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阅读 > 修仙文学
景琛,你还是为了她会放弃我吗?免费阅读章节

景琛,你还是为了她会放弃我吗?免费阅读章节

景琛,你还是为了她会放弃我吗?
由作者雪漫天 所精心创作的小说《景琛,你还是为了她会放弃我吗?》强烈推荐给大家,其中小说主人公分别是夏清浅傅景琛。幸好,她在遇到他之后,他就成了她的暖阳。小说精彩章节试读:会不会真的失去男人的雄风?他忍不住伸手抚摸她娇嫩的脸庞,嘴唇真柔软,味道有点甜。他不由自主的咂巴两下,仿佛还在品味这个新娘子的滋味儿。自己今天还真不怜香惜玉,瞧这脖子上,被自己弄得这么多记号,他有 ......
作者:雪漫天 更新时间:2023-03-08 18:39:19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景琛,你还是为了她会放弃我吗?》全文免费阅读

傅景琛突然有些困惑,内心深处莫明涌出一股愉悦的情绪,这是少有的。

这个替嫁新娘还会武功,能偷袭?呵呵,还好因为奶奶下的迷香太重,否则自己会不会真的失去男人的雄风?

他忍不住伸手抚摸她娇嫩的脸庞,嘴唇真柔软,味道有点甜。他不由自主的咂巴两下,仿佛还在品味这个新娘子的滋味儿。

自己今天还真不怜香惜玉,瞧这脖子上,被自己弄得这么多记号,他有些心疼地轻轻用指腹在这些吻痕上划过,突然,她脖子上的项链引起了他的注意。

白玉兰花?这个吊坠造型特别,好眼熟?

烛光太暗,他起身打开房间的吊灯,对着灯光细瞧,没错!

这和他在欧洲一场拍卖会上见到的那款火红石榴如出一辙,那是扶摇仙子的作品。

难道这个女人和扶摇仙子有关联?

窗外传来两声蛐蛐叫,他的人到了。

傅景琛穿上睡袍,来到窗前。

少爷,这是少奶奶的资料。

下属递过一个文件袋,傅景琛接过来。

他没有马上打开,而是先把手里的银针递给下属:这上面有南山府的标记,去查这个女人与神医曾南山的关系。

下属接过银针,小心翼翼装好。

傅景琛这才坐下来,从文件袋里面拿出薄薄的几张纸。

夏清浅,梦想集团总裁叶志强与前妻叶梦瑶的女儿。

十岁那年,夏清浅遭遇车祸,变成傻子。被叶志强和现任妻子周曼莉扔到乡下寄养,在乡下呆到19岁,去年回到海城与未婚夫陆子聪举行订婚仪式。

在订婚仪式上,其父叶志强送她一辆劳斯莱斯魅影。

宾客起哄,让她驾车巡游,结果在商业街撞伤傅家四爷,被傅家丢进海城女子监狱,重判十年。

昨晚,叶志强去女子监狱提人,今天冲喜嫁入帝景苑。

十岁、车祸!这与当年小妹妹的遭遇何其相似?

不知小妹妹如今身在何处,她什么时候能带着小金人来找他?

傅景琛本来是想查查这个女人的底细,看她替嫁有什么目的,看来她在叶家挺惨的,有可能是被父亲和继母出卖替嫁。

他倒背着双手,踱步,心里有些膈应。

傻女?未婚夫?撞倒傅老四?

从前如何我没法插手,如今既是我帝景苑的少奶奶,就由不得外人欺负了!

他一掌拍在桌子上:查!第一,十年前的车祸真相;第二,去年傅老四做了什么手脚;第三,判刑与陆子聪有无关联。

是,少爷!他的人接过命令就要离开,被他叫住。

一天,一天之内给我结果。傅景琛伸出右手,在空中慢慢握成拳头,仿佛要捏碎这时空。

凡属于他的私有,绝不容他人践踏。这是傅景琛的处世原则!

是,少爷!

房间内又恢复平静,傅景琛来到大床前,又深深的看了他的新娘子一眼。

他决定睡到沙发上去,因为,他害怕睡到床上会忍不住再去折腾她。

关掉吊灯,他躺在沙发上,却被什么挺了一下屁股,拿起来一看,是一支笔,便把笔放到茶几上,没想到又碰掉了一张纸,他捡起来一看,乐了。

睡意全无,他起来又打开吊灯,在灯光下细瞧。

他有这么迷人吗?

这个小新娘处处给他惊喜,他嘴角忍不住向上弯起一个大大的弧度。

原来他昏迷的时候,他的小新娘居然对着他偷偷画像?

画得真好,他决定找个最专业的师傅去装裱起来,这是小新娘暗恋他的见证!

The tales about Tsui Goab and Heitsi Eibib are chiefly narratives of combats with animals and with the evil power in a nascent dualism, Gaunab, “at first a ghost,” according to Hahn (p. 85), or “certainly nobody else but the Night” (pp. 125, 126). Here there is some inconsistency. If we regard the good power, Tsui Goab, as the Red Dawn, we are bound to think the evil power, Gaunab, a name for the Night. But Dr. Hahn’s other hypothesis, that the evil power was originally a malevolent ghost, seems no less plausible. In either case, we have here an example of the constant mythical dualism which gives the comparatively good being his perpetual antagonist — the Loki to his Odin, the crow to his eagle-hawk. In brief, Hottentot myth is pretty plainly a reflection of Hottentot general ideas about ancestor worship, ghosts, sorcerers and magicians, while, in their religious aspect, Heitsi Eibib or Tsui Goab are guardians of life and of morality, fathers and friends.