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悬疑文学
    南初念时北望小说 《快穿病娇反派为我神魂颠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南初念时北望小说 《快穿病娇反派为我神魂颠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快穿病娇反派为我神魂颠倒
    《快穿病娇反派为我神魂颠倒》是一本正在网络上火爆阅读中的短篇虐恋小说,这本书是精品小说作家“花妖祖宗”的经典作品之一,小说以南初念时北望作为男女主人公,展开他们爱恨情仇,精彩节选:掌,看着又舒坦又过瘾,同样,南初念也是同样的感受。兔宝宝。[本兔宝宝来了。]我怎么看着有点奇怪,南梓琛好像是有一点崩人设了,我的攻略还不至于让他发生这么大的转变吧。本兔宝宝知道,但是本兔宝宝不说。......
    作者:花妖祖宗 更新时间:2022-09-23 09:52:45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快穿病娇反派为我神魂颠倒》全文免费阅读

    南初念就在走廊看着他们三人你打我骂,甚是热闹。

    这边,南宴笙端着一盘瓜子坚果让她边看边吃,这样才不会无聊。

    虽然不知道他们在吵什么,但是看着挺带劲的。

    尤其是四弟打了南媛儿那一巴掌,看着又舒坦又过瘾,同样,南初念也是同样的感受。

    兔宝宝。

    [本兔宝宝来了。]

    我怎么看着有点奇怪,南梓琛好像是有一点崩人设了,我的攻略还不至于让他发生这么大的转变吧。

    本兔宝宝知道,但是本兔宝宝不说。

    [不知道,那肯定是宿主的攻略,起了一个很大的作用,你不是说他容易心软吗,心软的人就是容易这样。]毫不犹豫的给了南媛儿一巴掌,你告诉我心软的人容易这样?你骗傻子的吧。

    [积分正在回升,宿主管那么多干什么,享受快乐才是最重要的。]南初念看了一眼旁边的蓝色屏幕,还真的升了,好感这一下子又增加了五十积分。

    这积分涨的让人惊讶!

    加上之前的积分已经有一百二十积分了。

    短短时间内有这么高的积分,已经很厉害了。

    南初念默默的佩服自己,感觉又有动力了。

    兔宝宝松了口气。

    它也奇怪,怎么南梓琛也跟着重生了呢?

    它立马汇报到系统总局,两分钟之后,系统总局给出答案。

    系统bug

    兔宝宝就无语。

    该不会这几个哥哥都会接连重生吧!

    不管了。

    只要宿主能完成任务,管他几个哥哥重生呢。

    南宴笙慢慢意识到了不对。

    南梓琛该不会也重生了吧。

    南景棠和南少煜带着南媛儿走了。

    脸都被打变形了,应该是被送去医院了。

    南梓琛也转回了别墅。

    此刻,他现在南初念面前,双目含泪,眼睛里充满了无尽的懊悔,痛苦,愧疚,即便如此,也不足以证明他的心思多么沉重难受,还有一丝见到妹妹的欣喜若狂。

    这一刻,南宴笙确定了,南梓琛重生了!

    南宴笙震撼!

    四弟,居然也重生了!

    初初,四哥回来了。

    南初念点头,我知道啊。

    没有跟他们一起走,证明她的攻略还是有用的。

    初初南梓琛一句话后,掉了眼泪,完全控制不住见到妹妹的喜悦。他哽咽的说不出话,好似有尖利的石头堵住了他的喉咙,哽在那里痛苦难受,我对对不起。

    他终于完整的说出来!

    哪怕,已经晚了!

    南初念只好配合着他,四哥,没事的,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

    两人说的不在一个话题,却深深感动了对方。

    但只有南初念是装的。

    南梓琛的感动,愧疚,懊悔,对她来说,是一种侮辱。

    初初,你放心,从这一刻开始,四哥会拼了命的保护你的,再也不会心疼什么南媛儿。

    Once more, the Indian theory has to account for the presence of tales in Africa and America among populations which are not known to have had any contact with India at all. Where such examples are urged, it is usual to say that the stories either do not really resemble our m?rchen, or are quite recent importations by Europeans, Dutch, French, English and others.31 Here we are on ground where proof is difficult, if not impossible. Assuredly French influence declares itself in certain narratives collected from the native tribes of North America. On the other hand, when the m?rchen is interwoven with the national traditions and poetry of a remote people, and with the myths by which they account to themselves for the natural features of their own country, the hypothesis of recent borrowing from Europeans appears insufficient. A striking example is the song of Siati (a form of the Jason myth) among the people of Samoa.32 Even more remarkable is the presence of a crowd of familiar m?rchen in the national traditions of the Huarochiri, a pre-Inca civilised race of Southern Pe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