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总裁文学
    《苏月汐颜如玉司空靖抖音》完整(全文在线阅读)【大结局】

    《苏月汐颜如玉司空靖抖音》完整(全文在线阅读)【大结局】

    兽血沸腾
    苏月汐颜如玉司空靖小说在哪看啊?兽血沸腾小说全集在线阅读这里有。兽血沸腾讲述了为什么?”司空靖见过太多太多的第一次杀人,这不仅需要勇气,还有莫大的决心啊。而苏月汐竟然因为自己,就动手了。苏月汐抬起眼皮,认真说道:“因为你的是我丈夫,也因为我是苏家的女儿。”“我哪怕犯了再大的......
    作者:夏日易冷 更新时间:2022-09-23 09:52:33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兽血沸腾》全文免费阅读

    “现在逗姨死了,就死无对证,一会到苏家执法堂你千万不要再像刚刚那样,承认逗姨是你砍的手脚,更不要承认是你杀掉她的。”

    “一切都是我干的,明白吗?”

    苏月汐神色郑重,目光坚定地看着司空靖。

    而司空靖则瞪大着眼睛,呐呐着问:“你杀了这个悍妇,是为了我而灭她的口?”

    他原以为,苏月汐杀人只是因为痛恨悍妇之前的欺辱,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自己,是怕自己受到苏家执法堂的责难?

    “嗯。”苏月汐点头承认了。

    “为什么?”

    司空靖见过太多太多的第一次杀人,这不仅需要勇气,还有莫大的决心啊。

    而苏月汐竟然因为自己,就动手了。

    苏月汐抬起眼皮,认真说道:“因为你的是我丈夫,也因为我是苏家的女儿。”

    “我哪怕犯了再大的错,他们也不会要我的命,但你不一样,你是个被流放的罪犯,苏家上上下下都恨不得你马上就死。”

    司空靖闻言再问:“即便不会要了你的命,但也会受重罚的。”

    苏家都可以无情地让她住在这种恶臭的地方了,都可以任由家奴打骂了。

    杀了人苏月汐,怎么可能好过?

    面纱下的苏月汐,纯真地笑道:“那也比你死了的好啊。”

    说完,苏月汐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拉起司空靖道:“你先跟我来……”

    也不管司空靖是否答应,就拉着他往茅屋后跑了过去。

    后面是苏家的养猪场,再后面则是小山林。

    小跑着绕过养猪场,苏月汐拉着司空靖来到山林中一处隐秘的洞穴,才气喘道:“你先在这里藏着,千万不要出来知道吗?等我回来。”

    司空靖又呆住了,问道:“为什么?”

    “我怕执法堂的人借此机会先打你,总之千万不要出来就是了。”苏月汐说到这里,就听远处茅屋的方向传来声声怒喝,正是苏芸带着执法堂的人来了。

    “我得马上去了,不然他们肯定会找过来,记住躲好啊。”

    说完,苏月汐小跑着回去了,消失在司空靖空洞洞的视线中。

    直至见不到苏月汐后,司空靖才缓缓收回了目光,他堂堂七尺男儿,曾经的无敌神将在这一刻竟眼眶通红,唇间颤动。

    如果说九公主颜如玉是无情的极端,那苏月汐,就是这个世上最温暖的阳光。

    “十九年来,这是我司空靖感觉真正还活着。”司空靖深深吸了口气,又眺望着茅屋的方向,说道:“但我又岂能让我的妻子,为我而受苦?”

    此话,斩钉截铁!

    说完他便一步步追着苏月汐的方向迈去,体内的斩帝破狱诀真气,不断运转!

    苏家执法堂,森然肃杀。

    身为云野城的四大家族,苏家上上下下的成员足有数千人,执法堂便是苏家审问和惩罚家中人的地方,在苏家中人人畏惧。

    These were published, or at least collected and written down, by Francisco de Avila, a Spanish priest, about 1608. He remarks that “these traditions are deeply rooted in the hearts of the people of this province”.33 These traditions refer to certain prehistoric works of engineering or accidents of soil, whereby the country was drained. The Huarochiri explained them by a series of m?rchen about Huthiacuri, Pariaca (culture-heroes), and about friendly animals which aided them in the familiar way. In the same manner exactly the people of the Marais of Poitou have to account for the drainage of the country, a work of the twelfth centu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