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现实文学
    绝品兽妃养狼崽免费阅读《绝品兽妃养狼崽》最新章节目录

    绝品兽妃养狼崽免费阅读《绝品兽妃养狼崽》最新章节目录

    绝品兽妃养狼崽
    完整版小说《绝品兽妃养狼崽》是火火大人最新写的一本古代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白司凰墨宸殇,内容主要讲述:们扒了衣服后,赶紧又四散逃开了。白司凰一步步逼近香杏,吐出的气息冷冽,“跪下。”“凭什么!”香杏满眼不服,她就是不跪。下一秒,白司凰已经绕到了她身后,对着她的双膝就是狠狠的一顶。“啊!”香杏惊呼一......
    作者:火火大人 更新时间:2022-09-23 09:14:44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绝品兽妃养狼崽》全文免费阅读

    “啊!反了你们了,你们想找死吗?”

    香杏没想到他们竟敢对她动手,拼命的喊叫起来,这可是她新做的衣服!

    “莲姬救命啊,有人欺辱奴婢!”

    她喊得嗓子都破了,可还是阻止不了外衣被扒。

    此刻,香杏只剩下一件单薄的里衣的,冻得瑟瑟发抖。

    屋里的白晚莲早就听到的动静了,可她哪里起的了身,上次被打的伤势都还没好,动一下浑身都疼。

    她咬牙看着外头发生的一切,美眸比外面的冰天雪地还要寒冷。

    下人们扒了衣服后,赶紧又四散逃开了。

    白司凰一步步逼近香杏,吐出的气息冷冽,“跪下。”

    “凭什么!”

    香杏满眼不服,她就是不跪。

    下一秒,白司凰已经绕到了她身后,对着她的双膝就是狠狠的一顶。

    “啊!”

    香杏惊呼一声,剧痛让她直接跪了下去,膝盖磕在冰冷的雪面上,麻木肿痛。

    她想站都站不起来了。

    “真听话。”

    白司凰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香杏气的面目狰狞,浑身冻得颤抖不止,“**!”

    “啪!”

    一个耳光打在她脸上,让她耳鸣不止,“说谁**?”

    香杏疼哭了,但还是牙尖嘴利,“**说你,**说你!”

    她歇斯底里的大喊。

    “行了,我知道你是**了。”

    白司凰懒得理她,揉了揉手,向白莲的屋子走去。

    屋内,白晚莲正扶着被上了药的下巴,想喝燕窝时,砰的一声,门被踹开了。

    她看着那浑身戾气的白司凰,笑容都僵了一瞬。

    外头的寒风吹进来,冻得她瑟瑟发抖,搂紧了怀里的四五个汤婆子。

    “姐姐,你可有何事?不如先将门关上再说吧。”

    白司凰感受到那迎面而来的热气,视线落在地上精致的炭盆上,里面都是市面上最好的银炭。

    “妹妹这么一会就忍受不了了,那你可知我和小狼没有炭火是怎么度日的?”她嘲讽道。

    “怎么会呢?姐姐的炭火可是一早就发了,妹妹还特地嘱咐了呢,或许是姐姐疯魔将炭火扔了,那妹妹就无能为力了。”

    “这府里炭火数量都有定数,眼下妹妹也没有多余的。”

    白晚莲故作惊讶,又一脸为难。

    她心底怨毒无比,这个**冻死才好呢!

    白司凰看着她那假面孔,不由冷笑。

    记忆里,原主是扔过炭火,那是因为那都是最劣质的黑炭,不仅不暖和,烧起来还会产生大量的浓烟,能把人呛死。

    “我不跟你废话,今天不交出炭,我就上将军那去闹。”

    白司凰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语气充满了威胁。

    “你!”

    白晚莲再也忍不住,下巴都气的发疼。

    院外,萧薄擎听说了白司凰大闹厨房后,又来了莲花院的消息,就气冲冲的赶了过来。

    雪地白茫茫一片,他的脸却比锅底还黑。

    这个女人,就会给他找事!

    一天不到,她是想上房揭瓦吗?

    刚踏入院子,他就看到个雪人,没有理会,径直走了进去。

    浑身被鹅毛大雪包裹的香杏嘴冻僵了,发不出声音,她欲哭无泪。

    “毒妇!你好大的胆子,胆敢欺辱下人!”

    萧薄擎看到屋内那个颐指气使,似乎正在欺负莲儿的女人呵斥道。

    白司凰挑眉看过去,说狗,狗就到了。

    “将军早上没漱口吗,嘴那么臭,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欺辱下人了?”

    白司凰毫不客气的怼了过去,狗男人骂一句爽一下。

    萧薄擎大拳紧握,额头青筋暴起,“放肆,来人,上家法,本将军要好好治治这个毒妇!”

    白晚莲假兮兮的劝架,“将军,莫要生气,姐姐她也不是故意的。”

    “妹妹说的对,别生气,不然像妹妹一样年纪轻轻长皱纹就不好了。”白司凰笑意不达眼底。

    白晚莲吓得赶紧照照镜子,真的会长皱纹吗?

    这时,几个白晚莲的心腹飞速的拿来了棍子,恨不得将军快点将白司凰打死。

    萧薄擎接过棍子,举手就要朝白司凰打过去,白司凰也不躲。

    就在这时,忽然一个下人跑来,急忙汇报道,“不好了将军!寡侍卫晕过去了,您快过去看看吧。”

    萧薄擎看着白司凰那写满挑衅的脸,硬生生放下了棍子,忍着怒气冲了出去。

    等寡一醒来,再处置这女人也不迟!

    “把府医叫上!”

    “是!”

    一众下人都紧跟着跑了出去。

    白司凰想着寡一曾经在小狼挨饿的时候还给他了块饼,算是好人,于是也过去看看。

    白晚莲拖着病身子,一瘸一拐也追上,她怎么能在下人有难的时候不在呢?

    那她的形象就没了。

    很快,众人乌拉拉的来到了寡一的住处。

    这里仿佛失火般,冲天的呛人雾气将天色都染灰了。

    萧薄擎带着人冲了进去,见到寡一壮硕庞大的身躯赫然倒在地上。

    “快,府医,诊脉!”

    他急促的催促道。

    府医听令。

    白司凰趁着人慌乱的时候进到屋里,看到炭盆浓烈的烟和禁闭的窗户,脑海警铃大作。

    莫非是一氧化碳中毒?

    Little was done to secure the scientific satisfaction of curiosity about traditional folk-tales, contes or marchen till the time when the brothers Grimm collected the stories of Hesse. The Grimms became aware that the stories were common to the peasant class in most European lands, and that they were also known in India and the East. As they went on collecting, they learned that African and North American tribes also had their marchen, not differing greatly in character from the stories familiar to German firesid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