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职场文学
    主角是花瑾盛非白的小说 《重生在新婚之夜》 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花瑾盛非白的小说 《重生在新婚之夜》 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在新婚之夜
    《重生在新婚之夜》又名《重生在新婚之夜》是由网络作家豌豆写的一部虐心虐肺小说,男女主是花瑾盛非白。讲述的是:人总算是靠着自己的力量,在这极寒的边境之地暂时解决了温饱的问题。花瑾依旧是一复一日的陪着盛非白去顾州城里面,他是想着靠自己的本事找个活,可是却依旧没有人愿意用他。看着她绷紧的脸,花瑾吞了一口唾沫,......
    作者:豌豆 更新时间:2022-09-23 11:00:07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重生在新婚之夜》全文免费阅读

    二老爷子也差不多,不过是他三个儿子都有了活,他自然是不用发愁。

    剩下几房,除了五老爷子年轻,身体不错,跟着去了码头搬运东西之外,其余的也都闲赋在家。

    但不管如何,盛家的人总算是靠着自己的力量,在这极寒的边境之地暂时解决了温饱的问题。

    花瑾依旧是一复一日的陪着盛非白去顾州城里面,他是想着靠自己的本事找个活,可是却依旧没有人愿意用他。

    看着她绷紧的脸,花瑾吞了一口唾沫,找不到活不要紧,反正马上就要开春了,咱们家的附近还有几亩地,到时候倒腾一下的话,说不定还能有收货,也不至于饿死。

    盛非白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你这是在同情我还是安慰我?

    花瑾一噎,

    这明显就是一道送命题,他才什么都不想说呢。

    不过你放心吧,就像是你说的那样,天无绝人之路,我总会有办法的。这次,花瑾还没有说话,盛非白率先开口。

    难道是真的想明白了?

    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起码他能说出这一番话,花瑾的心中就十分高兴。

    盛非白,我相信你,说不定以后你真的会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什么了不起的人,你少在这里跟我带高帽子。盛非白压根就不吃她这一条,你放心吧,就算是我身体残疾,我也不会饿死你的。

    说完之后,盛非白已经率先进了顾州城。

    花瑾在后面,半日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盛非白那句话的意思难道是觉得自己在担心生计的问题吗?

    想着这段时间她的空间里面那些蔬菜,还有那一堆自己累积的银钱,花瑾嘴角抽搐,

    她需要人养?

    她就算是再养是个盛非白也不是问题。

    看着他的背影,花瑾的心变得沉重起来,她之所以留在盛非白的身边,不外乎就是知道盛非白将来是个了不起人物。

    可是如今,盛非白依旧很平庸,上辈子她没有跟在他的跟前,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逆袭成功的,若是她能早些知道的话,也就能为他引路

    只是可惜了,这个时候盛非白还得靠着自己,她就算是有空间也帮不上什么忙。

    喂,你是没有脚吗,我都走了这么长的距离,你还不跟上来?

    花瑾迟疑的时候,盛非白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显得极其的不耐烦,你这个人,原本方向感就不好,跟个人都跟丢了,到时候我还得找出你找你,你不嫌麻烦我还嫌麻烦。

    盛非白的声音比较大,因为他这一番言论,周围的人已经朝着她频频侧目,花瑾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赶紧说道,行了,我知道了,马上就来。

    师兄,我看你最近跟了他很久,你到底想做什么?

    城门口,两道身影正看着盛非白跟花瑾的背影,其中一人显得若有所思。

    师父不是让我们来找有缘人吗?你看他像不像?

    那人瞥了一眼两人,只是可惜了,是个残废。

    另一人却是笑笑,并不说话。

    尽管盛非白没有放弃,可是依旧处处碰壁,明日便是除夕,花瑾原本想要从空间里面拿出一些东西出来,可是想着这样会暴露自己的身份,瞬间就歇了心思。

    “How came fire to be a servant of ours?” The myths tell of Prometheus the fire-stealer, or of the fire-stealing wren, or frog, or coyote, or cuttlefish. “What manner of life shall men live after death? in what manner of home?” The myth answers with tales of Pohjola, of Hades, of Amenti, of all that, in the Australian black fellow’s phrase, “lies beyond the Rummut,” beyond the surf of the Pacific, beyond the “stream of Oceanus,” beyond the horizon of mortality. To these myths, and to the more mysterious legend of the Flood, we may return some other day. For the present, it must suffice to repeat that all these myths (except, perhaps, the traditions of the Deluge) fill up gaps in early human knowledge, and convey information as to matters outside of practical experi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