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官场文学
    《大小姐的贴身龙王》赵纯生唐雨晴章节目录在线试读

    《大小姐的贴身龙王》赵纯生唐雨晴章节目录在线试读

    大小姐的贴身龙王
    最新上线的赵纯生唐雨晴小说免费试读来了,小说很好看,但是结局是意外。每几章可以看做一个独立的故事,但是又有主线人物串起来。某些事情。他整个人,几乎压在柳溪画的身上,同时左手捂住柳溪画的小嘴,身体挨得很近。“别说话,你想让你爸失望?”赵纯生微微一笑说道。“那怎么办?难道你还真的要我……”柳溪画脸色绯红的低着头,轻声细语......
    作者:大树先生 更新时间:2022-09-23 09:40:10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大小姐的贴身龙王》全文免费阅读

    “唔……”

    柳溪画用惊恐的眼神看着赵纯生的人畜无害的脸庞,此时心中一惊是惊恐万分,赵纯生现在的行为看起来,实在是会让人联想到某些事情。

    他整个人,几乎压在柳溪画的身上,同时左手捂住柳溪画的小嘴,身体挨得很近。

    “别说话,你想让你爸失望?”赵纯生微微一笑说道。

    “那怎么办?难道你还真的要我……”柳溪画脸色绯红的低着头,轻声细语的说道。

    “如果你愿意的话。”赵纯生邪邪一笑,然后停顿一下,“那我也不介意。”

    “不行。”柳溪画条件反应般的叫到。

    “那就只能骗了。”

    柳溪画疑惑的问道:“怎么骗?”

    可以骗的话,柳溪画当然不想跟这个男的有什么。

    “摇床。”赵纯生略带得意的说道,觉得这是一个绝佳的主意,顿时沾沾自喜。

    “摇床?”

    柳溪画可真的是纯洁无暇,对于这个还是相当疑惑。

    赵纯生却已经不客气的摇动了起来,这时候柳溪画才联想起什么来,顿时脸上的绯红更加。

    “愣着干什么,快摇,你家的床质量太好,我一个人摇着有点累。”赵纯生一边努力制造着一点那样的氛围,一边说道。

    柳溪画还是很不好意思,但还是加入了摇床的序列,再后来干脆直接坐在床上摇。

    “你叫啊!”赵纯生不耐烦的说道,摇了这么久,没有其他动静实在是不应该。

    “叫什么?”

    柳溪画果然还是纯洁,这让赵纯生很是无奈,感觉自己做了一件天大的坏事一般。

    “跟着我一起叫。”

    “啊!”

    “啊?”柳溪画声音若蚊子叮一般。

    “大点声音,跟着我摇动的节奏叫。”赵纯生已经污到了一定境界了,马上就更加用力,只要他药的给力,柳溪画的声音应该就会大了。

    这个方法果然是起了作用,叫声此起彼伏,至少听不出真假。

    “赵纯生,你不要再这样了。”一句话从柳溪画的嘴巴里面脱口而出。

    赵纯生只想说一句,太给力了。

    “媳妇,你也不要这样了。”赵纯生赶紧接话。

    “我说让你不要这样了,不是那样。”柳溪画赶紧说道。

    “媳妇,我也让你不要这样了。”赵纯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边注意外面的情况一边接话。

    门外却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嘴角早已扬起柳四海,另一个确实目瞪口呆的唐雨晴。

    “好,这女婿给力。”柳四海忘我的说道,顿时发现旁边的唐雨晴,“雨晴,别在这待着,走走走!”

    “柳叔叔,小溪她,他们……”唐雨晴一边说话一边被柳四海拉着走,他的女儿女婿正在快乐的造人。

    房间内,面色绯红的柳溪画,和一脸邪笑的赵纯生,还在床上摇动。

    “走了,不要再摇了。”赵纯生松了一口气说道。

    “我叫你不要使劲摇了,你给我乱接什么?”柳溪画面带潮红的说道。

    “叫都叫完了,就不要再管那些了。”赵纯生无奈的说道,这个婚结的真累,摇个床比办事都累。

    柳溪画的眼睛一不小心,盯着赵纯生的裆部看着,只见那里已经升起一个旗杆。

    “看什么看,你叫的那么给力还不允许我硬啊?”赵纯生只能直接往厕所走去。

    第二天一大早,唐雨晴昨晚还是没有回自己家,但是看向柳溪画和赵纯生的眼神却完全变了,她实在没有想到,自己那么保护的好闺蜜,竟然就这么沦陷了,而且昨天晚上还叫的那么……

    柳四海就连吃饭的时候都是笑呵呵的,龙魂的龙王娶了自己的女儿,而且自己的女儿还……这样还保证了柳溪画的安全,他现在是相当高兴,估计昨晚睡觉都在做梦抱外孙那些事情。

    “纯生,今天你就去公司报道,到时候直接找人事部钱有德,钱部长报道就可以。”柳四海带着微笑说道。

    赵纯生答应下来,好歹是自己岳父给自己安排的工作,虽然自己知道这个工作不是那么简单的,但是自己还是得去,要不然,自己没钱。

    和柳溪画你侬我侬的来了一顿告别之后,赵纯生就开着岳父大人亲自给自己配的jeep牧马人,前往南城两大制药集团的四海制药集团总部。

    赵纯生了解了,柳抚目前就是在这里担任总经理,公司的很多大事都是由她全权负责,并且早就搬出了自己家的别墅,一个人在市区居住。赵纯生这次按照柳四海的指示直接去四海集团报道就好,柳抚怎么的也不能忤逆她亲爹的安排。

    “你好,同志,请出示证件。”一个站在大门口的保安,微笑着伸手把赵纯生拦了下来。

    “我是来人事部报道的,暂时没有证件。”赵纯生还是挺支持人家工作的,耐心的回答道。

    “哦,那你先登记一下,然后进去。”那个保安拿出一份表格。

    赵纯生很快就在上面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就要往里面走。

    “小马,谁让你放他进去的,你知不知道什么叫负责?这么随便就把一个来历不明的放进公司,出了事情你担得起吗?”旁边传来一道很讨厌的声音。

    顺着声音看过去,一个体态肥胖,穿着一身肥胖保安制服,拿着一个对讲机的人站在那里吼道。

    “队长,他登记了,是来人事部报道的。”那个叫赵纯生登记的小保安,焦急的拿出之前赵纯生登记的表格。

    “谁告诉你,登记了就可以放进去?咱们这是制药公司,安保必须到位,随随便便就把人放进去,照成了损失那是巨大了,而且你看他,像是能在咱们这里上班的人吗?”那个保安队长丝毫不管赵纯生,对着小保安就是一顿训斥。

    “那么,请问这位队长,我怎么才能进去?”赵纯生玩味道,这个保安队长实在是有点狗眼看人低,而且没事找事。

    “还请出示证明,要不然我们不能放你进去。”保安队长一副高傲的神情说道。

    赵纯生来这里可没有什么证明,他们公司的董事长一句话的事,证明这东西,他确实没有。

    “我没有证明,我是来担任总经理助理的。”赵纯生非常无语的说道,只想着柳四海应该给他们都打过招呼才对。

    这个时候,一个小保安在那队长的耳朵旁边说了一句话,“队长,听说今天是有一个人要来当总经理助理,而且听说还是董事长亲自安排的。”

    两个人嘀嘀咕咕的看着赵纯生,不知道再说什么。

    “就他这穷酸样,怎么会跟董事长有关系,我看着就是一个接到消息冒充的,他的目的肯定就是盗窃公司重要的机密,马上给我把他带到保安室,我要亲自审他。”保安队长一副为公司着想的说道。

    “不好意思了,跟我们走一趟吧!”几个保安走果然跟赵纯生说道。

    赵纯生扫视他们一眼,各个手里拿着家伙,顿时翻了翻白眼,“我自己走。”

    他甚至还怀疑,这件事情就是柳抚给自己安排的下马威。

    到了保安室赵纯生就发现,自己的想法是错误的,这件事情绝对是这个保安队长自己搞出来的,而且纯属没事找事。想必柳抚要整自己,也要用点高超的手段。

    “快说,你是不是别人派来盗取公司机密的,再不从实招来我就要打电话报警了。”保安队长一副审问犯人的语气说道。

    “我劝你赶紧把我放出去,要不然,你们总经理或者董事长来了的话,你就吃不了兜着走。”赵纯生懒得说话,学着二世祖的样子搬出柳四海来说话。

    “就你这穷酸样,身上的衣服加起来也不过一百块钱,还想跟我们董事长攀关系,你是做梦。”保安队长口水飞溅在赵纯面前,“小陈,打电话报警,把这个人给我送到警察局去。”

    “我最讨厌嘴巴不干净,以及长着一双狗眼的人。”赵纯生冷冷的说道,然后缓慢站起来。

    不知道为何,保安队长觉得自己有点害怕,但还是威胁道:“你,你想干什么……我跟你说,这里是我的地盘,你敢动我,我就让你走不出这个房间。”

    “是吗?”赵纯生冷冰冰的盯着保安队长的肥头大耳的头部,“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特别喜欢把人打成猪头。”

    保安队长现在是真的害怕了,最近是有传闻,说有一个人在集团二小姐柳溪画面前,把孟氏集团的公子孟少白打成猪头,这个消息他们也早有耳闻。

    他还是个自己打气,应该不会这么巧,自己随便拦一个穿着土鳖的人出出气怎么会碰到那个猛人,那个敢把孟少白孟公子打成猪头的人,怎么会让自己欺负。

    赵纯生的拳头可不管保安队长的猪头脑袋,里面在想什么,直接一拳就打在猪头的右眼上,然后直接打开保安室的大门走出去,竟然是没有一个人敢追。

    “愣着干什么?都特么给我追,这个人肯定是冒充的,来盗取公司机密的人。”保安队长捂着眼睛嗷嗷叫着,同时愤怒的对着旁边的一众保安吼道。

    可是当保安走出来的时候,赵纯生早已不见踪迹。

    “队长,那个人不见了。”

    “报警,赶紧报警,我们记得他的样子,我兄弟在局里做事,我不把他送去吃牢饭我就不叫马三胖。”保安队长捂着眼睛,咬牙切齿的吼叫道。

    赵纯生却不是跑了,而是迷路了,他一出门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就走,然后落了个迷路的下场。

    “美女,请问人事部怎么走?”赵纯生看到前方,有一个穿着四海集团定制的标准职业套装,二十出头的美女说道。

    这四海集团真的是到处都是美女,虽然没有柳溪画那般纯洁宛若仙子般,但也有很多人间至美,眼前这位便是一个面容清秀,身材不差的美女。

    “你要找人事部?”那美女问道。

    It was a rosy room, hung with one of the new English chintzes, which also covered the deep sofa, and the bed with its rose-lined pillow-covers. The carpet was cherry red, the toilet-table ruffled and looped like a ball-dress. Ah, how she and Susan had ripped and sewn and hammered, and pieced together old scraps of lace and ribbon and muslin, in the making of that airy monument! For weeks after she had done over the room her husband never came into it without saying: “I can’t think how you managed to squeeze all this loveliness out of that last cheque of your stepmoth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