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修仙文学
    《修仙:她靠乌鸦嘴翻身了》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即墨奚谢衍小说阅读

    《修仙:她靠乌鸦嘴翻身了》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即墨奚谢衍小说阅读

    修仙:她靠乌鸦嘴翻身了
    备受读者关注的一本小说《修仙:她靠乌鸦嘴翻身了》,分享给大家,该文的男女主角分别是即墨奚谢衍,是作者大神林阮力创的佳作,也是十分催泪的一本小说,哪里敢告诉司晟呢?只能将一切都推到姜鹤身上。<br/><br/>  “哥,你帮我报仇,我要他生不如死!”司玫语气怨毒的说道。<br/><br/>  她成了废物,这辈子彻底完了,司玫是绝对不会放过姜......
    作者:林阮 更新时间:2022-09-23 09:31:57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修仙:她靠乌鸦嘴翻身了》全文免费阅读

      对姜鹤,司玫从未真正将他放在心上。

      最开始追他,除去那一丢丢喜欢,更多的是好胜心作祟。

      花了小半年,结果弄到手没多久就腻了,要不然也不会脚踩几条船。

      可这些,她哪里敢告诉司晟呢?只能将一切都推到姜鹤身上。

      “哥,你帮我报仇,我要他生不如死!”司玫语气怨毒的说道。

      她成了废物,这辈子彻底完了,司玫是绝对不会放过姜鹤的。

      她痛一分,对方就要比她痛百倍,千倍。

      司晟眯着眸子,对这个妹妹的性格太清楚,清楚她定然没有说实话。

      他刚想问,季柔就轻轻摇了摇头,“玫玫你放心,这段时间好好静养,司大哥肯定会想办法报仇,也会让你痊愈的。”

      “真的?”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在季柔的温柔安抚下司玫情绪明显好很多,忽然她想到什么,咬牙道,“哥,还有即墨奚,也别放过她!”

      即墨奚?

      司晟拧眉,“她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那晚她诅咒我,说我会被打断腿,挖眼睛!”司玫笃定又偏执的说,“她跟姜鹤肯定是一伙的,是他们联合起来害我!”

      司玫越想越觉得即墨奚有问题,说不定就是跟姜鹤串通好的!

      要不然怎么解释,她说的话就成了真?

      司晟想到那天即墨奚咒他跟季柔的话,这个女人真是心肠歹毒。

      季柔将司玫安抚好,这才跟司晟一起离开。

      到了车上,季柔迟疑着没有开口,司晟握住她的手询问,“柔柔,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司玫没说实话,以她的性格肯定不是简单拒绝姜鹤那么简单。

      季柔迟疑着点头,“那个姜鹤是玫玫男朋友,不过具体的我不清楚,她当时追的很高调,但是好像没多久就分手了,玫玫又交往了别的男朋友。”

      季柔很聪明,并未将话说的太清楚,可这话里隐藏的信息太多了。

      司晟对司玫还是很了解的,从季柔的话中就能大概猜出什么。

      他阴沉着脸,“玫玫实在太胡闹了。”

      “司大哥。”季柔握住他的手安慰,“别担心,玫玫会没事的,或许我能获得木灵根认可,到时候就能治好玫玫了。”

      “柔柔,谢谢你。”

      “司大哥你还跟我客气什么?”季柔娇嗔的瞪了他一眼,似是不满。

      司晟心神微动,捧着她的脸说,“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去。”

      “好。”

      *

      7、8号是高考,天空飘起蒙蒙细雨,在众多考生奔赴考场挥洒汗水的时候,即墨奚并未参加。

      苏心鱼前一天还打电话过来问她,得知即墨奚并未改变后也没说什么。

      虽然高考是人生中很重要的一道坎,可即墨奚不愿意参加,她也不能逼迫别人不是。

      高考结束第三天,宋百里就回来了。

      “走,为师请你去外面吃饭庆祝庆祝。”

      即墨奚:“我没参加。”

      宋百里虎着脸,“谁说是庆祝高考的,就不能庆祝为师我回家?”

      即墨奚点头,被宋百里领出去大搓一顿。

      宋百里很大方,发话让她敞开点,师徒两人点了差不多八个菜,惹的服务员都忍不住一直看两人。

      吃完后,即墨奚很认真的评价,“谢衍,更好吃。”

      吃过谢衍做的菜,即墨奚这种原本并不挑的人也挑剔起来。

      宋百里八卦,“你说那个小白脸?为师不在你跟那个小白脸发展到什么地步?”

      他发现小徒弟对那个谢衍似乎很上心。

      还有,谢衍这名字听起来很耳熟啊。

      “谢衍不是,小白脸。”即墨奚纠正道,“是恩人。”

      宋百里撇嘴,这丫头有些时候较真的很,他敷衍的点点头,眼里闪烁着八卦的光芒,“来,跟为师说说这些天跟谢衍都发生什么。”

      即墨奚歪头,“吃饭,送花,巧克力。”

      “哟!”宋百里诧异,“他送你花和巧克力?你们发展的这么快?”

      没想到啊,嘴里叫着什么恩人,这才多久两人就偷摸约会了。

      即墨奚摇头,“不是,我送的。”

      宋百里:“……”

      “不是,你送他花?送他巧克力?”我去,这不就是个小白脸!

      即墨奚点头,“谢衍不高兴,让他开心。”

      “你啊……你真是……女孩子不能那么主动,万一他骗你呢?”

      “不会的。”

      “……”算了,宋百里觉得他现在说什么这丫头也是听不进去的。

      之后宋百里带即墨奚去了趟商场,买了很多东西让她放到空间手链。

      “你休息两天,后天我们就出发。”

      *

      两天后。

      即墨奚背着简单的单肩包,她今日穿了条迷彩色工装裤,黑色背心,脚上仍是那双运动鞋。

      而宋百里呢,难得将自己拾掇一番,什么都没带领着她去机场。

      虽然原主的记忆里都有这些,但即墨奚还是第一次坐飞机。

      她看着四周,眼里的好奇不加掩饰,像个好奇宝宝似的四处乱看。

      等上了飞机,即墨奚才问道,“师父,去哪?”

      宋百里神秘道,“你先休息,等到了就知道。”

      即墨奚没多问,等飞机起飞后就闭上眼睡觉,罕见的竟然做起了梦。

      梦里是前世。

      她成为丧尸,却诡异保持着人类思维,但无法开口说话,那些人看到就露出惊恐的表情,对她射击。

      哪怕她躲着,不主动伤人却还是被追杀,这样的日子不知道持续多久,久到即墨奚已经渐渐忘记作为人的能力。

      她成了怪物,不会笑,不会思考,每天只想躲起来。

      这时,眼前忽然出现一道光,在那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那瞬间就好像有天使降临。

      她缓缓苏醒,警惕呆滞的看着那道光。

      紧接着,那道光里慢慢走出来一道身影,是谢衍。

      他走到她面前,对她伸出手,“跟我走吧。”

      即墨奚呆滞了下,迟疑着搭上他的手,那一刻她好像才恍然记起来,自己其实是个人。

      “嗬!”

      她忽然惊醒,饱满光洁的额头上全是冷汗,呼吸有些不稳。

      “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哪里不舒服吗?”宋百里注意到她的不对,连忙问道。

      即墨奚扭过头,这才发现原来还在飞机上,原来刚才的一切只是一场梦。

    A description of barbarous beliefs not less scholarly and careful than that compiled by Dr. Hahn has been published by the Rev. R. H. Codrington.20 Mr. Codrington has studied the myths of the Papuans and other natives of the Melanesian group, especially in the Solomon Islands and Banks Island. These peoples are by no means in the lowest grade of culture; they are traders in their way, builders of canoes and houses, and their society is interpenetrated by a kind of mystic hierarchy, a religious Camorra. The Banks Islanders21 recognise two sorts of intelligent extra-natural beings — the spirits of the dead and powers which have never been hu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