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都市文学
    6504152戚玉霜周显-6504152戚玉霜周显免费阅读

    6504152戚玉霜周显-6504152戚玉霜周显免费阅读

    6504152
    戚玉霜周显是小说《6504152》中的男女主角,这是由作者雪羽创作的一部短篇言情小说,故事讲述了他,飞身跃上了斩首台:住手!在场的官吏见到她,皆脸色一变。唯有周显,淡然从容:戚玉霜,你擅闯法场,是想造反吗﹖他的嗓音极轻,却好似一把长刃插入戚玉霜的心中,疼的她喉咙艰涩。戚玉霜掩下眸中的波澜汹涌......
    作者:老糊涂 更新时间:2022-09-23 08:50:21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6504152》全文免费阅读

    戚家通敌叛国,证据确凿,今日处斩!

    听着监斩台内传来的清冷又熟悉的男音,刚打了胜仗回来的戚玉霜却是大脑一片空白。

    她戚家满门忠烈,怎会通敌卖国?

    无措间,她下意识看向监斩台说话之人—一周显!

    他是大晋国最年轻的帝师,亦是她心中窥不得光的秘密。

    时辰到,行刑!

    闻言,戚玉霜顾不上其他,飞身跃上了斩首台:住手!

    在场的官吏见到她,皆脸色一变。

    唯有周显,淡然从容:戚玉霜,你擅闯法场,是想造反吗﹖

    他的嗓音极轻,却好似一把长刃插入戚玉霜的心中,疼的她喉咙艰涩。

    戚玉霜掩下眸中的波澜汹涌,高声问:帝师大人,我戚家何错之有??

    周显目色淡然没有一丝温度:戚家叛国,证据确凿。

    随后他收回视线,毅然抛下那支斩杀令:行刑!

    不要!

    戚玉霜拼尽全力想要阻止,却被看守法场的官兵拦住。

    家人的哭喊声如雷鸣般轰在耳边,随后静默无声。

    刀起头落,尸首分离!

    那一瞬,温热的血迸溅在脸上,滚烫,刺目!

    心神大恸下,戚玉霜一血徒然喷出,整个人重重倒下!

    镇北将军府。

    等戚玉霜再醒来,已是深夜。

    屋内烛火摇曳,银炭烧的正旺。

    戚玉霜看到周显就坐在不远处喝茶,火光映在他侧脸上,平添了几分高不可攀。

    一瞬间,白日里的一切涌上脑海。

    戚玉霜几乎是栽下了床,手紧攥着周显的手腕:那些是假的吧﹖只是个梦,对不对﹖ !

    可周显只是放下手里的茶杯,神色冷淡:是真的。

    戚家满门抄斩,如今只剩你一人。你手中兵权已被陛下收回,贬为平民。

    他的字字句句,宛如沾了浸了盐水的皮鞭,一鞭一鞭打在她的心上。

    戚玉霜下意识的松开了手,整个人跌坐在地上。

    她双手无力撑在地上,失魂落魄的含泪摇头:不可能不可能!

    一夕之间,她失去了所有。

    甚至连戚姓,都是罪孽。

    周显见不得她死气沉沉的模样,毫不怜香惜玉的将她拖到了戚家祠堂。

    戚玉霜,你自己看清楚!

    戚玉霜跌在冰冷的地上,神情悲拗的看着新多出的三排牌位,心痛到了极致。

    周显就静静站在她身旁,目色清冷:陛下有旨,戚家不能有后,这是你最后一次来这里拜祭。

    过了今夜,你便不再姓戚。

    闻言,戚玉霜身子颤了一下。

    烛台上的白烛随着风晃动。直到快要燃尽,周显转身欲走戚玉霜听着渐渐远离的脚步声,声音不受控制的轻颤:为什么?

    周显脚步未停:前朝余孽,死不足惜。

    第一章

    大晋德宗四十九年冬。

    戚家通敌叛国,证据确凿,今日处斩!

    听着监斩台内传来的清冷又熟悉的男音,刚打了胜仗回来的戚玉霜却是大脑一片空白。

    她戚家满门忠烈,怎会通敌卖国?

    无措间,她下意识看向监斩台说话之人——周显!

    男人穿着一袭白衣,清冷矜贵,在整个血腥污秽的法场格格不入。

    他是大晋国最年轻的帝师,亦是她心中窥不得光的秘密。

    时辰到,行刑!

    闻言,戚玉霜顾不上其他,飞身跃上了斩首台:住手!

    在场的官吏见到她,皆脸色一变。

    唯有周显,淡然从容:戚玉霜,你擅闯法场,是想造反吗?

    他的嗓音极轻,却好似一把长刃插入戚玉霜的心中,疼的她喉咙艰涩。

    戚玉霜掩下眸中的波澜汹涌,高声问:帝师大人,我戚家何错之有??

    周显目色淡然没有一丝温度:戚家叛国,证据确凿。

    随后他收回视线,毅然抛下那支斩杀令:行刑!

    不要!

    戚玉霜拼尽全力想要阻止,却被看守法场的官兵拦住。

    家人的哭喊声如雷鸣般轰在耳边,随后静默无声。

    刀起头落,尸首分离!

    那一瞬,温热的血迸溅在脸上,滚烫,刺目!

    心神大恸下,戚玉霜一口血徒然喷出,整个人重重倒下!

    镇北将军府。

    等戚玉霜再醒来,已是深夜。

    屋内烛火摇曳,银炭烧的正旺。

    戚玉霜看到周显就坐在不远处喝茶,火光映在他侧脸上,平添了几分高不可攀。

    一瞬间,白日里的一切涌上脑海。

    戚玉霜几乎是栽下了床,手紧攥着周显的手腕:那些是假的吧?只是个梦,对不对?!

    可周显只是放下手里的茶杯,神色冷淡:是真的。

    戚家满门抄斩,如今只剩你一人。你手中兵权已被陛下收回,贬为平民。

    他的字字句句,宛如沾了浸了盐水的皮鞭,一鞭一鞭打在她的心上。

    戚玉霜下意识的松开了手,整个人跌坐在地上。

    她双手无力撑在地上,失魂落魄的含泪摇头:不可能不可能!

    一夕之间,她失去了所有。

    甚至连戚姓,都是罪孽。

    周显见不得她死气沉沉的模样,毫不怜香惜玉的将她拖到了戚家祠堂。

    戚玉霜,你自己看清楚!

    戚玉霜跌在冰冷的地上,神情悲拗的看着新多出的三排牌位,心痛到了极致。

    周显就静静站在她身旁,目色清冷:陛下有旨,戚家不能有后,这是你最后一次来这里拜祭。

    过了今夜,你便不再姓戚。

    闻言,戚玉霜身子颤了一下。

    烛台上的白烛随着风晃动。

    直到快要燃尽,周显转身欲走。

    戚玉霜听着渐渐远离的脚步声,声音不受控制的轻颤:为什么?

    周显脚步未停:前朝余孽,死不足惜。

    Among the rites is one which “is said to be intended to teach the boys to speak the straightforward truth, and the kabos (mystagogues) thus explain it to them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