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现实文学
    司免傻娃小说(言情) 司免嫁给傻孙儿全文阅读

    司免傻娃小说(言情) 司免嫁给傻孙儿全文阅读

    司免嫁给傻孙儿
    《司免傻娃》是柳笑笑创作的小说,主要讲述了司免傻娃两个人之间缠绵缱绻的故事。这里有(全章节)《司免傻娃》小说在线阅读:群里议论纷纷,有人说付医生的女儿前一天生怪病去世了!“宁爷爷……”我瞧宁爷爷转身往镇子另一边走。“去青云观!”从前外婆不让我入观,问其缘由,她也不多说,想来是姜古门与道家奉的尊神不同吧?这青云观就......
    作者:柳笑笑 更新时间:2022-09-23 09:46:55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司免嫁给傻孙儿》全文免费阅读

    我从人群里钻出来,宁爷爷问我:“是我们要找的人?”

    我点点头。

    那花钱让人贩子卖我的付医生,也是当年亲自为我接生之人,葬身在了一辆大货车车轮下。

    “我开得好好的,她突然冲了出来,是她想死,不关我事……”倒霉的货车司机不停地解释着,人群里议论纷纷,有人说付医生的女儿前一天生怪病去世了!

    “宁爷爷……”我瞧宁爷爷转身往镇子另一边走。

    “去青云观!”

    从前外婆不让我入观,问其缘由,她也不多说,想来是姜古门与道家奉的尊神不同吧?

    这青云观就在镇边云山腰上,是座三百年的老观了,据说当年日军打到黄岩镇之前,所到之处的民房无一幸免,但到了黄岩镇却怎么也找不到路,所以黄岩镇就此逃过了一劫;后来就有坊间传说,是青云观当时的观主沧海在镇外布了迷魂阵,迷惑了日军的眼睛。

    自那以后,这座小镇偏观享有盛名,不少道学爱好者慕名前来观道,从他们观里请的太清相格外灵便可说明此观名不虚传。

    如今青云观观主道号玄青,是沧海的关门弟子,此人一心修道,极少露面。

    宁爷爷带着我和傻娃才刚到山门前,便见一白发老道迎面而来,那老道瘦骨嶙峋,年纪恐怕最少也有九十好几了,但步伐十分轻盈,一看就是修行极好的道者。

    “玄青观主!”观中年轻小道士语气有些吃惊,似没想到他们的观主今日会出山,忙上前跟随,他们很快就到了我们面前。

    玄青见我们老少三人,目光扫过宁爷爷与我以后,视线落到最后的傻娃身上,微微一笑,目中满是尊敬。

    我们拜访此观,玄青观主这般相迎,应是与宁爷爷是旧相识,但他的注意力几乎全在傻娃身上,就连我这个被乡里传得邪乎至极的厄童子也被他忽略了!

    “前些日子玄青正在闭关,今早提前出关见祥云东升,便知有贵客临观,有失远迎了!”

    宁爷爷没有太多客套话,玄青便领着我们三人往观里走,后面跟着观中众小道。

    进殿以后,宁爷爷特意遣我去正殿拜三清,他与玄青观主带着傻娃去了后面偏殿。

    我仔细的拜完三清以后,便去偏殿寻他们,人到殿门外时,听到里面传来他们谈话的声音。

    宁爷爷说:“他们只以为她是厄童子,并未发现其他。”

    玄青观主道:“甚好,弟子等了三十年,有生之年还能……”

    “司免?进来吧!”宁爷爷发现我来了,打断了玄青观主的话。

    我笑着迈步进去,见玄青观主从地上站了起来,这偏殿没有供神位,他的面前站的是宁爷爷与傻娃,可我看他似乎在殿中行了道家大礼,我心头很是疑惑;且玄青观主的师父不是沧海道长吗?他为何要对宁爷爷自称“弟子”?

    到了跟前,玄青才正式打量我,随后他为我外婆起了一卦。

    “人还活着,但……”玄青观着卦象,未解完整,但得知外婆还活着,我已是喜出望外了!

    宁爷爷提议:“玄青,看来还得你与我走一趟了!”

    时不待人,宁爷爷让我和傻娃留在观里,他与玄青道长出观去寻我外婆下落,没交代几时归,只嘱咐我们不要乱跑。

    他们走后,我闲来无事,便去书殿内观摩,这青云观的书殿中藏有不少道家古籍,我兴致勃勃地翻阅着,傻娃便趴在一旁的蒲团上睡了过去,他很爱睡觉,好像在哪儿都能睡着。

    我没想到我还能在一堆道家书籍中,找到一本志怪小说,小说内容是明末时期,一个叫纯阳的道长四处降妖除魔的故事,小说的最后还有一张纯阳道长的画像,我定眼一看,惊得嘴都合不拢,这纯阳道长长的模样,竟与那日外婆交给我的神像一模一样!

    我忙叫来旁边整理书籍的小道士问:“这纯阳道长可真有其人?”

    小道一听,也来了兴致,他说:“我自小就在观里长大,师父让我看书殿,我最喜欢的就是这本纯阳传,都快被我翻烂了,纯阳自然是真有其人,明朝时候道家第一天师,在他的时代无人能敌,只不过以他的天资早该修出内丹为仙,但后世却未能听说他尸解成仙的记载,可惜可惜!”

    No one listened. My cousin Kate, who always imitated Aunt Sabina, was pinching my arm in an agony of mirth. “Look at them scuttling! The parlours must be full of smoke. Oh, but this one is still funnier; the one with the tall feather in her hair! Granny, did you wear feathers in your hair in the daytime? Oh, don’t ask me to believe it! And the one with the diamond necklace! And all the gentlemen in white ties! Did Grandpapa wear a white tie at two o’clock in the afternoon?” Nothing was sacred to Kate, and she feigned not to notice Grandmamma’s mild frown of reprov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