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武侠文学
    《诱宠!病娇大佬的金丝雀跑路了》免费试读 池瑾宋墨白小说章节目录

    《诱宠!病娇大佬的金丝雀跑路了》免费试读 池瑾宋墨白小说章节目录

    诱宠!病娇大佬的金丝雀跑路了
    热度和讨论度都非常高的一本小说《诱宠!病娇大佬的金丝雀跑路了》,小说以池瑾宋墨白两人的感情过程来进行描写。具体章节试读:香幽幽挥散着,一片颓靡。装潢精致宛若城堡般的卧室内,女孩躺在淡粉色玫瑰花床上,身上的绸缎睡袍滑落,露出她凝白如玉的肌肤来,只是那肌肤上遍布深深浅浅的草莓印,看上去触目惊心,可怜极了。池瑾乌黑柔顺的 ......
    作者:真假和尚 更新时间:2022-09-23 10:38:45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诱宠!病娇大佬的金丝雀跑路了》全文免费阅读

    第1章为什么不乖呢?

    瑾园,暴雨下了一夜,满园的木槿花被狂风骤雨摧残的花残叶败,零落成泥,凋零在地面,别墅内花香幽幽挥散着,一片颓靡。

    装潢精致宛若城堡般的卧室内,女孩躺在淡粉色玫瑰花床上,身上的绸缎睡袍滑落,露出她凝白如玉的肌肤来,只是那肌肤上遍布深深浅浅的草莓印,看上去触目惊心,可怜极了。

    池瑾乌黑柔顺的长发凌乱的披在身上,漆黑水润的杏眸雾蒙蒙的,眼尾处泛着湿润的潮红,纤长的睫毛碾碎了泪珠,秩艳绝美的小脸上泛着点干涩的泪痕。

    空气中散发着暧昧的余韵,以及男人身上那清冽的雪松木味。

    池瑾动了动胳膊,浑身像被车轮碾压似的痛,疼得她乌泱泱的黑眸浮动起泪光。

    昨晚她看电视剧,男演员是她很喜欢的顶流爱豆,她只是在追剧的过程中跟闺蜜夸了一句男演员演技很棒,还没等看完那一集,就被宋墨白关了电视,下令封杀这位男演员,全平台下架他所有相关的作品,甚至把她抱在床上,折磨了她整整一夜。

    她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了,只要她看哪个男人一眼,对方就不会有好下场,甚至就连自己的父亲,哥哥,宋墨白都不允许她见面她整天被关在锦园里,只能被他一个人观赏亵玩,活的像只金丝雀,她受够了。

    他是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她隐约听到窗外传来的窸窸窣窣声以及佣人呼喊着的救火声,空气中的花香味逐渐被浓烟味取代。

    是发生火灾了么?

    这时,床边的手机传来震动。

    池瑾伸出遍布红痕的手臂,拿起手机。

    【黄昏文学】

    是顾子轩,她曾经的未婚夫。

    当初她跟顾子轩定下婚约,可转眼顾家宣布破产,甚至池家也遭受金融危机,宋墨白找到她,说只要她嫁给他,做他的妻子就放过顾家庇佑池家。

    当时从小被娇养着长大,什么都不懂,为了家人为了不牵连无辜的顾家,只好答应,住进瑾园,可没想到这是一座用她名字打造的牢笼,她走进来,便是噩梦的开端。

    【黄昏文学】

    顾子轩继续发来消息。

    池瑾强撑着酸痛不堪的身子,起身下床,站在床边时,她双腿发软,几乎站不稳。

    她强撑着换上衣服,套上鞋子,拿起手机,拎着裙摆,跌跌撞撞的朝楼下奔去。

    瑾园内火光冲天,滚滚浓烟升起,别墅内的佣人跟安保人员都去救火了,因此池瑾跑下楼时没人发现,她一路跑到瑾园后门处,此时,站在那里的是一直等着她的顾子轩。

    子轩哥哥。池瑾眼眶含泪,她拎着裙摆,跌跌撞撞的朝她走去。

    我的车停在外面,我们快走!顾子轩见到来人眼前一亮,就要握住池瑾的手,却在这时,他看向了池瑾身后,双眸骤然锁紧,眸中的情绪被惊恐取代。

    池瑾心下不妙,没等她转身回眸,却听到一阵枪响声——

    砰——

    一枚子弹狠狠射穿了顾子轩的手臂。

    伴随着顾子轩吃痛的惨叫声,血液飞溅,温热的液体落在池瑾脸上,身上。

    粘稠的液体滴滴答答滑落下来,池瑾颤手去摸,软白的手掌心内全是粘稠的血。

    她眼前一黑,双腿发软,软软的就要瘫倒在地——

    是一条修长有力的手臂霸道的圈住了她的腰身,将她往那片冷硬坚实的怀抱中带。

    池瑾惊慌抬眸,却撞上男人那双黑冰似的墨黑色的眸子,以及那颗似乎染血的饱满的泪痣。

    暖金色日光下,男人那张昳丽得几乎妖冶的俊美容颜覆满寒冰,他唇角勾笑,只是那笑却让人心惊胆寒,娇娇,跟野男人私奔,知道是什么下场么?

    池瑾错愕的望着他,嫣红的唇瓣失血变得有些苍白,是我要逃走的,你放过子轩哥哥。

    子轩哥哥?男人眉峰微扬,唇角冷笑弧度越来越明显,笑的有些乖戾,攥着她腰身的手不断用力,看来你还是对这个旧情人,念念不忘。

    他嗓音乖戾,冷的像万年寒冰。

    不,不是这样的,我只是

    她对顾子轩没有男女之情,她只是见识了宋墨白的残忍与冷酷,她不想牵连无辜的人,所以才求情的。

    她只是看了男明星一眼,就葬送了他的星途万劫不复;那顾子轩呢?会被宋墨白怎样对付?

    宋墨白!顾子轩抱着被打断的血流成河的手臂,他死死咬牙,面色惨白,不屈的瞪着宋墨白,是我要带阿瑾走的,跟她无关,有什么冲着我来!

    那好,宋墨白勾勾唇,黑冰似的眸子却是在看着池瑾,来人,把他拖下去,手筋脚筋挑断,用浓硫酸把他这张小白脸毁掉,膝盖骨敲碎,满意的看着池瑾惊慌惊惧的眸光,他顿了顿,继续道,敲碎了再安好,安好了再敲开,一直敲到他骨头碎的再也拼凑安装不起来为止。

    是!

    随后,顾子轩被宋墨白的手下强行拖走。

    宋墨白,你这个魔鬼,你会有报应的!被拖走前,顾子轩嘶喊着。

    池瑾失神,她冰凉的手握住宋墨白的手肘,惊慌失措,乌泱泱的眸子掉下泪珠来,别这样,别这样好不好?

    他是无辜的,你放过他好不好,我求你

    她泪珠破碎,哭的泣不成声。

    为了个野男人掉泪男人手指擦拭掉女孩眼睑下的泪珠,嗓音温柔,眼神却冷沉无温,他叹息着,娇娇,你真是让人伤心。

    接下来的事跟往常的每一个夜晚一样,池瑾被宋墨白抱上楼,不顾她的挣扎哀求将她给

    为什么不乖呢?男人咬住她的耳朵,嗓音似哭似怒,为什么不能好好待在我身边?

    池瑾疲惫的昏睡过去,早已没了回应他的力气。

    第2章 重生

    池瑾昏睡了一天一夜,宋墨白来过几次,回头处公司公务了。

    傍晚六点钟,等宋墨白提着池瑾最喜欢的草莓味蛋糕回别墅时,却见别墅内没了池瑾的影子。

    少奶奶呢,她去哪了?男人面色阴翳,眸光阴郁的像一把刀。

    刚才还看到她待在卧室里的佣人战战兢兢,吓得冷汗直冒。

    就在这时,一个女佣惊慌失措的闯了进来。

    少爷,找到少奶奶了!她在别墅的楼顶上!

    宋墨白脸色一凛,大步朝楼顶处走去。

    此时,少女正坐在楼顶处,她身穿浅白色的宫廷风长裙,她腰身纤细,最小号的衣服穿在她身上都显得空荡荡的,白色纱质长裙飞扬,少女光洁修长的两条小腿轻轻晃悠着,她乌黑的发垂在身后,碎发被风吹的飞扬,半张精致的侧颜笼罩在暖橘色光晕中,神圣洁白,不染纤尘,美的令人窒息。

    娇娇。宋墨白提着蛋糕,喉咙发紧,从未有过的心慌心乱,我买了你最喜欢的蛋糕,快下来。

    池瑾回眸,她站起身来,她赤着莹白如玉的双脚,站在屋顶上,她的裙摆被风吹的猎猎作响,纤瘦的身子也跟着摇摇晃晃,仿佛下一秒就要从十几米高的楼顶上摔落下去。

    少奶奶,您快下来吧!女佣嗓音染上了哭腔。

    娇娇,宋墨白声带绷紧,他下颌线紧绷着,小心翼翼道,你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这一点都不好玩。

    你下来,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他胸腔热浪滚滚,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池瑾笑了笑,她笑容破碎,乌泱泱的杏眸泛着水光,我受够了。

    宋墨白呼吸一窒,浑身绷紧。

    我受够了被你囚禁着,暗无天日的日子,你根本不爱我,你只是把我当成一个玩物池瑾笑着说。

    我不爱你?宋墨白墨眸眼尾爬上血丝,我对你不够好么?你怎么会这么想?

    他娇养着她,宠着她,把全世界最好的都拿给她,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她,是他哪里做的还不够?

    你以为你做的一切我不知道么?池瑾苍凉的笑了笑,你每天吃的药,你告诉我说那是维生素,可其实我私下找医生鉴定过了,那是避孕药。你根本不想让我怀孕,不想让我生下我们的孩子,你只是把我当成你床上的玩物。

    不我不是宋墨白眸光晦涩,胸口发闷几近窒息。

    他只是想霸占着她,不希望有孩子来打扰他们的幸福,他不喜欢小孩,他只想过她们的二人世界,不希望被任何人打扰。

    你还不知道吧,我被你变态的占有欲逼的得了抑郁症。池瑾苦笑了下。

    什么?男人幽深的瞳仁骤然缩紧,他心口处刀割般的痛,为什么不告诉我?

    什么时候的事?

    他们朝夕相处,他竟然没觉察出她的不对劲

    有几次回到家看到她郁郁寡欢,他以为她是在跟他闹脾气

    告诉你你就会放我自由么?池瑾笑了笑,告诉你,你就会让我见我家人?

    我宋墨白喉咙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似的,他说不出话来。

    就是因为你,我没见到我爸跟我哥最后一面。

    她爸得了心脏病,被送去抢救,可她却不知道她爸爸的消息,直到女佣们聊天,她才知道,她爸已经去世了,她哥也在赶来的路上出了车祸。

    她没告诉宋墨白,她曾经是想要好好跟他过日子的,她甚至喜欢过他,可跟他待在一起,折磨的她快要发疯了。

    对不起,我只是不希望你担心

    池父生病他找了国外最好的心脏手术医生,想做完手术后再告诉她,可没想到手术还是出了意外,他不想让她太伤心,因此瞒了下来没告诉她

    你不仅害得我没见到家人最后一面,就连我养大的棉花糖,都被你害死了。池瑾眼睫都湿成一簇簇,她掉下泪来,你明知道棉花糖对我有多重要,你关着我不允许我出去,我没有朋友没有家人,只有棉花糖陪着我,可你变态的占有欲作祟,你害死了它。

    你骗我说棉花糖跑出去走丢了,可实际上却被你亲手掐死,埋在别墅的花园里。

    池瑾哭的泣不成声,她身体也跟着摇摇晃晃,险些就要从屋顶上掉下来。

    娇娇对不起,都是我错了宋墨白浸满血的眸子望着她,他死死攥紧拳头,央求着,你下来好不好?只要你愿意下来,我不折磨顾子轩了我给你买一条新的狗,我不嫉妒了,以后我也不关着你了,你想去哪就去哪,你想怎样就怎样你打我骂我甚至杀了我都可以

    池瑾摇摇头,眼泪滑下眼眶,我什么都没了,跟你在一起我快疯了我现在只想解脱

    娇娇,求你,下来好不好?宋墨白哽咽着央求,一向尊贵的男人此时像个丧家犬一样卑微的哀求着。

    下辈子,我再也不要遇见你。池瑾闭上眼,唇角勾着恬淡的解脱的笑意,在男人骤然放大的瞳孔中,她张开手臂,身体后仰,如同一朵翩跹的蝶,迅速下坠——

    不——

    男人双眸被血色染红,他唇角咳出血来——

    池瑾身体急速下坠,坠落在地面,瞬间,血色从她身下绽开,染红了一身白衣。

    意识残留的瞬间,她看见男人跌跌撞撞的跑下楼,将她抱在怀里,染血的手捧着她的脸,哭着求她睁开眼,他哭着说爱她,哭着跟她道歉,求她醒过来。

    宋墨白这样冷血的疯子也会哭么?

    随后,她的意识遁入无边无际的漆黑中

    灵魂从身体内剥离出来,飘荡在空中,她看到宋墨白哭着跟她说对不起,一遍遍的亲吻着她的唇,最终拿出枪,对准他的太阳穴。

    他要做什么?

    池瑾心脏一紧。

    随后,枪声响起。

    男人抱着她的尸体,跟她一同倒在血泊中。

    池瑾错愕的望着这一幕。

    不是不爱她么,不是只是把她当成一个玩物么?

    为什么要陪着她一起死

    来不及思考太多,池瑾的灵魂飘散在半空中逐渐消散。

    ——

    头痛欲裂。

    池瑾迷蒙的睁开眼,仿佛蒙了层朦胧的光,视线中,她爸爸妈妈,还有三个哥哥正凑在她床前紧张的凝视着她。

    怎么回事?她不是死了么?

    The men of the family said nothing, but I saw Hubert Wesson’s face crimson with surprise. Henry Prest! Hubert was forever boring us youngsters with his Henry Prest! That was the kind of chap Hubert meant to be at thirty: in his eyes Henry Prest embodied all the manly graces. Married? No, thank you! That kind of man wasn’t made for the domestic yoke. Too fond of ladies’ society, Hubert hinted with his undergraduate smirk; and handsome, rich, independent — an all-round sportsman, good horseman, good shot, crack yachtsman (had his pilot’s certificate, and always sailed his own sloop, whose cabin was full of racing trophies); gave the most delightful little dinners, never more than six, with cigars that beat old Beaufort’s; was awfully decent to the younger men, chaps of Hubert’s age included — and combined, in short, all the qualities, mental and physical, which make up, in such eyes as Hubert’s that oracular and irresistible figure, the man of the world. “Just the fellow,” Hubert always solemnly concluded that I should go straight to if ever I got into any kind of row that I didn’t want the family to know about”; and our blood ran pleasantly cold at the idea of our old Hubert’s ever being in such an unthinkable predica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