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都市文学
    (抖音)绿茶的暴富梦碎了陆祈顾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抖音)绿茶的暴富梦碎了陆祈顾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绿茶的暴富梦碎了
    看过《绿茶的暴富梦碎了》之后就会发现米莱的写作力有多强,能够将如此平凡的故事描绘的如此生动,加上对人物陆祈顾漾的描述使得本文更加成功,精彩节选:把掰过她的食指,疼得她嗷嗷叫。「顾家的产业是我爸妈白手起家得来的,和你有什么关系,我爸让你在这里住一周,一周后,无论找没找到房子,都得给我滚出去!」当初姑姑生怕我爸找她借钱,直接断绝了兄妹关系,放......
    作者:米莱 更新时间:2022-09-23 10:38:34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绿茶的暴富梦碎了》全文免费阅读

    绿茶表妹撬了我男友,说我不配和高富帅在一起。可她不知道那并不是我男朋友,而是他的司机。

    她炫耀自己是音乐协会徐大师的徒弟。笑死。徐爷爷的徒弟不是我嘛?

    绿茶表妹来家里借住,盛气凌人地要霸占我的房间。

    我直接拒绝。

    她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顾漾,这里是顾家,我妈说了,你和你妈都是外人。」

    我呸,不要脸!

    当年我妈生病找姑姑借钱,她尖酸刻薄地让我爸放弃治疗,以后再给他找个好媳妇。

    想起过往种种,我气得一把掰过她的食指,疼得她嗷嗷叫。

    「顾家的产业是我爸妈白手起家得来的,和你有什么关系,我爸让你在这里住一周,一周后,无论找没找到房子,都得给我滚出去!」

    当初姑姑生怕我爸找她借钱,直接断绝了兄妹关系,放话老死不相往来。

    如今看到我们家富足起来了,巴巴地想要过来分一杯羹。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情。

    夏清骂骂咧咧:「怎么和我没关系,我也算顾家人,顾家的公司就该有我的一份。」

    她趁我不注意恶狠狠地推向我,我反应迅速,侧身躲开。

    夏清狼狈地摔在地上,眼泪哗的一下流下来,像个泼妇般上来就要撕我的头发。

    我练过跆拳道,除了头发乱了几根几乎没受伤。

    她就没这么幸运了,肩膀上一道道血痕,看起来格外恐怖。

    2.

    此时我手机响了,是我男朋友的电话。

    夏清骂骂咧咧的声音传过去,陆祈皱眉问发生了什么事。

    我一边往外走,一边给他解释。

    走到门口吩咐用人安排二楼的客房,其余的房间不准她进去。

    听到这话的夏清气得脸红脖子粗的。

    陆祈听完我的话,舌尖抵了抵后牙槽,轻嗤。

    「这种人就应该让她尝尝苦头。」

    3.

    别墅门口,黑色迈巴赫停在显眼的位置。

    司机下车,恭敬地和我打招呼:「顾小姐。」

    他将车上的礼物递给我:「都是刚上市的限量版,陆总第一时间让我给您送过来。」

    我心里暖暖的,笑着点头示意。

    我喜欢收藏包包,陆祈无论在哪出差,只要有新品上市,就会第一时间买下送过来。

    此时二楼,夏清气愤地拉上窗帘,跟她妈视频告状。

    「妈,楼下那辆车我之前在电视上见过,要几百万的。」

    「有钱有什么用,你看看那年纪,都快四十了。」

    夏清却不以为意。

    「我哪方面都不差顾漾,凭什么她男朋友是陆氏集团总裁,要是我把她男朋友抢过来,以后咱们还愁没好日子嘛。」

    我拿着包上楼,正好将她们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

    几分钟后。

    夏清推门出来看到我手里的包,摊开手:「给我。」

    她理所当然的态度就像我欠她的一样。

    我送她一个字:「滚!」

    夏清气得咬牙切齿。

    「你不就是傍上一个好的男朋友嘛,要是没有他的话你以为自己是谁。」

    我知道她这是误会了,将司机误以为是我男朋友。

    所以,她刚刚的计划是要追司机?

    4.

    晚上,我约着闺蜜去逛街,夏清非要跟着一起去。

    我知道她是想偶遇我「男朋友」。

    到了商场,我故意让陆勇先回去。

    他和我男朋友同姓。

    夏清眼睛里滑过一抹精光:「姐姐,我有点不舒服,要不让陆先生顺路送我回去吧。」

    我故作关心:「你脸色这么差,还是我和你一起回去吧。」

    我知道她不会同意。

    果然,夏清脸色一僵:「不碍事的,我回去休息一下就行。」

    我点头。

    夏清得意忘形,不在乎我还在这里,径直上了副驾驶。

    等她离开后,闺蜜盯着我:「说吧,什么情况。」

    我把自己的计划告诉她,闺蜜用肩膀撞了下我的胳膊:「行啊顾漾,真有你的,这种人就应该这么对付。」

    我打开手机监听软件,听着路上夏清矫揉造作的声音。

    5.

    「陆哥哥,姐姐她是不是很优秀啊?」

    陆勇三十五了还没谈过恋爱,听到这一声「哥哥」,后背猛然僵硬,手指紧紧地攥着方向盘。

    「当然优秀。」

    夏清:「以前姐姐可邋遢了,学习成绩也是倒数,多亏舅舅有钱,才把她送进了大学。」

    陆勇不敢随便议论雇主家的事情。

    他默不作声,老老实实地开车。

    夏清拿纸巾时,故意用指尖扫了下陆勇的手背。

    含情脉脉的小眼神,陆勇紧张地不停吞咽口水。

    车子停在顾家门口。

    夏清拿出手机:「陆哥哥,谢谢你送我回来,我可不可以加你一个微信,改天请你吃饭。」

    两人添加微信。

    夏清点开他的头像,一身黑色西装,一看就是成功人士。

    她美滋滋的:「很快,他就是我男朋友了。」

    6.

    夏清这两天一直抱着手机傻笑。

    我在房间弹琴。

    她走进来惊讶地开口:「姐姐,你也会弹琴啊,我钢琴六级,你呢?」

    夏清口中的嘲讽太明显,我停下手中的动作,刚准备怼过去,就听到她夹着嗓音茶言茶语道:

    「姐姐,我谈恋爱了,今晚我男朋友约我出去看电影。」

    我轻挑眼尾,似笑非笑:「哦,你男朋友是谁?」

    我看着夏清硬生生将自己嘴边的话憋住:「是姐姐认识的人,等我们确定关系后再和你说。」

    我知道她这是怕我坏了她的好事。

    我看了眼时间,故意说去找男朋友约会。

    我还没下楼梯,夏清就忍不住给陆勇打电话:「陆哥哥,今晚你有其他的安排吗?」

    听到手机那头否认的话,夏清松了口气。

    挂了电话,夏清低头看了眼身上的衣服。

    下一秒将主意打在我衣柜上,她拿出我的衣服放在身上比量,一点也没有外人的自觉。

    影院里,夏清穿着我的衣服,跟没长骨头似的靠在陆勇身上。

    美人在怀,陆勇按捺不住,粗糙的大掌抚摸她肩膀。

    夏清感受到肩膀传来磨砂般的疼痛,疑惑陆勇的手怎么会这么粗糙。

    「你的手」

    陆勇:「我的手怎么了?」

    夏清睁眼说瞎话:「陆哥哥,你的手臂好有安全感呢,我要是能有你这样的男朋友就好了。」

    陆勇激动地问:「真的?」

    夏清以为他是被自己的美貌给吸引了。

    娇羞地「嗯」了声。

    7.

    晚上,我正在卧室编曲谱。

    夏清冲进来和我炫耀手中的包:「这是我男朋友送我的名牌包包,怎么样,羡慕吗?」

    我一眼就看出这是个假货。

    按照陆勇的身家,这款包他负担不起。

    夏清沉浸在开心中。

    「明天我男朋友还约我去高档餐厅吃饭,京海酒店呢。」

    明天?

    陆祈明天回来,难道陆勇不用去接他吗?

    8.

    翌日,我打车去了机场。

    我到的时候陆祈已经在等我了。

    我看着陌生的面孔,问:「陆勇呢?」

    陆祈一把将我扯进怀里:「宝宝,我好想你。」

    感受到四周注视的目光,我害羞地推开他。

    「陆祈,别闹。」

    我和陆祈去酒店的路上,他说陆勇的母亲生病住院了,这几天都休息。

    京海酒店,包厢里。

    陆祈宠溺地将草莓汁推到我面前:「突然请我吃饭,说吧,又看上哪款包了?」

    我嘟起嘴巴:「我是那样的人么?」

    陆祈舌尖抵着后牙槽轻笑:「也不知道谁的包几个房间都放不下。」

    我竟无言以对。

    我把陆勇的事情和他说了一遍:「亲爱的,你给前台说一声,陆祈那桌不给折扣。」

    京海酒店消费很高。

    陆勇虽说能付得起这个钱,不过他肯定不愿意拿七八万块钱请夏清来这里吃饭。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会借着陆祈的身份打折。

    我坐在房间里悠闲地吃着小蛋糕,看着电视上的监控。

    夏清挽着陆勇的胳膊。

    啧,这两人发展速度真快。

    陆勇掏出一张卡:「结账,多少钱?」

    「您好,您今日一共消费八万八。」

    我看着陆勇的脸色变得僵硬:「不打折吗?」

    前台小姐姐脸上挂着标准的笑容:「不好意思,我们酒店不打折。」

    陆勇咬牙付款。

    9.

    一周后,我回来「请」人。

    我几天没回来,夏清直接把我的房间当成她自己的房间了。

    我倚靠在门边,双手环胸,厉声开口:「滚出去!」

    夏清没想到我会回来,愣住片刻后,直接把手里的衣服扔在床上。

    「你这些衣服都过季了,我男朋友会给我买新的。」

    「既然你男朋友这么有钱,那就现在立刻马上从我家搬出去。」

    夏清将耳边的头发抚到耳后:「这穷酸的小地方我早就住够了,对了姐姐,你男朋友最近是不是挺忙的?」

    她话里有话。

    「还好啊,和平常一样。」

    夏清变了副面孔。

    「你别装了,你不是想知道我男朋友是谁吗,我告诉你,我男朋友就是陆氏集团的总裁,你被甩了!他最近这几天都在陪我。」

    我没忍住笑出声:「你确定你男朋友是陆氏集团总裁?」

    夏清站在原地:「你什么意思?」

    10.

    很快她反应过来:「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嫉妒我,所以想挑拨我和陆哥哥之间的关系,我是不会上当的。」

    搬出去后,夏清以为自己会搬到豪宅里。她看着眼前的小公寓:

    「陆哥哥,我们就住在这里吗?」

    陆勇没想到自己这么大了,还能有人这么崇拜他,丝毫没有意识到夏清话里的意思。

    「是啊,以后这里就是我们家,你想怎么装饰就怎么装饰。」

    夏清还以为陆勇是在和她开玩笑。

    「陆哥哥,你就别逗我了,你一个陆氏集团的总裁怎么会住在这种地方。」

    陆勇手上的动作就这么停住。

    他意识到夏清认错了人,可他早就被夏清给迷得神魂颠倒的。

    索性将错就错。

    「大别墅太空旷,我不喜欢。」

    沉浸在恋爱中的夏清就这么信了:「原来是这样,可是等我们有了孩子后会不会有点挤。」

    「等有了孩子我们就搬到大别墅去住。」

    陆勇想的是等生米煮成熟饭,一切都尘埃落定再告诉夏清真相。

    两个各怀心思。

    It is open to philosophers of Mr. Herbert Spencer’s school to argue that the “original gods” were once ghosts like the others, but this was not the opinion of the Tongans. They have a supreme Creator, who alone receives no sacrifice.24 Both sorts of gods appear occasionally to mankind — the primitive deities particularly affect the forms of “lizards, porpoises and a species of water-snake, hence those animals are much respected”.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