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总裁文学
    离婚协议签到一半徐芊芊by徐芊芊徐芊芊陆子尧小说

    离婚协议签到一半徐芊芊by徐芊芊徐芊芊陆子尧小说

    离婚协议签到一半
    抖音最火小说《离婚协议签到一半》,徐芊芊陆子尧是小说的主角,作者是“徐芊芊”。小说节选:到这个地方,无依无靠。徐芊芊边吃边心里盘算着,像个偷油吃的小老鼠一样,美滋滋的。眼睛也亮闪闪的算计着。陆子尧蹙眉看着吃着馄饨,却一直偷笑的徐芊芊。心道原来就这么不想要孩子,想和自己离婚。拿勺的手也......
    作者:徐芊芊 更新时间:2022-09-23 09:19:46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离婚协议签到一半》全文免费阅读

    陆子尧看到脸笑的像花一样的徐芊芊,心中一愣,不过面上到没有表露出来。过去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把饭盒放在床边的床头柜上,打开铝饭盒,徐芊芊看见红油馄饨,不由咽下口水,还真是饿了。可是这右手打着点滴怎么吃。

    不等深想,陆子尧已经一手端饭盒,一手拿起小勺舀起一个馄饨喂到徐芊芊嘴边。徐芊芊惊讶的睁大眼睛,不过那是眼睛眯成一弯月牙,心情大好的张嘴吃馄饨。心里大呼,这个男人我要定了,反正穿到这个地方,无依无靠。

    徐芊芊边吃边心里盘算着,像个偷油吃的小老鼠一样,美滋滋的。眼睛也亮闪闪的算计着。

    陆子尧蹙眉看着吃着馄饨,却一直偷笑的徐芊芊。心道原来就这么不想要孩子,想和自己离婚。拿勺的手也不由紧紧了。虽然说对于这个新婚妻子谈不上多喜爱,可是大男人的自尊还是深深受到了伤害。

    两人各怀心思的人在还算和谐的氛围中吃完一饭盒馄饨。这时候也没有餐巾纸啊。看着嘴角红乎乎的,因为吃的的原因,小巧的鼻尖都是汗,小脸也红扑扑的徐芊芊。陆子尧犹豫半天,还是递上自己的手绢。

    因为以前徐芊芊嫌弃过他的一切东西。就像他身上全是病毒一样,恨不得离他百米远。却不知道眼前这个徐芊芊非彼徐芊芊啊。已经把他划为自己所有了。

    徐芊芊毫不在意的拿过来就擦,还嘴里叨咕:“不够辣,下次再加点辣啊。”

    陆子尧也不吭声,点点头拿着饭盒出去洗。徐芊芊抓抓头发,这样不行啊。两人得好好谈谈。不能这么相敬如宾。

    没等陆子尧洗饭盒回来,门外想起敲门声。徐芊芊应声请进。病房门被轻轻推开。是个年龄二十七八岁,一身军装的女军人,齐耳短发,小麦色的皮肤。五官说不出的英气。

    徐芊芊愣愣的看着秦梅,原主记忆里是有此人的,女兵连的连长。可是她可不记得原主和这个秦梅交好啊。秦梅倒是不在意,冲着徐芊芊笑道:“我过来看个战士,听说你住院了,正好过来看看。怎么样了?”

    徐芊芊一边想:不知道这个秦梅是不是喜欢陆子尧啊?好多穿越小说都这样写的。一边微笑点头:“好多了,一会就能出院了。”

    秦梅其实以前是喜欢过陆子尧,也仅仅是欣赏的喜欢而已。自从陆子尧结婚后,这一点喜欢也变成战友情了。不过对陆子尧这个小妻子也确实不喜欢的,闹的那些事,整个部队都是知道的。只是在医院听说徐芊芊生病住院了,礼貌的过来探望下而已。

    秦梅望了眼徐芊芊,还是忍不住说:“陆队长每天很辛苦的,每天训练任务重。而且经常执行艰巨危险的任务,所谓妻子,你要理解和体谅。”还想深说,又怕徐芊芊翻脸。毕竟这位可是“威名在外”啊。

    却不料徐芊芊微微一笑,点头说:“是,以前是我不懂事,以后我一定好好注意”

    秦梅一愣,心想这徐芊芊也不像传说中的娇蛮刁钻啊。

    等陆子尧洗饭盒回来,就见两个人相谈甚欢。不近诧然,对秦梅点头:“怎么过来了?”秦梅起来笑道:“新兵刚下连队,有个叫张小好的带着情绪训练,扭伤了脚。过来看看”

    陆子尧点头:“新兵对分配难免有些不理解,你们也要做好心理辅导。”

    然后两人就工作问题展开讨论,全然忘了病床上的徐芊芊。徐芊芊不懂,可是对说起工作,表情认真严肃的陆子尧不住放桃花。没过多久,徐芊芊脸色越来越不好了,尿急啊。好在点滴也没多少了。轻声打断:“那个陆队长,我点滴没了”

    秦梅非常有眼色的起身说去叫护士。而陆子尧脸色铁青,陆队长,就这么想撇清关系。

    护士来拔了针,徐芊芊下床穿鞋起身就奔出去,留下一脸惊愕的秦梅和陆子尧。

    徐芊芊飞奔厕所,解决了生理需要。然后回病房的途中看见走廊尽头有个落地镜子。上面写着注意军容风纪。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徐芊芊终于看到了自己现在的尊容。个头估计一米六多点,长发到腰。苹果小脸还有点婴儿肥。大眼睛有点圆,也不是挺挺的瑶鼻。鼻头有点圆润。嘴**嘟嘟。反正不算多漂亮也不难看。

    按二十一世纪的审美就是可爱的萝莉型吧。身材倒是很有料,目测这胸怎么也是C啊。徐芊芊想起自己以前的飞机场胸,不由露出大白牙,森森一笑。

    笑容还没有收起来,就看到镜子里多个人,除了陆子尧还有谁。尴尬的挠挠头。笑着:“我可以出院了吧。”

    陆子尧冷声:“不用,明天直接手术吧。”

    徐芊芊惊呼:“我不要手术,我要生下这个孩子,陆子尧我们出院吧。”

    陆子尧深深的看了徐芊芊一眼,低声:“先回病房吧。”转身要走

    徐芊芊急了,拉住陆子尧的胳膊,急声:“不,我要出院,我要回家。咱们回去吧”

    陆子尧看看抓住自己胳膊的手:“走吧,先回家再说吧”

    徐芊芊赶紧跟着回了病房,秦梅已经走了,两人谁也没有说话,简单的收拾了下,陆子尧去办出院。徐芊芊心下不由一松。等先回去再慢慢攻下这个男人的身心吧

    三月的西北还是很冷的,积雪刚开始消融,这会的乡村的路还是土路。往部队走的路尤为泥泞难走。

    走了没有两里路,徐芊芊就走不动了。黑色棉鞋上全是泥,一走一滑。裤子上也甩满泥点子。原主的家庭条件还不错,这个年代都穿大棉袄大棉裤。她却穿着深棕呢子大衣。徐芊芊嫌弃半天才套上,这会也都是泥点了。

    Living in contact with the Baiame-worshipping Kamilaroi, the Wiradthuri appear to make a jest of the power of Daramulun, who (we have learned) is said to have died, while his “spirit” dwells on high.49 Mr. Green way also finds Turramulan to be subordinate to Baiame, who “sees all, and knows all, if not directly, through Turramulan, who presides at the Bora. . . . Turramulan is mediator in all the operations of Baiame upon man, and in all man’s transactions with Baiame. Turramulan means “leg on one side only,” “one-legged”. Here the mediatorial aspect corroborates Mr. Manning’s information.50 I would suggest, periculo meo, that there may have been some syncretism, a Baiame-worshipping tribe adopting Daramulun as a subordinate and mediator; or Baiame may have ousted Daramulun, as Zeus did Cron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