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总裁文学
    (风长七)小说名字叫什么

    (风长七)小说名字叫什么

    云霄浩天
    给大家推荐一部名字叫做《云霄浩天》的小说作品,其中小说主角为风长七。精彩章节试读:早晨。一栋独立的二层小阁楼内,盘膝坐在床上的风长七缓缓睁开了眼睛,漆黑的眸子中有一道微不可查的异样豪光一闪而过。十四岁少年特有的青涩稚嫩脸庞上,有淡淡的倦容,昨夜一夜没睡,神色困乏是在所难免的,闭着眼睛,风长七微微感应了一下身体内的经脉和气海,完全的破碎,一副惨不忍睹景象,顿时浮现在脑海中,见到如此......
    作者:煮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48:08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云霄浩天》精彩节选

    每个月底延城学院都会休假一天,除了那些离家远的学员选择待在学院继续修炼,延城本地的很多学员都风风火火地跑回了家,毕竟是十几岁的孩子,修炼艰苦,他们也需要回家去温暖一下,同父母吃个饭,聊聊自己的长进。

    风长七和桃夭夭两家相近,两人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两小无猜,很是亲密。

    不过这一次回家,略有不同,风长七走在熟悉的街道上,面对众人惊异,惋惜,摇头叹息,甚至有的人还在幸灾乐祸的各种表情,风长七脸色平静,离开学院的时候,斋苍院长就找风长七谈话了,内容自然是关于他的身体,以及他以后不能修炼等等话语。

    如今看来,不仅是学院里面的人,就连延城的居民也知道了,他风长七从天才变成了废柴。

    虽然知道你目前的情况很糟糕,但我还是希望你有一天去参加国都的百城联赛,记住,真正的强者不是以武力的强弱来判断,而是以坚毅的心志来断定。

    风长七,我相信你,即便身体气海被毁,你也一样可以走出自己的强者之路。

    想起斋苍院长的话,风长七不觉握紧了拳头。

    桃夭夭精致的小脸上有几分担忧,街坊邻居的议论,她都听到了,可是她满心有想说的话对风长七说,可是一抬头,看到风长七木然的表情,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

    唉,要是我知道什么能帮助七哥哥就好了,可是我现什么也做不了,又如何能帮助七哥哥呢。

    桃夭夭撅着红润可爱的小嘴,一脸苦恼地歪着小脑袋,很努力的想啊想,可是最终桃夭夭发现自己什办法都没想出来。

    沉闷的气氛就这样一直持续。

    直到风长七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看着面前如青莲纤尘不染的轻灵少女,风长七苦涩地笑了笑,揉了揉桃夭夭乌黑的青丝,柔声道:我到家了,你也回去吧,别让你爹等的担心。

    桃夭夭乖巧地站在那里,低着小脑袋,葱白玉指的纤纤小手,不停的捻着自己青色的衣角,似乎欲言又止,最后桃夭夭抬起头,明亮的大眼睛中,满是认真的神色,不管别人怎么说,我相信七哥哥,一定能够成为很强很强的强者,那时候七哥哥一定要带着夭夭,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听说在遥远的东海,有美丽的海湾,还有唱歌很好听,长的很漂亮的美人鱼,夭夭一直都很想去看呢。

    风长七望着少女小脸上认真的神色,微笑道:好,七哥哥答应你,等我哪一天成为盖世强者,一定带你去东海看美人鱼。

    耶。

    少女一声欢呼,高兴地跳了起来,极度兴奋的桃夭夭猛地凑到风长七面前,在后者目瞪口呆的表情中,红润的小嘴印在了风长七的脸上。

    风长七瞬间呆住了,感受到脸颊上那温柔的,湿湿的,暖暖的香甜,风长七的小脸腾地变得通红起来。

    桃夭夭终于意识到自己刚才高兴过度后做了什么,如此大胆的行径,或许只有在梦里桃夭夭才会有勇气做出来,可是现在,自己居然在七哥哥家门口,亲吻了他。

    那可是自己的第一次,桃夭夭想到自己一个女孩在在大庭广众之下,居然干出这种事情,顿时脸红如炭,火烧云一样的绯红一路蔓延,甚至连耳尖,锁骨都变得有些绯红。

    桃夭夭感受到脸上那炽热的温度,再也不敢久待,像个受惊吓的小鹿,慌慌张张地跑进了夜色中。

    这丫头。

    风长七望着桃夭夭逃也似的背影,摸着自己的脸颊,笑道。

    那里,似乎还有温香残留。

    风长七其实是个孤儿,八岁的时候他流落到延城,被一户朴实的家庭收养,关于八岁之前的记忆,他什么也记不得。

    虽然是被收养,风长七却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和母亲的爱,当然还有大哥的保护,大哥陆行健今年已经二十岁了,从了军,现在是延城镇关军一名负责侦查情报的斥候骑兵。

    母亲很是温和,因为没有父亲,所以对风长七格外的喜欢,只是这两年风长七去来了延城学院,虽然离家不远,却因为修炼刻苦,基本上一个月才回来一次,母亲多少有些抱怨,说一家子三口,自己整天过的像是一个孤寡老人一般。

    母亲,我回来了。

    风长七走进小小的院落,喊了一声。

    东厢房传来母亲温和的声音:小七回来了,赶紧进屋,母亲正给你包饺子呢,是你最喜欢吃的猪肉大葱馅的。

    风长七走进屋子,穿过正厅,来到了自己和大哥的房间,陆家经济条件并不好,没有那么多的房间,是以风长七和大哥住一个房间,后来大哥住了军营,这房间就留给了风长七一个人,一个月没回来,房间还是那样,整洁干净,看来母亲经常打扫,为的就是月底风长七回来,可以舒舒服服地睡一个安稳觉。

    晚饭偌大的桌子旁,只有风长七娘两吃饭,面容慈祥,却并怎么显老的母亲不停的给风长七夹饺子,多吃点,你正长身体呢。

    满脸满足笑容的风长七嘴里塞着饺子,呼啦着嘴说:母亲,我吃着呢。

    小七,你年龄也不小了,是时候成家立业了,年底我同你大哥商量下,咱去桃家给你提亲,把夭夭那姑娘取回来给你做媳妇,你看怎么样?正夹起一个饺子,但没有往在自己嘴里送的母亲,忽然开口道。

    咳咳风长七一阵狂咳,差点被嘴里的饺子噎住,忙拍自己的胸口,过了半天才缓过来,母亲,我才十五岁哎,大哥都二十了还没结婚呢,我着什么急啊。

    这个你不懂,你大哥是军人,结婚肯定要晚一些,你就不一样了,桃家家大业大,整个延城一半的生意,几乎都是桃家的,这么大家族的千金小姐,你不尽早娶回家,等着让别人捷足先登啊。

    母亲目光柔和地看着风长七,她的脸上有不可掩饰的担忧,那是对自己儿子未来的担忧。

    闻言风长七沉默了,看来自己的事情母亲也知道了,不过她怕问了话让风长七难受,没有直接说出来,自己是天才的时候,虽然陆家穷,可有着逆天修炼天赋的风长七在,陆家就是延城最有前途的一家,说是以后称霸落雪国,那都不是不可能。

    有了这样的前途,风长七和桃夭夭在一起,几乎是门当户对,板上钉钉的事情,更何况两人青梅竹马,两情相悦。

    可是如今,伴随着天才光环的失去,风长七成了废柴的事情,让所有的一切都变了样。

    风长七和桃夭夭一起回来的时候,已经感觉到了那丫头的不安,估计此刻她在家里也正面临风长七不想看到的局面。

    母亲,你放心,我喜欢夭夭,所以无论如何,我也会把她娶回家,让她以后孝敬您,不过不是现在。

    说到这里,风长七心里似乎下了某种决定,我会娶夭夭,会光明正大地让所有人都知道,我风长七是绝对有资格娶她的。

    少年的话语,掷地有声,如同誓言。

    那,好吧,母亲相信你,小七你从来没让我们失望过,来再吃几个饺子。

    母亲微微苦笑,但最终她依然选择相信自己的儿子。

    好。

    转天早晨,风长七早早地起了床,在母亲的强烈要求下吃了早饭,然后有点着急地去了集市,昨晚和桃夭夭约定好的,要一起去集市买东西,所以他不能迟到。

    延城的集市规模不小,因为刚开市的原因,偌大的集市只有闲散的几个行人,依旧带着些许睡意的风长七随意转悠着,不经意间走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正想要转回头去,忽然被一个模样奇怪的人吸引住了目光。

    说这个人奇怪,是因为他穿着名贵的朱红色衣服,荡漾着淡淡的青光,很显然是一件价值不菲的衣衫被加持某种东西,佩戴着同样散发青光的玉佩,还有各种各样的装饰,一看这一身富贵奢华的装扮,怎么看都是富贵公子哥。

    可是他却随意地坐在地上,在集市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身边一个木牌上面写着两个字:卖剑。

    好奇心被勾起的风长七这才注意到富贵公子哥的身边还放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剑,要不是剑身上未被铁锈覆盖的地方散发出寒光,风长七差点把它看成了一把烂木板。

    这把剑多少钱。

    风长七随口一问。

    富贵公子哥头都没抬,一颗中品灵石。

    闻言风长七吃了一惊,就这破剑居然要一颗中品灵石,要知道一颗中品灵石可以换取一百颗下品灵石,一颗下品灵石可以换取一百金币,换句话说就是一颗中品灵石等同于一万金币,这破剑居然要一万金币,想钱想疯了吧。

    包括武器在内的各种器具都分为四大类:凡,灵,宝,圣。

    每一类各分上中下三等,风长七曾经在国都见过灵品的下等武器也才不过一万多金币,这锈迹斑斑的铁剑,一看就不怎么样,估计最多也就是凡品中等。

    这剑是凡品中等吧?富贵公子哥依旧没有抬头,你错了,是凡品下等。

    下等?凡品?这是最低的等级,再低就是隔壁那个卖肉大汉用来砍猪头的菜刀了。

    一件仅仅是凡品下等的武器,一般的市场价也就十几金币,最多都不会超过五十,而且看着破剑锈迹斑斑的卖相,风长七感觉最多值五个金币。

    所以风长七伸出五个手指,五个金币我要了。

    富贵公子哥终于抬起了头,苍白的脸如纸一般白,黑色的唇如墨一般黑,只有双眼还算看着正常,明亮而又如同能摄人心魄一般。

    风长七只看了一眼,心里竟然咯噔了一下,脑海中的思绪似乎都没打断了,不知道在想什么?不卖。

    富贵公子哥摇头。

    你多少肯卖?风长七忽然来了劲。

    一万金币。

    富贵公子哥面无表情地说道,样子看起来似乎很认真。

    要是以往,风长七估计要哈哈大笑说:这位兄台你的笑话讲的不错。

    可是面对富贵公子苍白的脸,散发出异样光芒的双眼,风长七实在笑不出来。

    就此离开,风长七不甘心,也不知怎地,他忽然觉得眼前的这把破剑,虽然看起来锈迹斑斑,外相不怎么好看,可是隐隐约约地风长七有一种感觉,这把破铁剑不简单。

    这把剑可有名字?风长七下定决心问最后一个问题。

    寒铁剑。

    富贵公子哥一字一顿地说。

    风长七心头一震,好像有什么人在他脑海里喊,寒铁剑是宝贝,一定要买下来。

    一个散发着浓郁青光的灵石出现在风长七的手里,这是去年国都考核修炼协会给发的奖励品,风长七一直没舍得用,本来打算用作给桃夭夭做定亲的聘礼,可是昨晚母亲的一番话,让风长七心里有了另外的打算。

    一颗中品灵石,这剑我要了。

    风长七有些肉疼地把手中的灵石丢了过去,伸手一把拿住了地上的寒铁剑,起身离开。

    你的眼光很好,年轻人。

    后面传来富贵公子哥的声音。

    风长七头也不回,他怕自己一回头看见富贵公子哥一脸得意的笑脸会后悔自己刚才一时的冲动,一万金币买了一把破剑,这也太败家了,即便是赵有人都不会这么干。

    心里这样想着,嘴里却嘟囔:你也不比我大多少啊。

    富贵公子哥微微一笑,看着风长七越走越远的背影,轻声呢喃道:你也觉醒了,好戏终于开始了。

    说完,他坐在墙角的身体竟然慢慢变成了黑色,瞬间化成了一团墨水,消失在墙壁上,好在这里地方比较偏僻,并无人过往,自然也没看到风长七买剑和富贵公子哥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