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总裁文学
    顾雨珍镇南王欧阳君昊最新章节小说残王种田忙完整版在线阅读

    顾雨珍镇南王欧阳君昊最新章节小说残王种田忙完整版在线阅读

    残王种田忙
    《残王种田忙》是作者有始有终最新创作的小说,顾雨珍镇南王欧阳君昊是《残王种田忙》的主角,精彩内容不容错过。,只要洗干净了味道很不错的,这个可是个好东西,等下我做给你尝尝。”男人问道:“什么是猪下水?”“啊!”顾雨珍惊讶道:上下打量着他。“你居然不知道猪下水是什么东西?”男人说道:“我不知道很奇怪吗?”......
    作者:有始有终 更新时间:2022-09-23 09:35:33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残王种田忙》全文免费阅读

    “你洗什么?是不是你背篓里那个臭熏熏的东西?”男人问道:

    呃...顾雨珍如实的说道:“是的,这个是猪下水,只要洗干净了味道很不错的,这个可是个好东西,等下我做给你尝尝。”

    男人问道:“什么是猪下水?”

    “啊!”顾雨珍惊讶道:上下打量着他。“你居然不知道猪下水是什么东西?”

    男人说道:“我不知道很奇怪吗?”

    顾雨珍想了想说道:“不奇怪,因为老百姓都不吃,你们有钱人家的公子更不知道了。”

    男人浑身戒备起来严厉说道:“你知道我是谁?”

    顾雨珍翻翻白眼,可惜人家男人看不见她说道:“我之前就跟你说过,我不知道你姓什,名谁?至于为什么知道你是有钱人家的公子。那是因为你个人习惯,和你流露出来的气息。

    你不管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只要往那里一坐或者一站,都气场十足。就你流露出来的霸气,浑身上下都在告诉别人,生人忽近!这种气场在普通的老百姓身上是看不见的,还有你之前的衣物都是在告诉我,你不是一个普通的人。”

    说完她也懒得理他了,整天防她像防个贼一样。她还要伺候他,她容易么,虽然原主对他行为有点过分。但是那是原主不是她,在说他也不吃亏呀!

    顾雨珍到河边找了个位置,把猪肚子,猪大肠,小肠,猪肺,还有几根大骨头,都拿出来洗。她把草木灰撒在猪肚子上,这样来回搓洗。猪大肠是把它翻过来,同样草木灰来回搓洗。她在专心的洗着猪下水,没有注意男人的一举一动。男人此时在一块石头上,用他们暗语在石头上留着记号,好方便他的属下们找过来。

    等顾雨珍洗好所有的猪下水,天已经快黑了。还好刚刚她有先见之明把背篓洗在一边晾起来了,不然现在湿哒哒的还真不好背回去。把洗好的东西都装回背篓里,过来扶着男人就准备回家了。

    刚刚扶着男人还没有开始走,就听见草丛里隐隐传来哭声。顾雨珍让男人先坐下,她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她走过去就看见一个小女孩,抱着胳膊坐在地上瑟瑟发抖,想哭又不敢大哭。这小女孩不是别人,正是跟着她一起去挖野菜的顾二丫。也不知道她遇见什么了,害怕成这样。顾雨珍走过去叫道:“二丫,你这是怎么了?”

    顾二丫看是顾雨珍,就抱住她大哭了起来。顾雨珍安慰道:“好了二丫没事了你告诉到底是怎么了?”

    二丫说道:“雨珍姐,我今天看见有人在山上杀人了。好多人在山上相互砍杀,地上好多死人。我被吓也不敢出声,等他们走后我才连滚带爬的下山了。可是我今天没有挖到野菜,家里弟弟跟我爹等着我那野菜回去做饭呢!”说完伤心的哭起来。

    顾雨珍严肃的问道:“二丫你今天去的是哪一个山头?”

    二丫说道:“是大竹山,我想着春天了竹笋应该出来了。所以想去挖点竹笋回来吃,想不到去到那里就遇见这样的事情。”

    顾雨珍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她去摘香椿芽的那座山。她严肃的对着顾二丫说道:“二丫,今天的事情不可告诉别人知道吗?”

    虽然不知道雨珍姐是什么意思,但是顾二丫还是答应说道:“好”

    “最近山上估计不太平,你要去挖野菜最好叫上几个小姐妹,这样有个伴儿。”

    “嗯嗯,雨珍姐,我知道了。”

    “嗯,现在天已经黑了,野菜也挖不到了。你跟我一起去我家,我给你点糙米回去煮晚饭。不过别让你大伯母发现了,你悄悄跟在我后面就行。不然让她知道我给你粮食,你晚饭还是没得吃,明白不?”

    “我明白,雨珍姐,谢谢你!”

    “嗯,那我先走了。”说完顾雨珍过来扶着男人慢慢的走回去了,刚刚她们两个的对话他也听见了。两方人马厮杀,那肯定他的人找过来了,敌人也找过来了。这几天他还是小心点,现在的他被敌人找到,他无力抵抗,只能希望他的人能快点赶来。

    对于男人的心思顾雨珍是一点也不知道,回到家里她从瓦缸里舀出一斤左右的糙米。用一个小口袋装着,走到门口打开们,看见顾二丫也到了。顾雨珍说道:“二丫我能给你的也就这些,你快点拿回去煮饭给你弟弟吃吧!”

    顾二丫进门把门关上,在地上给顾雨珍磕头,吓得顾雨珍赶紧跑一边去说道:“二丫你这是干嘛?

    “雨珍姐,谢谢你。二丫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你,二丫以后愿意为雨珍姐做牛做马。”

    “哎呀!你赶紧起来。就那么一点粮食哪里值得你做牛做马呀!这也太严重了,等你以后有粮食了还我就行。”顾雨珍不知道的是这一斤粮食,对已经断粮几个月的人家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顾二丫走以后,顾雨珍赶紧把猪下水都放锅里煮了。另一个锅她用来煮粥,外面天已经黑看不见了,她把煤油灯点起来,她一边烧着火,一边看着煤油灯。看着那微弱的灯光,她此刻好还念现代的电灯啊!可惜她再也回不去了。

    Having been initiated into the secrets of one set of tribes, Mr. Howitt was enabled to procure admission to those of another group of “clans,” the Kurnai. For twenty-five years the Jeraeil, or mystery, had been in abeyance, for they are much in contact with Europeans. The old men, however, declared that they exactly reproduced (with one confessed addition) the ancestral ceremonies. They were glad to do it, for their lads “now paid no attention either to the words of the old men, or to those of the missionaries”.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