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言情文学
    青春小说《661245》主角简姝傅时凛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青春小说《661245》主角简姝傅时凛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661245
    《661245》是一本不可多得的优质小说,该小说主要描写了简姝傅时凛之间的故事,这本小说是由金牌网络作家糊涂蛋精心执笔,文章感情细腻、情节流畅,是非常值得观看的,小说故事情节是:在空气中嗅到了奇怪的味道。面色一沉,傅时凛转身冲进了厨房。只见厨房的燃气灶上的砂锅正往外冒着泡沫,砂锅下面的火焰已经被浇熄,只有燃气在呲呲的响。傅时凛快速关闭燃气阀门,转身将厨房和客厅的窗户全部敞......
    作者:糊涂蛋 更新时间:2022-09-23 10:35:38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661245》全文免费阅读

    第1章

    简姝在手机记事本里输入完最后一个字,大门的指纹锁就传来了开锁声。

    是傅时凛回来了。

    简姝赶紧放下手机,从卧室出来。

    傅时凛连看都没看她一眼,语气淡淡:不是让你把我的指纹删掉么。

    简姝听懂了他话外的意思,删掉他的指纹,不用再指望他会回来。

    我忘了,一会就删。

    傅时凛无心和她纠结她到底是忘了还是故意不删。

    他径直往自己以前住过的房间走去,却忽然在空气中嗅到了奇怪的味道。

    面色一沉,傅时凛转身冲进了厨房。

    只见厨房的燃气灶上的砂锅正往外冒着泡沫,砂锅下面的火焰已经被浇熄,只有燃气在呲呲的响。

    傅时凛快速关闭燃气阀门,转身将厨房和客厅的窗户全部敞开。

    简姝跟在他后面,起初有些不明所以,进了厨房才发现,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燃气味。

    稍有不慎,可能就会闹出人命。

    傅时凛推开最后一扇窗,回头怒视她:简姝,你要是不想活了就偷偷找个地方自我了断,别特意赶在我来的时候耍这些手段!

    简姝这才想起来,她给傅时凛煨了汤,却忘了看着燃气。

    简姝绞着手里的抹布,缓缓低下了头。

    我不是故意的,我忘了

    装的可真像!

    傅时凛早已将她看穿,没有耐心再听她的解释。

    他凉凉的收回视线,直接越过她走到一个书架前找东西。

    简姝不愿和他争吵,只能默默的注视他。

    傅时凛的身形挺拔,一伸手就触到了书架最顶层的丝绒盒子。

    那盒子里面,装着傅奶奶留给她的翡翠镯子。

    一对成色极好的镯子,是成双成对的寓意。

    也是傅家世代传给媳妇的传家宝。

    他拿着盒子就要走,简姝上前:这镯子,是我的东西,你不能拿走。

    傅时凛冰冷的语气里夹杂着讽刺:这是奶奶留给孙媳妇的,你的东西?你配么?

    被他这样讽刺,她的心里是一片凄凉的难堪,她却还是坚持道:

    不管怎样,我是傅家的孙媳,这镯子也是奶奶亲自传给我的,你不能

    傅时凛扫了她一眼,冷笑:又开始装傻是吧!

    装傻?

    简姝不明白,她没有装傻。

    傅时凛可以不爱她,也可以讽刺贬低她,但是他们是夫妻,她是傅家上下承认的孙媳妇。

    这是谁都不可否认的事实。

    傅时凛没心情和简姝浪费时间,朝玄关走去。

    拿走这最后一件东西,这个地方他就再也不会踏足。

    这个女人,这辈子也不会再见。

    外面下起了大雨,简姝无心和他争吵,赶紧拉住他的袖子。

    下雨天坐车不安全,还是等雨停了

    傅时凛的父母就是在雨天出了车祸,所以他最不喜欢下雨天坐车。

    简姝担心着他,他却一把打开她的手,冷声低喝:不用!

    在她的注视下,他甚至直接将她碰过的外套脱下来,干脆的甩在了她面前地上。

    房门在简姝面前砰的一声摔上。

    震得她想去追他的动作都颤了颤。

    原来与她共处一室,竟然比雨天坐车更让他难以忍受。

    她回过神,赶紧转身进了厨房,将汤盛到保温盒里,匆匆忙忙的下楼去追。

    雨太大了,她一出去就被淋透,终于在小区门口拦到了那辆纯黑色的宾利。

    傅时凛就坐在后座看着文件,不论简姝怎么敲,他都不曾降下车窗。

    倒是前排开车的周浩将车窗降了下来,眼中满是同情。

    简姝把保温盒递上去:阿凛胃不好,你把这个带去公司给他喝。

    周浩欲言又止的看着她,犹豫了一下终于开口。

    简姝,你是不是又忘了,你和阿凛,已经离婚了。

    第2章

    简姝站在雨里,呆愣了半晌,后知后觉的哦了一声。

    却还是把保温盒从车窗塞了进去。

    她扯着苍白的笑容:还是帮他带着吧,我煨了很久的。

    说完简姝就转身顶着大雨,仓惶的往家里跑。

    尽管雨声那么大,她还是听见傅时凛用那冰冷的声音说:把她的东西扔了。

    回到家,她站在玄关里,雨水顺着发梢和衣角滴滴答答砸在地砖上。

    她却浑然不觉,呆呆的发愣。

    她和傅时凛已经离婚了吗?

    可她怎么不记得呢?

    回到卧室,一推开门,她的瞳孔瞬间就紧缩了起来。

    卧室的墙上,贴满了放大的离婚证复印件。

    她上前仔细的看,才终于确认。

    原来她和傅时凛,已经离婚了。

    就在半年前,傅奶奶去世的第二天,没人可以继续约束傅时凛。

    这段本就被他厌恶的婚姻,自然也走到了尽头。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她自己设置的备忘录铃声。

    提醒着她去医院复诊。

    虽然她不记得她要去复诊什么,但还是去了医院。

    医院里,医生指着她脑CT片那一大片阴影说:血块比上一次来的时候扩散得更严重了,最近是不是感觉记忆力更差了?

    简姝满脸茫然,血块?她的脑袋里,怎么会有个血块呢?

    医生看着她的样子,叹了口气,看来情况的确是又严重了。

    而且比上次来复诊严重了不止一点。

    医生只好不厌其烦的给她解释:简小姐,你的头部受到过重创,颅内出血压迫神经,导致记忆功能受到损伤。

    最近血块扩散得十分严重,你的味觉和嗅觉都受到了影响,如果再不做开颅手术,就会危及生命。

    简姝后知后觉的点了点头。

    原来昨天她没发现燃气泄漏,是因为这个血块影响了她的记忆和嗅觉。

    可这个血块,是怎么来的呢?

    她甚至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自己的脑袋受到过重创。

    简姝只能问:那,如果不做手术的话,我还能活多久?

    医生沉吟了半晌,以现在的状况来看,最多半年。

    简姝还未开口,旁边的护士先发出了声音:啊,怎么会这样?

    简姝看向护士,只觉得她好像有些眼熟。

    试探的问:你是?

    郑欣宜面上挂着得体的微笑:简小姐,又不记得我了?

    我是负责帮你整理复诊记录的护士郑欣宜,过去几年每次来都是我陪着你去做检查的呢。

    虽然郑欣宜的笑意看上去无害,可简姝对这个人怎么都提不起好感。

    简姝垂下眼,不想和郑欣宜继续交流下去,却一眼看到了她手腕上那一对明晃晃的翡翠镯子。

    一瞬间,简姝的瞳孔颤动起来。

    她想起来郑欣宜是谁了。

    郑欣宜啊,就是那个傅时凛即便跟傅奶奶对抗,也要娶回家的女人啊。

    原来傅时凛把镯子拿走,是送给郑欣宜了。

    简姝的心里像是破了个洞,夹杂着冰碴的冷风刮过,划得血肉又冷又疼。

    简姝摇晃着站起来,跌跌撞撞的就想逃离这里。

    却还是在医院门口被郑欣宜追上,她不由分说的扶着简姝,故意说着:

    简小姐,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也算是朋友了,我很快就要结婚了,到时候我一定会请你来喝我的喜酒,你会祝福我们幸福美满的,对吧?

    简姝无力的想把手臂从郑欣宜怀里抽出来。

    祝福前夫和新欢幸福美满?

    简姝又不是圣母,她为什么要祝福?

    不想和郑欣宜纠缠,简姝想把她推开。

    傅时凛的怒喝却从身后传来:简姝,你要干什么!

    像是看穿了简姝的意图,傅时凛大步来到郑欣宜旁边。

    以保护者的姿态,警惕的看着简姝。

    阿凛,没事的,简小姐没伤到我。

    郑欣宜适时放开手,挽上了傅时凛的手臂。

    简姝捂住自己被郑欣宜攥出红痕的手腕,说不上是手腕疼还是心里更疼。

    曾经,她才是那个被傅时凛紧张的护在身后的人啊。

    为什么忽然就变成了这样?

    第3章

    这场对峙最终以简姝的落荒而逃告终。

    傅时凛眉头微颦,看着她离开的瘦弱背影,眸色微沉。

    简姝回到家,拿起手机一个字一个字的记下备忘录。

    【黄昏文学】

    简姝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努力把傅时凛的样子回忆了一遍,才敢睡去。

    睡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天还是黑的,连绵的大雨并未停歇。

    她给周浩打了个电话,她打不通傅时凛的电话,只能让周浩帮忙把傅时凛约出来聊聊。

    周浩是傅家老管家周姨的儿子,傅时凛简姝周浩,他们三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

    咖啡厅,简姝捧着温热的美式咖啡,喝了一口。

    她记得美式咖啡好像是苦的,但是味觉退化严重,她已经尝不出苦味了。

    她忽然在想,幸好昨天傅时凛把她的汤扔掉了,免得他喝出奇怪的味道又会讽刺她。

    傅时凛坐在她对面,周浩坐在另一桌不打扰他们。

    傅时凛脸色十分不悦,显然是被周浩骗来的。

    简姝苦笑,也对,如果不用骗的,傅时凛是不会来见她的。

    他看了一眼手表,语气不耐:我很忙,有事快说。

    简姝细细看着他的眉眼,把他的五官都印刻在脑海里。

    说来也奇怪,明明她总是会忘记很多事情,可偏偏傅时凛的名字和样子,始终清晰,从来都不曾模糊半分。

    而后她才慢悠悠的开口:约你出来,我只是想问你,为什么突然不喜欢我了,虽然离婚了,但我得离个明白。

    而且她只有半年时间了,要死也得死个明白。

    简姝是傅父傅母从地震中领养回来的孤儿,那时她才六岁。

    刚到傅家,只有八岁的傅时凛就像个小大人一样,拉起她从地震中爬出来满目疮痍的手,无比可靠的对她说——

    简姝,你放心,从今以后你就有家了,我就是你的家人,我会我会一直照顾你,保护你,不会再让你受一点伤害了。

    傅时凛就这样成了简姝唯一的光,照亮了她灰暗的人生。

    他们每天相伴着玩耍学习,同吃同住,形影不离。

    她病了,他没日没夜的照顾。

    她害怕了,他抱着她小心的安抚。

    她受欺负了,他第一时间帮她讨回公道。

    即便她犯错了,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偏袒。

    傅时凛还曾对她许诺,一定会娶她为妻,白头到老。

    她以为她和傅时凛会一直这样好下去,直到成婚,直到子孙绕膝,直到双双老去。

    简姝眨了眨湿润的眼,明明以前他们那么好啊,为什么后来突然就不一样了呢?

    他不是答应过她,会一直照顾她保护她,不让她受一点伤害的吗?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傅时凛倏然怒视着她,半晌冷笑:原因你不是最清楚么,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装是吧!

    简姝摇了摇头:我不清楚,我没有装。

    她想不起来了,她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她指着自己的脑袋:医生说我的脑袋里有一个血块,压迫到了记忆功能,很多事我都不记得了。

    医生还说,我只剩下半年时间可活。

    所以,我只是想在最后,求一个明白。

    One of these Egyptian tales, The Two Brothers, was actually written down on the existing manuscript in the time of Rameses II., some 1400 years before our era, and many centuries before India had any known history. No man can tell, moreover, how long it had existed before it was copied out by the scribe Ennana. Now this tale, according to M. Cosquin himself, has points in common with m?rchen from Hesse, Hungary, Russia, modern Greece, France, Norway, Lithuania, Hungary, Servia, Annam, modern India, and, we may add, with Samoyed m?rchen, with Hottentot marchen, and with m?rchen from an “aboriginal” people of India, the Sant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