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修仙文学
    《傲娇大佬非要以身相许》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 方宁顾霆舟小说全文

    《傲娇大佬非要以身相许》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 方宁顾霆舟小说全文

    傲娇大佬非要以身相许
    爆红女频小说《傲娇大佬非要以身相许》中的主角是方宁顾霆舟,这是一本现代言情虐心类小说,小编为您精心整理了精彩的故事剧情:的父女关系。最终,将父亲气的病死在了医院中,她再也孤立无亲。如今,她终于避开了求婚这个节点,没有将父亲气的住院。她既是愧疚又心疼,数年的委屈在这一刻爆发,牢牢的抱住这世上真正对自己好的人。“对不起 ......
    作者:诶呦喂 更新时间:2022-09-23 09:41:18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傲娇大佬非要以身相许》全文免费阅读

    第4章

    方宁被孟鹤派人送回了方家,一进门,便看见父亲板着脸坐在沙发上,一旁还站着早就回来的郑娇娇,看样子没少说她的坏话。

    方唐镜推了推脸上的眼镜,刚想发火痛斥女儿今晚太过肆意妄为,哪知下一刻,她便一下子飞扑进了他的怀中。

    随即,哽咽着哭了起来。

    方宁紧紧的抱着父亲。

    母亲去世的早,她与父亲相依为命。

    父亲最宠她,直到郑娇娇借着表亲的名义住进来,却和乔枫一步步离间了她的父女关系。最终,将父亲气的病死在了医院中,她再也孤立无亲。

    如今,她终于避开了求婚这个节点,没有将父亲气的住院。

    她既是愧疚又心疼,数年的委屈在这一刻爆发,牢牢的抱住这世上真正对自己好的人。

    “对不起爸爸,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我鬼迷心窍,害了方家,我再也不会轻信旁人,一定会将方氏发扬光大的。”方宁越说,哭得越厉害,一个劲检讨自己的过错,小小的肩膀在父亲怀里抖个不停。

    方唐镜惊得呆坐在沙发上。

    这几年,他这个女儿愈发叛逆。

    他说一句,这丫头恨不得顶撞十句,别说是认错,就是叫声爸爸都很少。

    今日这是怎么了?她只不过偷偷去了宴会而已,也不是什么大错,怎么哭的这么委屈,还扯到将方氏发扬光大上面了?

    他这个做父亲的,光是听到这等哭声就心软了,哪里还能责怪她,赶忙手忙脚乱的哄着:“好了好了,都是大姑娘了,不是什么大事,爸爸也没有说怪你,不哭了昂。”

    郑娇娇也呆了,她一回来,就添油加醋的说拦不住表姐去宴会,还说表姐被孟叔叔留下,肯定是做错了什么事情挨训,将方唐镜气得连吃了两颗降压药。

    还以为会爆发什么激烈的争执,结果这方宁今天是吓傻了吗!竟然主动认错了!

    “爸爸,我以后听话,不任性,不出去乱花钱,明天我就准时去公司上班,”方宁哭的稀里哗啦,抱着父亲的胳膊不撒手,“再也不让您生气了。”

    方唐镜觉得女儿真是一夜之间长大了,拍着她的后背,给她顺顺气:“爸爸现在还身强体壮,你想玩就多出去玩,不要紧,喜欢什么就买。我姑娘高兴最重要了,好孩子,不哭了。”

    方宁哽咽着抬起头,一眼正对上郑娇娇,瞬间眉头就蹙起来,似乎不满她没有眼力劲:他们父女两个说话,她杵在这里做什么?

    “姐姐,你别哭了,叔叔已经原谅你了,”郑娇娇讪讪的笑着,从兜里掏出一个戒指盒,“这是枫哥哥走的着急,让我将这个转交给你的,说是刚刚没来得及给你。”

    一听到乔枫两个字,方唐镜的脸色瞬间又沉下来。

    自己的女儿,总和这种不学无术的纨绔混在一起,他怎么能放心!

    “给我的?”方宁心知肚明里面是个钻戒,却还是伸手接过来,一打开,看到里面的东西后,不由佯装诧异。

    “爸爸你看,乔枫这个人多大方!我们不过是普通朋友,他还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这钻石真大啊~”

    “这么小的东西他也拿得出手?真不知老孟一个月给他几百万,他都花在哪里了,”方唐镜很满意女儿那句普通朋友,一把将盒子夺过来,仍还给郑娇娇,“去去去,还给他,这么小的东西,戴着我都怕扎了宁宁的手。”

    郑娇娇碰了一鼻子灰,当下连假笑都装不下去,尴尬的拿着钻戒盒回了房间。

    方宁和父亲又说了好一阵知心话,直到深夜,才回了房。

    方唐镜去到书房,拿起今日医生开的病例,上面赫然写的是心衰。

    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这件事,他还不想让别人知道,只是将病例锁了起来,暂时先瞒着,能瞒多久算多久......

    他给孟鹤打去了电话,详细询问了今晚发生的事。

    “这么说,娇娇说的也不属实,”方唐镜稍作沉思,“宁宁给出的这个办法,倒是有几分可行。”

    “你啊,”电话那边传来孟鹤的叹气声,想起方宁那冰冷的目光,不由打了个冷颤,“终究是不了解这个孩子。”

    刚刚,他已经按照方家丫头的说法放了火,如今家中一片狼藉,虽然扑灭了,却狼狈不堪自顾不暇,但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最好的办法。

    “我自己的女儿,我不了解,难道你了解吗!”方唐镜冷哼一声,挂掉电话,目光扫过门缝,寒声呵道,“谁在门口?”

    “叔叔,我给您熬了点宁神的汤。”郑娇娇端着汤碗走进来,面上是乖巧温柔。

    “娇娇有心了,”方唐镜接过,却没喝,而是放到了桌上,“我刚刚给老孟打了电话,他和你说的有些出入......”

    他话还没说完,郑娇娇便直勾勾的跪在了面前,梨花带雨的泪水瞬间落下。

    若是往常,方唐镜早就慌了神,不忍心责怪。

    但今晚,他被女儿哭了大半个晚上,心都哭麻了,再看到郑娇娇哭着跪下来,倒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叔叔,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怕姐姐那么优秀,您会越来越不喜欢我。我从小就在县城里长大,受尽冷眼,努力好好学习才来到您身边,姐姐还说要赶我走。”

    她哭的肝肠寸断,可怜的样子活像个小白兔,“叔叔,娇娇只想留在您身边照顾您,不然实在放心不下,哪怕是伺候着您养好身子再赶我走,我也无怨无悔。”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方唐镜也不好斥责她的一片孝心,叹了口气,上前将其扶起来,“这件事以后都不要再提了,宁宁最近成长不少,你懂事听话,更要在一旁帮助她,等我将公司安排好,会给你找个合适的职务。”

    郑娇娇乖巧的点点头,心中的小算盘却打的啪啪作响。

    方氏秘书长的职位可一直空缺,那个位置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她可是瞅准很久了,谁也别想抢走!

    这边看着方唐镜将宁神汤喝下去,她才退出来,刚回到卧室门前,却发现方宁的卧室开着门,电脑还在亮着,屋内却没有人。

    她小声的叫了两句姐姐,见没人回答,便大着胆子进了卧室。

    哪知手刚放在鼠标上滑动了两下,身后便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

    “郑娇娇,谁让你进来的!”

    方宁手中端着杯子,冷眼落在她的身上。

    没开灯的屋内加上寂静的夜晚,瞬时让郑娇娇遍体生寒。

    Though Bushman myth is only known to us in its outlines, and is apparently gifted with even more than the due quantity of incoherence, it is perhaps plain that animals are the chief figures in this African lore, and that these Bushmen gods, if ever further developed, will retain many traces of their animal ance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