来的。

    叶倾心站起来,一步步走到叶卿悠的跟前,艳红的嘴唇凑到她的耳边。

    要是你敢拿出亲子鉴定报告,我想父亲会第一个饶不了你!

    叶卿悠气得脸色发白,嘴巴颤抖,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因为叶倾心说的是事实。

    圈子里的人都认为她和哥哥是叶家的外人。

    如今她闹了这么一出,指不定所有人在看她笑话。

    叶倾心,我不会放过你的!叶卿悠扔下一句狠话,转身走了。

    叶倾心冷笑一声,根本不把叶卿悠放在眼里。

    两年前,叶卿悠他们能伤到她,那是因为得到父亲的帮助。

    那个时候她还对父亲没有死心,才让他们有机可趁。

    现在不会了

    叶倾心清丽的眼眸掠过一丝坚韧和冷冽。

    把这些垃圾扔出去!

    在南城别墅。

    明从阳蹙眉,神色讳莫如深看着助理。

    你说什么也查不到?

    是的。助理恭敬回答,今天夫人叶小姐从别墅离开后,再也找不到关于她的任何信息。

    明从阳眼眸低垂,葱白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敲打桌面。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凭空消失呢?

    只能说明叶倾心这个女人不是村姑那么简单,留在他身边肯定有什么目的。

    继续查,必须找到她!明从阳冷声命令道。

    助理点头会意,同时把一张请柬递给明从阳。

    少爷,北城举办的一个拍卖会,拍卖你想要的永恒之心。

    明从阳接过请柬,扫了一眼,道:行,替我准备一下。

    好的。

    助理刚离开,明从阳的手机响起,是老宅那边打来的。

    臭小子,你和倾心离婚,是不是想气死我这个老婆子!

    电话里头传来明老夫人气急败坏的声音。

    你把我的孙儿媳赶走了,哪一天看我这个老婆子不顺眼,也把我赶走算了。

    明从阳扶额,有些无奈,好声好气哄道:奶奶,不要闹了,好不好?我和叶倾心是和平离婚。

    再说了,我们之间没有感情,当初结婚也是因为你的病情。

    已经两年了,我也不能耽误她,还她自由,不好吗?

    好什么好!臭小子,别把话说得那么好听,就是那个狐狸精回来了,你想跟她再续前缘!

    哼,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同意的。

    你现在立刻马上,把我的孙儿媳找回来,否则我

    明老夫人说到这,突然没声音,然后电话里头传来佣人惊慌失措的呼唤声。

    明从阳神色一怔,迅速挂了电话,着急走出去。

    The most contradictory statements about their religion may be found in works of science Mr. Huxley declared that “their theology is a mere belief in the existence, powers and dispositions (usually malignant) of ghost-like entities who may be propitiated or scared away; but no cult can be properly said to exist. And in this stage theology is wholly independent of ethics.” This, he adds, is “theology in its simplest cond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